2009

看盡繁華 只想擁抱大自然

看盡繁華 只想擁抱大自然

林嘉敏 報導  2009/05/14

    走進竹北客家文化園區,彷彿從一個繁華鬧市中,驟然闖進了一個寧靜的小鄉村裡。在這裡,人們注意到一個散發著清新氣息的客籍作曲家——陳永淘。陳永淘出生於一九五六年關西鎮的南門鎮,上天賦予他客家人的身份,也賦予了他音樂的天份。從小在農村長大的他,每天可以在寬闊的樹林裡與那清澈的溪水一起唱唱歌,培養了陳永淘熱愛大自然的那份情懷。再加上他的家族都很喜歡唱歌,在祖父母、父母的潛移默化下,客家民謠、山歌成為他小時候的回憶,也激發了他對音樂的熱情。

    陳永淘在十三歲時告別了這美麗的大自然,到了繁華的台北唸書。高中時期陳永淘開始摸索吉他,也踏上了他的創作生涯,讓他的音樂才華慢慢表露出來。


陳永淘用那雙寬大的手,訴說著一番又一番的回憶,也訴說了他對音樂那份深情。(攝影/林嘉敏)

「這就是我需要的生活」

    經歷了年月的轉變,陳永淘厭倦了台北繁華的生活,遂移居到台北縣的三芝鄉。「直至三十七歲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已的路該怎樣走,原來我喜歡住在鄉下。」大自然淡淡的生活果然很適合陳永淘,散居在台北的家人,也逐漸返回這樸實的大自然裡,與陳永淘一起生活。

    與家人一起生活的目子喚起了陳永淘的童年,喚起他對原鄉的情懷,也喚起他對母語的依戀。再加上他在音樂上的造詣,使他能夠用指尖彈出一首又一首動人的旋律,也能用他最熟悉的語言,吟唱出一首又一首感動人心的客家歌曲。他的歌曲,彷彿就在訴說一段又一段的故事,讓每個人都能夠返璞歸真,回到童年時美好的時光。一九九七年是陳永淘一生的轉換點,在上天的安排下,他遇上了在客家電台擔任主持工作的鍾仁嫻,開始在電台播放他的創作歌曲,讓他得到更多人的認同。於是繁重的生活再次降臨,寫歌、演唱、錄音全然佔據了陳永淘的生活。慢慢地,他又厭倦這種生活了,率性的他便決定再度遠離這些繁囂的生活,對他而言,他還是喜歡最初的時候,那種擁抱大自然的感覺,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他有空的時候就泡泡茶、釣釣魚,享受一下悠閒的生活,想寫歌的時候就寫歌,想休息的時候就休息,不像那些為寫歌絞盡腦汁、疲於奔命的歌手。「這就是我需要的生活。」他堅定的眼神,彷彿已經看透了世界。

期待組客家兒童合唱團

    陳永淘曾經在峨眉居住過一段時間,他發覺在客家庄的小孩幾乎忘了客家話的存在,基於對母語的熱忱,因而組織了峨眉兒童合唱團,寫了一首又一首的客家歌,推出了《下課啦》這張專輯,歌曲裡盡是溪水、高山、白雪、植物,這些都是都市人沒法接觸的經驗,陳永淘卻用歌曲把大自然鮮明地呈現在他們眼裡,縱使不認識客家話,光靠旋律便可讓聽者勞累的心安靜下來,靜靜聆聽大自然的旋律。

    陳永淘前年到美國欣賞當地兒童合唱團的演奏,他有感而發地希望再次組織兒童合唱團。「我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兒童的發展空間是無限的。」他淡淡地說出這些話,眼神卻閃爍著期待,「這個兒童合唱團主要針對客家歌曲的部份,我希望用我的時間及空間,努力籌備這個兒童合唱團。」他總是竭力地做好每件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隨興而為創造動人音樂

   去年(2008)陳永淘再次執起筆,為《一八九五》的片尾曲《義民》填上客家歌詞,也參與了演唱的部份。「其實也不是填詞,只是翻譯歌詞而已。」陳永淘因緣際會遇上了馬修・連恩,他們彼此在音樂上交流,一起創造出這首動人的歌曲。英語與客語拼湊的歌曲,聽起來毫不突兀,反而在電影《一八九五》中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我現在正在研究音樂及戲劇結合的創作,也在準備《河婆》音樂劇,這套劇想傳達的意思是希望把人與自然拉近在一起。」陳永淘眼中充滿著充滿期待的光芒。他不但熱愛大自然,更愛將大自然介紹給別人分享,「以前的溪水總是清澈見底,但是經歷時代的變化,再也找不到那清澈的溪水了。」他用手指比劃著,生動地把他童年所見的大自然細細地描述,「我要讓《河婆》這套音樂劇作為一個環境運動,告訴大家一個訊息:Nature is in danger。」在他眼神裡閃過一絲絲的感嘆,因為他再也找不到那童年時的大自然了。

    陳永淘是一個隨性的人,他沒有特別在意客家身份,「每個人都是人,只要生活得高興便可以了。」他不會刻意去發揚客家文化,「只要隨意就好。」他不會把傳承客家文化作為一種責任。話雖如此,陳永淘卻在無意間,默默地把客家的元素呈現在每個人眼前。他的音樂創作,讓更多人對客家產生親切感,他彷彿就是從客家庄走出來的一個鮮明人物,與客家產生不可分割的關係。

三千塊跟三萬塊 沒什麼不同

    陳永淘的生活節奏總是很慢很慢,在他身上完全找不到繁囂鬧市的印跡,彷彿他從來沒有接觸過都市一樣,總能散發出一股濃郁的、安心的、悠閒的味道。「我覺得三千塊跟三萬塊是一樣的,只能維持生活所需便可以了。」一般人聽到都會覺得驚訝,因為在這個物質主義社會中,金錢、權利、地位彷彿就成為了每個人一生追求的目標。

    但陳永淘,卻是如此特別的一個人,他可以毅然放棄穩定的生活,也可以隨意放棄發展的機會,做他喜歡做的事,「想做便去做!」這一句說話聽起來很容易,很多人一生也做不到,但他卻輕易做到了。陳永淘曾經跟十幾個好友組織了一間公司,自己做老闆,然後一起創作歌曲。他沒有一般創作人的緊張,他喜歡的是即興而作,並享受著創作過程中的快樂。喜歡的時候就找唱片公司,發行專輯,讓每個人都能夠聽到他的音樂。他從來不會在乎薪水的多少,也不在乎地位的高低,只是致力於音樂的創作,不在乎世俗的目光,彷彿已到達很多人追尋不己的桃花源。

    陳永淘認為很多人都像是背上了一個重重的包袱,把自己壓得透不過氣來,其實這個包袱都源於慾望。就像陳永淘一樣,只要把慾望減少,「我不必有一幢很華麗的樓房,也不必駕駛著高級的跑車,我只要有一台駕駛十多年的機車就夠了。」他這種超然物外的精神,似乎從他小時候就已經萌生了。

    當問及陳永淘家庭方面的事情,「我跟太太早就離婚了。」陳永淘淡淡地說。很難想像陳永淘這麼愛家的人,卻有一段不圓滿的婚姻。在離婚之後,他的生活也沒有太大的變化,他沒有再婚,只是單純和他的家人與音樂一起走以後的日子。他一直努力地撫育著兒子,在他與兒子的對話中,他仍然會用他熟悉的客語,因為他希望兒子也能感受一下客家的氣息,可見他對客家的重視。在一個文化裡,語言必不可缺。陳永淘用他的音樂、童年以及語言訴說著對客家的那份情愫,無形中就讓更多人接受客家族群,用音樂打破不同族群間存在已久的隔閡。

記者 林嘉敏
  你好,我是嘉敏。 有著正反不一樣的性格, 很愛笑,因為很樂觀; 也很愛哭,因為想太多, 一個傳統的天秤座女孩 : )
記者 林嘉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