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商業開發老街 不如細說客家史

商業開發老街 不如細說客家史

林書羽 報導  2009/05/14

    「客家語言文化在台灣這個多元文化社會裡已經開花結果了。」九十七年度金鐘獎迷你劇集男配角獎頒獎時,得獎者曾均崧在電視上的一席母語得獎感言,非常令人感動。他感性地說,客家電視台的得獎,代表客家戲劇或各方面受到大家的肯定,這在過去是不可能發生。

    藝名為唐川的曾均崧,是苗栗縣南庄人,他的臉上經常帶者親切的笑容,對自己的過去侃侃而談,在他的身上找不到一絲絲大明星的架勢。談話間他的一舉一動流露出小孩子頑皮的氣息,但一談到客家文化的傳承,淡淡的煩憂就浮上心頭,眉頭深鎖。


曾均崧不只在演員事業上努力,也擔任客家演藝協會常務理事和愛客家說唱表演團負責人。(攝影/林書羽)

客家電台義工一做十年

    因為從小就對表演有很大的興趣,在民國六十二年,曾均崧便進入中國廣播公司演員訓練班。當時的大環境注重華語節目,不但閩南語節目極少,客語節目更是幾乎沒有﹔而一般客家人講華語時會帶有客家腔,不是很標準,作演員的他得特別練習。「這是我在訓練班一直反覆練習的問題,耍弄清楚ㄓ、ㄔ、ㄕ之間的不同」,他特意地捲起舌頭說,但即使不斷苦練,在演藝工作上還是受到阻礙,再加上當時普遍的想法是演戲不能當飯吃,尤其在傳統客家家庭裡,更是期望穩定的生活方式。因此曾均崧在不得己的情說下,轉換跑道到攝影公司,其後又陸陸續續開設照相館。

    民國七十九年,意外遇到熟識的導演在拍片,曾均崧當場接了一個小角色,原本只是幫個小忙,沒想到竟再度開啟他的演藝生涯。民國八十四年,他在桃園定居。此時的他除了從事台北的演藝工作,也在「漢霖說唱藝術表演團」裡表演相聲。在表演的過程中,曾均崧常將客家的橋段運用上。就因為如此,有人引薦他去「寶島客家電台」主持節目,雖然只是義工性質,但是對客家深厚的使命感,促使他一做就做了十年。

    民國七、八十年間,電視少有客語發音的節目,不但比例和華語節目相差極大,也都是在較少人看的時段播出。講到這時,曾均崧略顯激動地敲了桌子,頓了頓再接著說,像當年的《鄉親你好》,一個客語談話性節目,就在沒什麼觀眾觀賞的早晨播出。直到台灣開始推行本土化後,閩南語劇漸漸變多,需要大量的本土演員。曾均崧說,即便從高中時代就因為到竹南讀書而有常常接觸到閩南語,但真正開始磨練他的閩南語是在這段期間。他感嘆,「再怎麼的努力練習,也只能練到七、八十,很難講到像本省人那樣的九十分」。

移情別戀 「是他辜負我」

    民國八十九年,客家委員會成立,客家電視台開播。但是曾均崧反而很少在客家電視台的八點擋上露面,主要還是在民視、三立等電視台演出。當問到這裡,他大喊,「它(客家電視台)辜負我!是它辜負我!」他表示,他之所以不喜歡在本土電視台裡工作,最主要還是因為講的不是自己的母語。他不平地說道,「因為客家電視台不給我演出機會,我才移情別戀的」。

    關於用非客家人來演客家戲,他認為,電視和電影的標準可不同。就目前上映的客家電影《一八九五》來說,雖然戲裡部分主要角色不是客家人,發音也不純正,但用大卡司來吸引觀眾實在有其必要性。「必須要先吸引大家,才能推廣客家文化啊!但是,採用非客家演員和客家演員的比例尚需拿捏,我還是希望非客家演員的演出只是一種點綴就好」。而電視節目比起電影在發音上應該要有更嚴格的要求,非客家演員在發音上至少要達到八十分的水準。就整體來說,如果這樣的方式可以吸引非客家演員學客家話,同時對於客家人學習客語也有相當的提醒作用,曾均崧認為這是件很值得鼓勵的事。

    著名的客家戲劇《寒夜》,其中也用了不少非客家演員,當時也參與演出的他表示,該劇是先用華語拍攝,再幕後配音。配音是一種解決的方式,但是他卻有隱憂,「配音會造成年輕一代的客家人不想學自己的母語」。

期待客家演員演客家戲

    另外,對於客家演員是否缺乏。他不服氣地說:「客家的演員很多,不能算是缺乏,有很多當紅演員都是客家人,不過礙於經費問題,無法約聘他們」。他認為,目前客家演員出現年紀上的斷層,這是值得注意的間題。目前他正在籌劃要拍一部連續劇《賽夏駙馬》,劇情描繪他的家鄉南庄,在過去客家人與原住民之間發生衝突的歷史故事。他認為,應該由歷史來認識客家,而不是太過商業化的開發老街,讓遊客只是走馬看花而已。他緩緩地說著,其實台灣的每一條河都有自己的故事,早期開發時,外省和原住民,客家和原住民,外省和客家之間都有一段故事可以說,重要的是讓更多台灣人認識自己的家,曾將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情感。

    以前的他因為口音使演藝事業受到阻礙,如今開設了客家電視台,曾均崧不但沒有片約,反倒被非客家人搶了飯碗。身為客家演員的他,被生活壓得只好妥協,去演不屬於他的閩南語劇,這種結果實在很捉弄人。即便如此,他依然樂觀看待新的一年,期望能在客家文化傳承上有一貢獻。


得到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配角,除了是對曾均崧個人的肯之外,還是對整個客家文化的肯定。(攝影/林書羽)

台灣的資產  用錢買不到

    過去國民黨執政時代,曾施行打壓本土文化的大中國政策,這對曾均崧來說,是個相當大的陰影。但是不同於50年代出生的客家人,他從不隱藏自己的客家身分,反而大方承認,「客家身分要怎麼藏?一聽口音就知道是藏不住的。」

    曾經在國語運動下度過童年的他表示,所有的語言、音樂和文化,都應該受到同等對待,而不是只對某個語言特別重視而已,更不應該有所謂的「國語」和「方言」之別,這些大中國化的稱呼,本身就壓迫到本土文化的自尊。而方言消失與否,則是他真正在乎的,關於這點他越說越大聲:「一個語言形成要好幾十年,消滅它只要一下下,尤其是一碰到外來的統治就可以消滅」。另外,曾均崧對於中國大陸保存地方文化頓為讚賞。他舉例,中國大陸把官方語言稱為「普通話」,像是中國的海南島目前仍舊保有自己的地方語言,就算目前兩岸還是敵對的狀態,但對岸的方言政策可是值得台灣學習。

    當很多客家人拋棄自己母語的同時,曾均崧反而賦予自己強大的使命感。原因很簡單,因為喜歡,所以曾均崧會認同它,希望客家話能受到尊重。「語言就是一個自我認同的東西」。雖然有部份人士認為,像他這樣的文化工作者只是在延緩客語的消失,但他樂觀地說:「只要在做,就不嫌遲。」

    八年前民進黨執政時,開設了客家委員會和客家電視台,給了資源和管道,讓文化工作者有機會把客家文化撿回來。他覺得這是一個正確的方向。他說:「沒有客委會,光有使命感,有什麼用?」幸好當時即時搶救客家文化,如果現在才開始,可能就來不及了。至於是不是選票政策,他並不在意。

    面對馬政府的執政,他不免眉頭深鎖地說,「站在一個客家人立場,我真的很擔心。很怕藍色執政,沒有把地方語言(客家話的發揚)放在心上」。或許是因為過去對國民黨的成見,曾均崧言語中不斷透露出他對於這件事的隱憂。他希望,馬政府能有更多的誠意去提倡地方文化,要繼承綠色執政好的作為,並且要做得更好、更多。他認為,台灣本來就是要走多元化方向,這是台灣的資產,用錢是買不到的。

    馬政府今年對客家委員會的預算增高,可是客委會對客家電視台的預算不增反滅。他表示,沒有多的資金,就沒有好的電視節目可以吸引觀眾。目前立法院又介入公共電視廣電基金,影響到公共電視台的中立。曾均崧憂慮地說,他擔心政治的傾向,會牽制到文化的表現。

記者 林書羽
頭髮是紫色偏藍 臉頰是墨綠色 胸前是橙中帶黃 那我呢 我的內心是什麼顏色 是 洗筆水的髒水色
記者 林書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