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彭啟原 影像記錄 完成客家拼圖

彭啟原 影像記錄 完成客家拼圖

記者 邵璦婷 報導  2014/11/02

  頭髮已經半花白的彭啟原,一談起影像便滔滔不絕,眼中閃爍興奮的光芒,手舞足蹈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已屆花甲之年。他說:「會開始接觸影像是因為愛新鮮,喜歡嘗試新的事物,一輩子保持赤子之心,對任何事物不要視為理所當然,那麼永遠都可以拍出耐人尋味的作品。」

  彭啟原出生桃園楊梅,父親是攝影愛好者,從小他就在父親的鏡頭前跑來跑去。要考高中那年父親去世,留下來的相機對他來說是迷人的寶物,加上大伯常進出暗房、沖洗出一張張照片,這神秘的世界馬上吸引了年少的他。

  就讀新竹高中時期,當時的校長辛志平帶動自由開明的校風,鼓勵學生尋找自己的興趣,不愛念書的彭啟原參加了攝影社,從此墜入攝影的國度。回想起往事,他得意地說:「那個時候的相機,光圈、焦距都是要自己手調的,所以只要拍出一張清楚的照片,同學就會很崇拜你。」高中三年,彭啟原捨棄書本,跟相機一起度過,也因此找到了畢生的志業。

  高中畢業後,彭啟原念了文化大學影劇系,原以為可專心鑽研攝影技術,沒想到文化影劇系重「劇」不重「影」。因此大學四年裡,他憑著興趣自己在攝影的領域裡摸索,也跟著一些攝影同好互相學習。

鍥而不捨 催生客家節目

  當時的電影界,大多是由字正腔圓的外省人把持,彭啟原覺得自己只是個從鄉下來的客家小孩,連說話都操著一口客家腔,不適合當時的環境,毅然決然地不走電影路。退伍後,他跟著學長還有幾個同學開始拍攝工商廣告,當時拍攝一支工商廣告的價錢可以在鄉下買一棟房子,但是對彭啟原來說還是不能滿足,因為廣告重視的是美感、光線、構圖,可是彭啟原真正喜歡的,是紀錄性的影像,是裡面豐富的人文精神,於是他轉念,開始撰寫電視節目企劃。

  一九八七年解嚴後,新聞局開始鼓勵民間製作文化節目,彭啟原提了一份《歲月情懷話客家》的客家節目企劃書到廣播電視基金會,卻被拒絕,原因是製作客家節目會挑起「族群」的紛爭。隔年客家「還我母語」運動興起,社會大眾開始重視不同族群的聲音,於是彭啟原趁著這個機會,將《歲月情懷話客家》改成《客家風情畫》,重新提了一次,沒想到竟然被錄取了。彭啟原隨即製作了十集的客家紀錄片,分別談信仰、婚喪喜慶、食衣住行等等。


彭啟原表示,他拍攝客家節目及紀錄片已二十餘年,希望透過不同的客家故事,
拍攝出客家族群的全貌。(邵璦婷/攝)

走出框架 拍出真實客家

  剛開始拍攝《客家風情畫》時,彭啟原認為的「客家」很簡單,要拍客家文化,飲食不出「鹹香肥」,歌曲不脫山歌跟小調,信仰也離不開義民爺。但在接觸越來越多不同的客家庄之後,彭啟原了解到客家其實是一個大集合,例如南北客家就存在著相當大的差異,不能放在同一個框架下來檢視。因為地理環境和生活習慣的不同,文化習俗已隨著外在因素產生差異,在地化之後的客家聚落已有不同的文化體認,不同聚落之間也有許多的認知落差,因此在拍攝客家文化時,已經無法一言以蔽之。

  彭啟原說:「從拍攝《客家風情畫》開始,已經顛覆了我從前對客家的想像,我必須將客家去標籤化,避免用社會的大框架侷限了素材,才能忠實地呈現在地客家文化的原貌。」


圖為《客家庄》拍攝完畢之後,文學界大老鍾肇政致贈的匾額,
以感謝彭啟原對客家社區影像紀錄的用心。(邵璦婷/攝)

拼湊客家 拍遍客庄社區

  有了這樣的體認之後,彭啟原便致力於社區影像的建立,從《客家風情畫》第二季開始,一直到《客家風土志》、《客家庄》、《小客庄的故事》、《客家行腳》等,全數著重在客家社區的影像建立。

  耗費近十年才完成的《客家行腳》就是最好的例子。彭啟原為了拍攝中國大陸客庄以及台灣客庄的文化差異,與作家陳板走訪中國梅縣等客家的發源地,也帶回了許多珍貴的影像。彭啟原以兩岸的客家庄為基點,從建築、信仰、飲食、文化習慣等不同面向,分析兩岸客家的異同,將影像的格局從記錄當地的故事拉大到追尋文化的根源。

  十七年來,彭啟原跟不同的學者合作,拍攝的主題越來越深入,越來越廣,從文化談到族群等非常細緻的概念,走遍無數個客庄,記錄下無數個故事,每一次都讓他對「客家」又有新的體悟。這些影像,就像是拼圖一樣,一塊塊地累積,企圖用不同客庄的故事,慢慢的拼湊出各地客家的樣貌。


在二OO一年,彭啟原的作品《台灣客家》獲得休士頓國際影展銀牌獎,於新聞局受獎。
(彭啟原/提供)

培訓人才 記錄在地影像

  彭啟原也進一步的認知到,只有他在做客家社區影像的紀錄是不夠的,因此當行政院客委會舉辦了第一屆客家人才影像培訓計畫時,他義不容辭地參與了整個培訓的工作。彭啟原希望能夠培訓地方客家的影像人才,讓他們有能力製作在地的小紀錄片,因為當地人對自己居住成長的環境一定最有感情,由他們來做這件事才最富意義,拍攝的題材不一定要跟客家有關,正確觀念的建立,以及影片中社會關懷的價值,才是他最想交付給學員的東西。

  彭啟原的客家拼圖已經完成了大部分,目前致力於培訓影像人才,讓他們也有能力拼出自己心中的那塊拼圖。喜愛影像的他,還沒有要退休的打算,問到他下一步的計畫是什麼,彭啟原只是笑著說:「我還要繼續玩影像,玩到我不能動的那天為止。」


圖為一九九九年與陳板攝於廣東梅縣溫家圍龍屋前。彭啟原(右一)與好友陳板一同到中國尋找客家的根源,
一人用影像記錄,一人用文字記錄。(彭啟原/提供)

記者 邵璦婷
邵璦婷,21歲,出生在全台灣最有人情味的城市──高雄。因為跟孔子同一天生日所以從小就被我媽認為是全家最聰明的小孩,但其實小聰明比較多。長相凶狠,個性殘暴,但其實很容易被小事感動,也很愛哭。喜歡旅行、喜歡跳舞、喜歡美的人事物,對於文字很不在行,但是又很喜歡賴在文字堆裡,玩弄也是,琢磨也是。
記者 邵璦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