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期

政府依舊漠視 同志仍需努力

2008台灣同志遊行在上週六圓滿落幕,LGBT同志社群﹝女同志Lesbian、男同志Gay、雙性戀同志Bisexual、跨性別同志Transgender﹞不畏風雨走上街頭,向世人展現自己最美麗的樣貌,並且爭取屬於同志們應有的基本人權。當天參與遊行的人數突破一萬八千人,創歷年新高,這代表有更多的同志朋友願意走向人群,為自己的權利發聲,令人雀躍;另一方面,雖然同志大遊行一年比一年盛大,卻也令人懷疑,社會大眾對於同志的歧視真的消失了嗎?政府真的有將同志朋友的訴求聽進去嗎?台北真的是一個對待同志最「友善」的城市嗎?這些問題值得大家深思。

政府依舊漠視 同志仍需努力

記者 蔡尚翰 報導  2008/10/05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在2008年9月27日舉辦同志大遊行,許多同志團體以及人權團體走上台北市街頭,為他們的權益以及訴求發聲。    ( 趙祿平/攝)

 

2008台灣同志遊行在上週六圓滿落幕,LGBT同志社群﹝女同志Lesbian、男同志Gay、雙性戀同志Bisexual、跨性別同志Transgender﹞不畏風雨走上街頭,向世人展現自己最美麗的樣貌,並且爭取屬於同志們應有的基本人權。當天參與遊行的人數突破一萬八千人,創歷年新高,這代表有更多的同志朋友願意走向人群,為自己的權利發聲,令人雀躍;另一方面,雖然同志大遊行一年比一年盛大,卻也令人懷疑,社會大眾對於同志的歧視真的消失了嗎?政府真的有將同志朋友們的訴求聽進去嗎?台北市真的是一個對待同志「最友善」城市的嗎?這些問題值得大家深思。

同志跨越過去 民眾一視同仁 

同志大遊行至今已邁入第六屆,其中參與遊行的非同志族群越來越多,市民普遍也逐漸接受每年都會走上的街頭的同志們。根據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媒體公關組組長楚楚表示,社會大眾對於同志大遊行的看法有越來越友善的趨勢,「就我的觀察而言,早年遊行剛開始舉辦時,一般民眾可能會用歧視的眼光看待,但是最近這幾年來大部分的民眾則逐漸變得友善,甚至有些民眾會與遊行的隊伍進行互動。」楚楚接著說:「也有更多的媒體為同志們作出友善的報導。」

親自到場支持同志遊行的助教之草﹝暱稱﹞也認為,社會大眾對於同志社群的看法已經比過去好的多,尤其是年輕一輩的更是能接納同志朋友,雖然仍然會覺得同志們很特別,並且好奇他們的一些隱私,但都能以不歧視的眼光來看待他們。「現在大家起碼不會看到同志就想把他殺了」,助教之草開玩笑的表示。另外相當關心同志議題的輔仁大學飛﹝暱稱﹞同學則表示,在學校有相當多的同志情侶,大家不會特別去指指點點,通常也都能平淡的看待這件事。
 
然而儘管社會大眾對於同志遊行乃至於同志本身的觀感有所改變,但這是否就代表同志社群在推動同志遊行﹝或相關同志運動﹞上比早年更加順利?另一方面,這是不是代表與同志朋友相關的人權法案制定已經出現一道曙光?中央政府是否有正面回應這些訴求?諸如此類的問題其實都還有待商榷。 

經費短缺 政府處置不理

「目前我們所遭遇到最大的困難就是經費上的問題。」楚楚表示,其實同志大遊行原來是屬於同志公民運動﹝又稱台北同玩節,由台北市政府舉辦﹞的系列活動之一,但是到了2004年,台北市議員王世堅竟在媒體上公開表示:「同志公民運動舉行大遊行,極盡噁心之能事、教壞囡仔大小,傷風敗俗到極點。」而也正因為台北市議會的杯葛,使得同志公民運動不再編列預算給同志大遊行。在種種打壓同志們推動遊行的行為中,使得同志社群在2004年毅然脫離同志公民運動,組成民間團體「台灣同志遊行聯盟」,也從這時開始,同志大遊行便由聯盟自行籌募經費舉辦。2008年的同志大遊行雖然已經結束,但是在經費上仍有相當大的缺口;而四年過去了,台北市政府依舊沒有伸出援手,同志公民運動的經費也一年比一年縮減。

除此之外,每年同志大遊行雖然都有不同的訴求,但是爭取同志基本人權則是遊行的主要目標,例如:同性婚姻法、反歧視法、人權法、伴侶同居法…等等。所以聯盟以及同志社群最關心的當然是與同志相關的權利法案是否有通過的可能,政府是不是能正視同志們所關心的議題,並且主動作出回應。但是現況似乎是令人失望的。

法案停滯 同志權益保障受阻

其實早在2001年前總統陳水扁任內期間,法務部早已完成「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當中明顯表示政府應尊重同性戀權益,同性戀男女可以依法組成家庭及收養子女。但是轉眼間已經到了現在,政黨輪替,由號稱對同志友善的馬團隊接屆執政權後,此法案卻依然卡在行政院,絲毫沒有任何進度。

另外,同志團體已經喊了多年的同志婚姻,到現在仍是阻礙重重。雖然在2006年立委蕭美琴曾經草擬「同性婚姻法」法律制定案,並且獲得足額的立委連署,得以進入立法院院會進行一讀,但在院會中,「同性婚姻法」法律制定案遭到23名立委提出反對連署,以致無法通過,整個連署提案程序也必須重頭來過。反對立委對於反對此法的理由隻字未提,完全封死了對話的空間。直到今天,這個法案依舊持續停擺,完全看不出政府有任何實質上的舉動。
 
其他更多的法案幾乎也都面臨同樣的命運,「反歧視法」、「同居伴侶法」等能夠保障同志基本權益的法案,政府不是隻字未提,就是以簡單一句:「現階段實行上有困難」來回應,完全看不出中央政府的誠意,也難怪遊行聯盟的楚楚會說:「不只沒有回應,甚至是視而不見。」
 
「政府根本沒有在盡力。」飛同學氣憤的表示,很多時候政府根本只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根本沒有認真思考同志朋友的需求。她期盼政府能盡快廢除殘害同志性權的三大惡法﹝刑法二三五條、社會秩序維護法八十條、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二十九條﹞,並且加速推動同性婚姻法,讓同志社群的基本權益能受到保障。飛同學說:「我希望有一個大家可以自由的愛他所愛,和樂溫馨的社會。」

盼官員回應 同志幸福有望

總的來看,台灣的一般社會大眾普遍能以較體諒、友善的態度來看待同志,尤其年輕人更能以稀鬆平常的方式來談論同志伴侶或者同志議題;但是反觀中央政府在制定保護同志權益的相關法令上,卻仍是遲滯不前,毫無長進。其實,保護國家公民,為國家公民爭取他們應有的權利,絕對是政府應當執行的首要工作,也是拿公民納稅錢的公僕應盡的本分。國家應該要起到帶頭的作用,盡量以實際行動表達支持,而不是讓民間團體付出無比龐大的時間以及金錢,政府卻在一邊冷眼旁觀。同志社群以及人權團體每年盡心盡力推動同志運動以及同志遊行,換來的卻只是中央政府一再的漠視,叫人情何以堪?而在政府主動打開對話的大門之前,同志們似乎只能年復一年、不屈不撓的敲著這扇冰冷的門,期盼門內的大官們能有回應的一天。  

相關連結:台灣同志遊行聯盟

記者 蔡尚翰
請直接稱呼我小香。 我的人生從來不以口袋裡面應該隨時要有五個題目的記者為目標 起碼到現在也不是 必須走這一步著實令我有點無奈 雖說為某件事某個人留下些紀錄的感覺是很不錯 但我希望是以更個人的方式 而不是在這麼多的限制之下   平常的嗜好是看小S耍白痴 發呆   幻想   聽音樂   嘗美食  大聲唱歌等等 有時候耍一下感性 夢想是開一間鹽酥雞店﹝或是早餐店  或是小七  反正就是之類的﹞   歡迎同好互相交流 本學期目標:撐過電子報  還有一切的一切 人生目標:享完所有快樂後安然的死去 以上  
記者 蔡尚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