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品心

不愛動,不擅言語,睜著眼時只懂得固守疆界,閉上眼後就被風帶往遠方。
喜歡說說那些相愛與否,或誰為誰遺落什麼。
若始終能以掌心的文字且歌且走,然後哪一天,停下腳步,想,這便是一輩子長度的夢。

簡品心

不愛動,不擅言語,睜著眼時只懂得固守疆界,閉上眼後就被風帶往遠方。
喜歡說說那些相愛與否,或誰為誰遺落什麼。
若始終能以掌心的文字且歌且走,然後哪一天,停下腳步,想,這便是一輩子長度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