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艾如

 

照片模糊是對喀報侵害我肖像權的微小抵抗。(淚)

其實我很討厭把自己的照片放在網路上,忍很久了,終於到了電子報要結束,可以偷偷拿掉的這一刻(笑)。

沒想到老師有令,為了維護本報專業之形象,不得惡搞,所以還是只能放回來......。

 

 

黃艾如

 

照片模糊是對喀報侵害我肖像權的微小抵抗。(淚)

其實我很討厭把自己的照片放在網路上,忍很久了,終於到了電子報要結束,可以偷偷拿掉的這一刻(笑)。

沒想到老師有令,為了維護本報專業之形象,不得惡搞,所以還是只能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