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期

剩食議題 舌尖上的隱憂

試著找出剩食浪費的源頭,並針對政府管制、後續剩食流向進行報導。

剩食議題 舌尖上的隱憂

鄭懿君 報導  2016/11/27

乾枯龜裂的地面鑽出了幾株矮小的青草。骨瘦如柴的小女孩,呈彎曲姿勢半跪趴在地面上,橫膈膜旁的肋骨清晰可見,似乎已沒力氣再走下去。與此同時,身後的禿鷹冷冷地瞪著、看著,只要小女孩不支倒地,他便會狠狠吞掉屬於他的晚餐;在地球另一端,人人將吃不完的廚餘隨意丟棄,一卡車一卡車的食物正被倒進垃圾掩埋場,隨處腐爛,蠅蟲橫生,但這樣的情況並不罕見。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全球每年浪費了十三億公噸的食物,多達每年糧食產量的三分之一。在此同時,全球有八億的人口,面黃肌瘦,在死亡與飢餓的邊界中徘徊,而這些「剩食」卻足以餵飽他們。這些諷刺數字的背後,需要正視的是糧食浪費的問題。


骨瘦如柴的小女孩因飢餓過度而不支倒地。(圖片來源/天下雜誌
 

產銷過程 層層浪費

提到剩食,大眾的第一反應是家裡吃不完的殘羹剩飯。但事實上,食物在帶進家門前可是歷經了生產、收成、加工配送以及販售的過程,而這些必經流程卻消耗了許多看不見的食材。根據調查,有54%的食物浪費發生在收割、運輸和儲存等生產過程中,剩餘的46% 則發生在供應鏈的最終端。農牧產品生產完成後,在原廠進行第一部分的篩選,除去不良的拐瓜劣棗,只要賣相不佳的,第一階段便面臨淘汰。揀選適當的產品放上貨車,進行加工配送後,除了運載過程中的碰傷、腐敗,為了最終產品的標準化,工廠必須對食品進行調整,削去多餘的部分,將之丟棄,並在最後將產品運送到餐廳、賣場及超市。

在供應鏈的終端,大賣場可能因為高估消費量、陳列過多的商品或存貨管理不當,造成食物浪費;消費者則可能被賣場的促銷活動吸引而過量採購,或受審美文化的影響,第一眼便自動淘汰了外貌不佳的商品。這些產品食用起來與其他並無二異,但往往因為消費者的審美心態作祟而乏人問津,最終面臨被銷毀的命運。

除了生產過程中無可避免、因為疏失所招致的食物浪費外,在消費主義橫行的現代社會,追尋美食的風潮不曾停歇。為數不少的吃到飽餐廳為了吸引顧客上門,菜色越趨多元,飲食越求精緻,除卻基本的主食更大量供應小菜、麵包蔬果、蛋糕甜點。東吳大學江炳曜同學表示,在吃到飽餐廳用餐時,通常會斟酌自己的食量拿取食材,但到最後總是會剩下一點點吃不完。如何教育消費者拿取自己適宜的份量,是消費時須注意的一大課題。

那些沒吃完的食物去哪裡了? 根據統計,台灣家戶每天累積3000噸的廚餘,養豬業只能消耗一半,其餘用作堆肥,剩下將近1000噸,相當於50輛卡車的食物,紛紛倒進垃圾掩埋場,一年下來總共約有750萬桶廚餘不當地掩埋或焚燒。龐大的食物棄置產生了環境問題,也排放出二氧化碳及甲烷等溫室氣體汙染環境。

 
剩食在產銷過程中的棄置量超乎想像。(圖片來源/FASTCOMPANY)
 

創意激盪 各國巧思

食物浪費是全世界的問題,其他國家也有各自的應變措施。在西班牙和柏林,民眾設置街頭冰箱,將吃不完或是多餘的生鮮蔬果和麵包放進去,供有需要的人自行取用。在荷蘭,四名青年開設「剩食餐廳Instock Toko」,蒐集自家附近超市的即期品,標榜當日回收再製,發揮創意將每天收集到的剩食做成一道道創新料理。法國超市更推出了「醜蔬菜水果計劃」,幫那些賣相不佳的醜蔬果拍攝了一系列的宣傳照,打上一系列令人莞爾的宣傳標語,同時降低售價。這一系列的創意巧思使那些醜蔬果「大翻身」,以超乎想像的方式傾銷一空。


法國「醜蔬果計畫」的宣傳標語令人莞爾。(圖片來源/BuzzOrange

反觀台灣,目前政府對剩食的管制,只要是即期、還未逾保存期限的產品,皆由食藥屬來管理;而超過保存期限的,則被當作廢棄物,由廢管處管理。在今年五月,衛福部食藥屬首次統計全國便利商店、量販店、超市等剩食的量,有高達36880公噸的產品面臨被丟棄的命運。食藥屬新聞聯絡處的鄭凱文表示,這次的統計結果是有賴業者主動進行回報,後續會發文輔導業者另闢即期食品專區,並鼓勵業者將多餘的剩食捐贈給社福機構。主婦聯盟的沈寶莉專員則認為,政府應該建立一個食物浪費查核的機制,各量販店及超商更應公開查核後的剩食數量及後續流向,善盡自己的企業責任,對消費者做一個交代。
 

食物銀行 惜食又濟貧

在面對「剩食」議題上,相較於政府管制,民間組織抱持較為積極的態度。由台中市府社會局與民間單位共同成立的「食物銀行」,是台灣第一間實體食物銀行,蒐集企業、民間捐贈,零售商大賣場送來的過剩食品,進行妥善的儲存與分配,供經濟匱乏、家庭突遭變故者,或是中低收入戶免費選用。食物存放的地點設計成類似超市的模樣,架上存放著可以長期貯藏的泡麵、餅乾、食用油,或是一些民生必需品,供需要的民眾以點數兌換的方式選擇自己需要的食材。台中市府也與各食品業者及超商進行合作,讓四大超商捐出即期食品,提供無法料理三餐的家庭到超商取用熟食;將食品業者捐贈的剩食送到學校輔導室,供需要幫助的孩子取用。


食物銀行將捐贈物資做妥善的貯存及分類。(圖片來源/社企流

食物銀行每年幫助了兩萬個家庭免於斷炊,在發放食材的同時也鼓勵弱勢家庭踏出家門,與他人進行社會互動。但其大部分都沒有政府的資金挹注,靠的是民間的自力經營,因宣傳不彰,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食物銀行的存在。在食品保存方面,台灣食物銀行協會行政人員詹熒熒表示,目前食物銀行的捐贈物資大多是罐頭、米、乾糧等,凡是生鮮肉品、蔬果等保存期限較短的食品,因保存期限較短,通常會烹做熟食,直接配送給需要的民眾,並口頭提醒在保存期限前儘快食用。

目前政府與社福單位正積極溝通,推動立法草案,計畫在行政、法律資源上,配合民間的策略與創意,成立物資交流平台,增編人力協助,並依據各鄉鎮區公所的需求進行數量控管與協作發放。
 

剩食議題 責任你我他

剩食議題在全世界發酵,各國紛紛絞盡腦汁、開發新科技,計畫讓廚餘以更快速的方式,轉化成堆肥或生質能源,加快食物的能量循環,以其他的方式貢獻於這個社會,但目前仍屬於開發及測試階段。在科技的進步跟的上人們的逸樂之前,或許該做的是正視碗盤裡的每一分食物,揀選自己適合的分量,不再把食物隨意丟棄。

記者 鄭懿君
居住在台灣最北邊的小城市,喜歡看海,看似理性實則感性。興趣一直變,不太容易對一件事著迷,一旦著迷便無法自拔。
記者 鄭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