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雅涵

 

 

大三生,就讀交大傳科系,

家境普通,一父一母一兄。

好久沒有進行採訪的練習讓

我很緊張接下來的作業,但

是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越

王勾踐的典範讓我有動力優

雅的結束這學期,然後前往

涵碧樓玩好好的犒賞自己。

 

王雅涵

 

 

大三生,就讀交大傳科系,

家境普通,一父一母一兄。

好久沒有進行採訪的練習讓

我很緊張接下來的作業,但

是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越

王勾踐的典範讓我有動力優

雅的結束這學期,然後前往

涵碧樓玩好好的犒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