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期

菜價爭議 輿論的背後

梅姬颱風過後菜價遲遲無法回穩,檢調單位懷疑有心人士哄抬價格,大動作抓菜蟲。

菜價爭議 輿論的背後

記者 朱倫君 報導  2016/11/20

「現在(菜價)比起前幾周有比較好啦,但胡蘿蔔真的太貴。」林姓婦女邊說邊將手中的胡蘿蔔放回架上。「因為颱風來,前幾個禮拜比較貴,上個禮拜我這個一斤賣到120(元),現在賣80。」蘇姓菜販指著菜說。

今年(2016年)九月底梅姬颱風過後,一直到十月底菜價仍然處於高點,期間台北果菜市場平均交易價格每公斤一度飆升至50.1元,創下半年新高。颱風過後蔬果供不應求,價格高漲的現象符合經濟學供需法則,因此歷年颱風過後菜價飆漲的新聞,已見怪不怪。然而今年民怨沸騰,許多民眾不滿連續三周菜價無法回穩,要求政府給個交代。

 

殺雞儆猴 檢調單位抓菜蟲

根據自由時報新聞,檢警調於2016年10月26日聯合出擊,在高雄查獲大批國產胡蘿蔔,合計約300公噸,江姓業者被依「意圖哄抬物價囤積物品罪」移送,最終以十萬元交保。

在網頁熱門關鍵字搜尋胡蘿蔔菜蟲,能看見自由時報、華視、中國時報等各大媒體的相關報導,政府及民眾的輿論紛紛指向菜蟲哄抬菜價,一面導向將罪魁禍首繩之以法,期望菜價高漲的事情就此落幕。只有少數媒體及特約寫手抱持不同觀點,認為菜蟲不是這次事件的主因。
 

去年蘇迪勒襲台 菜價走勢相近

 
104年與105年蔬菜平均交易價量比較圖。(圖片來源/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梅姬颱風過後這起菜價風暴爆發時的農產品平均價格,在去年也有類似的價格變化,從平均菜價來看,並沒有特別離譜。從上圖可以得知,去年(2015年)九月強颱蘇迪勒襲台造成的菜價變化,與今年梅姬颱風的菜價波動幅度相近,且兩次菜價高峰皆維持約兩個星期。觀察其中可能原因,發現兩次颱風皆重創雲林和彰化兩個全台最大的蔬果供應產區,如同農友Lin Bay好油於網路文章寫到「只要這兩個地方沒有受颱風影響,就算其他縣市有影響,也不會造成菜價的巨大波動。」

相較之下,蘇迪勒過後二個月的杜鵑颱風,從蘇澳登陸,影響主要在北部一帶,只有輕微影響到彰化地區。此反映在農作價格上,菜價波動不到三個禮拜就回穩。對比這次梅姬颱風過後的情況,許多民眾疑惑為何菜價無法在短時間內回穩,懷疑是人為操作,但蔬果的大宗產地彰化、雲林受到重創,也是此現象一項重要因素。
 

300噸囤貨 小巫見大巫

台灣胡蘿蔔主要生產地為彰化、雲林以及台南。彰化、雲林一帶位置偏北,採收期是12月到隔年二月,台南的採收期是三到四月,意即台灣一年胡蘿蔔的產季是12月到四月,四月以後一直到11月是處於無法出產胡蘿蔔的狀態。為了確保市場上全年都有足夠數量的胡蘿蔔,盤商會將採收期買到的胡蘿蔔放到冷凍倉儲先貯藏起來,四月之後慢慢釋出。冷凍庫存的數量越放越少,一直到12月初新的一批胡蘿蔔採收前夕,價格漲到最高點。 


交易量在12月到四月達到波峰,四月之後隨之下跌。(圖片來源/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倉貯為蔬果產銷調節的重要一環」農糧署市場科傅立忠提及。按照這次檢調單位調查的邏輯,如果一年一收成的蔬菜不囤積,等產季過後無蔬菜供應,供不應求價格飆漲的情況下,也許用現在歷史新高一公斤65元的價格也無法買到。江姓業者接受採訪時喊冤說道,胡蘿蔔每日的出貨量超過10公噸,300公噸不過是一個月的量。傅立忠也表示「較具規模農民團體倉貯,胡蘿蔔數量一年可達4,000公噸。」相較之下300公噸的囤積是小巫見大巫。許多季節性蔬果如洋蔥、馬鈴薯等也是依循相同道理,然而一旦其中一種蔬果被挑出來放大檢視,民眾便容易忘了農業基本知識,任憑媒體操作風向。
 

帝王寒流 易被忽略的遠因

另外,從上圖還能發現,今年10月至11月中,胡蘿蔔交易量突破近兩年新低,價格卻創下平均每公斤65元,是近十年的歷史天價,因此許多人懷疑被人為操作哄抬價格。

然而,回想去年12月到今年四月的胡蘿蔔產期,在今年一月時遇上入冬以來最強勁的帝王寒流,當時發布的低溫特報涵蓋全台22個縣市,是台灣有史以來影響範圍最大的寒流,刷新五項氣象紀錄。即便緯度較低的南部低區也難逃低溫寒害,農委會公布農業損失統計,累計至一月29日下午五時止,全國農林漁牧業損失已突破25億元,超越1999年12月19億元的紀錄,創下新高。

儘管胡蘿蔔被認為是較不受低溫影響的農作,但今年寒流威力異常,加上冬雨不斷,使得胡蘿蔔種植困難、體型變小,台南將軍、佳里、西港、七股等主要產區減產五成以上。根據今年二月自由時報的報導,往年一分地產量約一萬二千公斤,今年只剩五至六千公斤,有農民甚至只採收三至四千公斤。梅姬颱風過後胡蘿蔔漲至歷史天價,年初帝王寒流造成的產量銳減是主要因素。

 
今年初的帝王寒流,造成台南地區胡蘿蔔體型縮水。(圖片來源/自由時報

事出必有因,然而到十月底時消費者便忘了年初帝王寒流的遠因,產量銳減的情況下,價格自然水漲船高。即使政府啟動專案進口的方案彌補國產數量的不足,價格仍然掉不下來,傅立忠表示「後期進口胡蘿蔔價格被日本拉高」,日本胡蘿蔔價格偏高,其他胡蘿蔔在數量少的情況下,價格也順勢被拉高。
 

菜蟲哄抬價格 受限時效性

對農業工作者或有農學知識背景的人而言,將菜價問題全推卸給菜蟲是一場笑話,實際上即便抓到菜蟲,價格也不會因此有顯著變化。至於這次檢調單位懷疑盤商(菜蟲)在颱風前刻意哄抬價格,台大農發中心林宏仁回應「當然可能,不過在葉菜類採收後最多放一個星期的情況下,盤商不可能為了一個颱風準備超大的冰庫。」農產品和一般商品最大的差距在於農產品的保存期限短,如果不在具備商品價值的時間內銷售掉,產品的價值幾乎就等於零。因此林宏仁說到「在颱風前後的一個禮拜之內,的確可能會有盤商囤積貨品賺個一波。」不過之後產地遭殃無法出貨的情況下,盤商想大賺一筆也沒機會,處於有錢也買不到貨的狀況。

十月底離颱風過境將近一個月,已過菜蟲操作的有效期,產量仍舊供不應求、價格無法回穩。當時媒體及政府尚未將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調查清楚,便將責任歸咎於菜蟲是有失專業的做法,造成不知情的民眾被報導風向影響形成輿論。農業問題錯綜複雜,問題背後往往涵蓋許多原因,因此在跟隨媒體觀點,指責他人的同時,應該先仔細思考隱藏在背後的結構性問題,做一個資訊洪流裡獨立思考的個體。

記者 朱倫君
One night in 北京 我留下許多情 ლ(╹ε╹ლ)   ლ(╹ε╹ლ)   ლ(╹ε╹ლ)  
記者 朱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