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期

無限的追星之旅

記錄自己的追星歷程。

無限的追星之旅

記者 張巧宜 文  2016/11/13

所謂偶像就是,距離雖然很遠,但卻讓你努力去靠近的人。

喜歡上「無限」(인피니트,INFINITE)是在2012年的10月,有一天放假在家看電視,突然轉到「INFINITE TV」(INFINITE的序列王),對節目中的七個人產生好奇心,於是上網搜尋,趁著假日,用YouTube補完15集的進度。看完這個節目不過癮,利用網路資源,把他們專屬的綜藝節目全部看完,從此,我就中了無限的毒。其中,我最喜歡無限的隊長兼主唱金聖圭(김성규)。


我的本命金聖圭。(照片來源/張巧宜攝)

無限是我第一個也是唯一喜歡的韓國男子團體,自從喜歡上他們之後,我做了很多沒有追星的人聽起來會覺得很誇張或神奇的事,從輕微的螢幕飯變成了重度迷妹。

高三上學期第一次期中考在星期五和一,剛好把無限第一次世界巡迴演唱會的台灣場日期夾住,於是我不敢跟爸媽說我想去看。班上有個追星經驗豐富的同學帶我去飯店門口等,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本人。喜歡的偶像距離自己只有一公尺!「等飯店」這件事開啟了我追星的新世界。

2014年5月,無限宣布要在日本、台灣、韓國開三場新歌Showcase,台灣的進場方式是購買台灣特別版專輯(800元)贈送門票,一人限買四張,總共只有2000個名額。專輯在5月18號開賣,我原本打算星期六早上去排隊,但星期五放學決定去現場勘查一下,卻發現已經有不少人開始排隊,甚至有粉絲自發性的組織整隊,於是我登記了名字,獲得了整隊序號。


排隊序號。(照片來源/張巧宜攝)

有了整隊序號不代表一定買得到,晚上11點又點了一次名,之後宣布要在星期六的早上再點一次,因為家裡不允許我夜排,所以就和附近的人一起合作,彼此幫忙點名,就這樣坐在鋪紙箱的騎樓下等著時間流逝,直到星期日早上工作人員開始正式排序,我拿到了368號。10點順利買到專輯,門票的進場序號是用抽的,我抽到400號初頭,還算滿意。那幾天排隊同甘共苦,認識了很多同為粉絲的朋友,直到現在仍然保持聯絡

5月20號Showcase當天,無限從日本飛來台灣,由松山機場入境,新認識的朋友茄兒邀我一起去接機,因為太晚到,已經搶不到好位置,但還是可以清楚地看見他們的身影。晚上看完表演仍然意猶未盡,那種比韓國人還要早可以看見新歌舞台的感覺真的太好了!


我的接機初體驗,經驗不足,拍模糊。(照片來源/張巧宜攝)

無限在2013年4月和2014年6月來過台灣演出,但因為是拼盤演唱會(多組團體一起表演的演唱會),我覺得不值得花錢就沒有參加。但同年底台視宣布「紅白藝能大賞」會邀請無限來台灣的時候,我和茄兒覺得太久沒看到他們,於是努力抽獎,抽不到門票就在網路上找賣家,最後順利買到票。2015年1月25號,我和茄兒一大早從台北西站搭車到桃園機場接機,同樣因為選位失敗,拍不到好照片,只能用眼睛好好欣賞。晚上錄影錄很久,進場的很多都是無限的粉絲,為了看壓軸的無限只能一直等,待到最後,就算只有三首歌的時間,我們這群傻迷妹還是很滿足。

2015下半年,無限開始第二次世界巡迴演唱會,海外第一站就來到台灣,我終於能親眼看到他們的演唱會了!門票開賣那天,一大早就到家附近的便利商店守著機台等,同時,要一起看演唱會的學姊也在交大的便利商店準備搶票。11點一到,我用最快的速度點機台,很不幸的,遇到兩次迷妹最討厭的「流量管制」,於是搖滾區的入場順序沒有搶到很前面,學姊負責搶的座位區買到二樓正面的第二排,算是不錯的位置,但後來我們在想:「人生總是要瘋狂一次,搖滾區就是要趁年輕的時候衝啊!」所以把座位區的票售出。


演唱會結束,無限對粉絲表達感謝。(照片來源/張巧宜攝)

演唱會真的很精彩,能親眼看見七個人的刀群舞(整齊劃一的群舞)、個人舞台、子團的表演;能親耳聽見情歌、舞曲,還有一些短暫的聊天時間,真的會讓人覺得5000塊花得很值得。雖然在搖滾區就像沙丁魚一樣擠來擠去,但氣氛卻是最High的!唯一想抱怨的就是附近的日本粉絲擠人很大力,但自己被撞就會大叫:「伊代!伊代!」

今年7月21號,台灣的電視台舉辦音樂會邀請無限的其中一個成員南優鉉參加,雖然他不是我最愛的成員,但懷著一顆支持的心,加上認識的朋友凱晴有優先入場票,我就去排隊了。排了一個早上的隊伍拿到號碼牌54號,此生沒有拿過這麼前面的入場順序!因為是現場直播的節目,電視台沒有限制不能拍照,所有粉絲在南優鉉出場時真的卯起來用力拍、努力拍,我也不例外,拍出了很多滿意的照片。

11月6號,無限第一次來台灣辦粉絲見面會,這次因為沒什麼預算,主辦單位又沒有爭取到特別的福利(擊掌或握手),所以我和朋友Smi決定不買最貴的區域(5200元),改買3800元的票,把錢省下來買機票!事前據說是迷你演唱會的規格,所以沒有太多跟粉絲的互動。但見面會結束後,我和參加的朋友都覺得很空虛,福利只有被抽中的幸運粉絲能享受,我們只能遠觀不可觸碰。又因為坐二樓,離舞台比較遠,比起之前的演唱會少了參與的感覺。


用廣角鏡拍攝粉絲見面會的場內。(照片來源/張巧宜攝)

追星是一條辛苦卻很幸福的道路,除非自己放棄否則沒有終點。除了參加無限在台灣的活動,身為重度迷妹,我還蒐集各種專輯、演場會DVD以及周邊商品。不只是花錢買東西,為了更接近偶像,我學習韓文、體驗新的文化,在台灣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支持他們。


蒐藏的極小一部份。(照片來源/張巧宜攝)

喜歡上無限讓我有了許多「第一次」,壓力大的時候只要接觸跟他們有關的事物,心情就能放鬆,為他們創造各種事物的第一次我心甘情願。即使台灣和韓國相距1458公里,但距離不是問題,只要有愛,這趟追星之旅不會有結束的那天。
 

創作理念

剛看完粉絲見面會,想到自己追無限已經四年了,突然很有感觸,想把自己追星的歷程記錄下來,寫成回憶錄。

(縮圖來源/INFINITE臉書粉絲專頁

記者 張巧宜
不感性但哭點很低的雙魚座。不標準的台北人。有笑眼。 第六屆金GO盃歌唱大賽,5/19決賽瘋現場。
記者 張巧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