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教自己的語言 傳承客家的文化

教自己的語言 傳承客家的文化

林宜芳 報導  2009/05/14

    「火焰蟲,唧唧蟲……」輕快的客家兒歌,在教室裡朗朗傳唱,站在講台上的是今年剛取得博士學位,進入交通大學教授客語的賴文英。清澈的眼神,還有總是紮起的馬尾,似乎為她認真的教學風格做了鮮明的標示。賴文英先後於「高雄師範大學台灣語言及教學研究所」、「新竹教育大學台灣語文及語言教育研究所」完成碩、博士學位,皆以研究客語為主。但她在考研究所之前,從沒想過以後會用自己的語言來教學,並把語言當成吃飯的工具。賴文英在大學時念的是圖書館學系,畢業之後在文化大學圖書館工作了十年。因為大學有寒暑假,賴文英幾乎年年出國,在琉球、菲律賓、香港、英國、美東、北京等地都留過足跡。除此之外,她也養成了畫國畫(工筆花鳥畫)、攝影、文學等興趣,這些興趣讓她的視野寬廣,然而她很清楚,這些興趣永遠只是興趣,不會變成謀生的工具。


賴文英(左)指導學生用客語寫作文章。(攝影/林宜芳)

客家意識覺醒的關鍵

    在一次機會下,賴文英參加全國客家文化夏令營。在活動中認識了當時的講師羅肇錦。因為羅肇錦的介紹,她才知道台灣有這方面的研究所,後來羅肇錦也成為她研究所的指導老師。這是她客家意識覺醒的關鍵。念完碩士班能不能再找到工作還是個問號,所有人都質疑,為什麼她會放下福利還不錯的工作去念書?賴文英笑著做了回應,「有夢就去追啊,有理想就去追啊」。是興趣讓她堅持,這份堅持也讓家人點頭。雖然進入研究所之後,她發現所學的東西跟她的想像有一段差距,但賴文英想更了解自己文化的心,激勵她在這條路上繼續邁步向前。在她的笑容裡,客家意識悄悄綻放。

    「有些興趣不能拿來當飯吃,但是客家研究這方面的興趣,我就覺得可以拿來當做一生的職業,兩邊的感覺是很不一樣的。」她接著說。念博士班時賴文英曾去大陸發表論文,那時她利用空檔到了福建。但跟以往的出國旅行不同的是,這一次,她去參觀了土樓。土樓是早期福建客家人為防禦外侮蓋的屋子,有環形、六角形、八卦形等形狀。所有的房間都面向中心,上層住人,下層養家畜,佔地很大,整個家族都可以住進去。「如果有這樣的環境,會說客語的人都住在裡面,在那樣子的環境下,語言一定不會流失。」保存客語的想法此時在她心中打下地基。

投稿創作推廣客家文學

  不過,保存客語並非如想像中容易。跟古漢書來比,客語較晚發展書面的用詞,有一部分到現在仍無文字可表示,須借用華語的字,讀起來像在KTV點閩南語歌時會看到的字幕,從字面上看不出意義,會講的人才懂都在寫什麼。客家文學的書籍較少,人才不夠普遍,引發了她寫客家詩去學加比賽的想法,賴文英希望自己能夠拋磚引玉。除了自己投稿之外,賴文英也積極鼓勵身邊的人踴躍從事客家創作。

    賴文英第一次發加客家詩比賽即有不錯的表現,因首獎從缺獲得第一名。後來她未再報名客語詩比賽,轉而寫作散文授稿於客家雜誌。因為她的想法純粹是站在推廣的角度,即使文章刊登無稿費可領取,她也不在乎。她發現,會說客家話的人不見得會寫文章,因此她希望能鼓勵客家人多寫作,再配合審稿制度,讓客語文學的水準提升。賴文英說,客語文學要用客家道地、土味一點的詞去堆砌,較不現代化,但仍有它的特色。因她平常從事研究時較常撰寫理論型的文章,客家散文寫作現在成了她寫作論文之餘,調劑身心的消遣。

媒體環境起決定性作用

    除了文學之外,賴文英關切的還有媒體帶來的影響。目前只有客家電視台會播客語發音的節目,其他頻道大多以國語、閩南語發音,客籍小朋友在電視上接觸閩南語節目的機會遠多於客語,使他們甚至閩南語講得比客語好,她覺得這是很可惜的事。環境的影響也有決定性的作用。大人沒有養成在家講客家話的習慣,造成了這一輩小朋友在家裡也不太講客家話,這是賴文英相當憂心的部分,她也開始設法增加誘因,鼓勵孩子學客語。例如她在家會透過一些遊戲,或是用客語教英文的方式,好讓兄弟姊妹的小孩子可以增加說客語的機會。

    她也提到,政府有些活動,像是客語認證,就辦得不錯。政府站在推廣、鼓勵的態度,吸引很多小朋友報考,讓學客語的人口成長不少。但像是國語文競賽,雖有客語標音、朗讀等項目,卻只有極少部分的人能參與,就還要再加強。還有,在發表論文時她想要全程用客語,但又必須顧慮可能不是所有與會學者都能全程聽懂,也只有作罷。

    賴文英分析,大部分學生學客語的目的是興趣,和學美語的目的明顯不同。她在教學時採取認真的教學態度,在教學方法上,她希望還能再活潑一點,提升學生學習的興趣。未來的路還很長,她會努力的跟學生互動學習,希望在教育上可以好好做出一些貢獻。「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如果可以讓大家的客家意識慢慢覺醒,文化傳承就比較有希望」,她思考了一下突然說。在她的眼神裡,散發著屬於客家的堅毅,她對客家語言傳承的努力也彷彿是客家先民精神的延續,宛如一場在文化上,篳路藍縷的拓墾。


賴文英的客家詩得得獎作品。(提供/賴文英)

語調大不同  海陸腔和四縣腔

    海陸腔跟四縣腔是客語中歧異最大的兩個腔調,有很多地方甚至是完全相反的。因為多次搬家的關係,賴文英從小在家中說的是四縣腔,而家附近鄰居用的是海陸腔,這樣的環境讓賴文英其備了說海陸與四縣的能力,也讓她在教學上擁有較好的條件。新竹地區多半講海陸腔,為何在教學上賴文英選擇四縣腔呢?她不加思索地說,因為四縣是現在客語的通行腔,這也是她和交通大學另一名客語教師羅烈師討論後的結果。現在媒體上的用語多以四縣腔為主,對完全不會客語的學生來說,學習主流腔調能讓學生在生活中聽到客家話時,有較大的機會可以聽得懂或跟著說,有助於將客語融入生活中,有益於學習。環境對客家語言的影響確有其作用。一樣是四縣腔,南部和北部的四縣腔卻有明顯的差異,賴文英在高雄師範大學念研究所時,有機會接觸來自不同地方的客家人,這樣的機會對她很有幫助。研究語言也讓她可以比較、分析各個腔調的異同,為她在教學上奠定了好的基礎。對同學、同事們來說,賴文英的客語算是講得好的。但在賴文英家中的七個兄弟姊妹中似乎就不是這麼回事。排行第六的她笑著說,她可能是兄弟姊妹裡,客語說得最不好的那一個。

    賴文英的父母因為從小就在說客語的環境長大,在生活對話中很自然地會運用語語或是老古人言,從事語言研究的賴文英,當然不會放過這個記錄的好機會。每每遇到父母親說出她意想不到的詞句,賴文英總會要求他們再說一次,讓她記錄下來。賴文英認為,語言是一種可以養成的習慣。現在有較多的人開始注意客家文化,是因為客家文化正在走下坡、使用客語的人越來越少,也因此更有危機意識。她自己能做的有限,但她會鼓勵身邊的人說客語、從事客語文學寫作。若能喚醒大家的客家意識,文化就有傳承的希望。從賴文英的堅定眼神中,可以看到客家文化正一點一滴的甦醒。

記者 林宜芳
總是用力的想要證明自己可以 但從來沒有改變過什麼 還是寫不出自我介紹 還是小朋友字體 還是膽小鬼跟愛哭鬼 什麼時候才可以長成大老虎呢 你好,我是林宜芳,叫我小貓
記者 林宜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