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期

文化大翻盤 白人主義復興

從法國恐攻、歐洲難民到英國脫歐、川普當選,層層疊疊的重大事件正領著西方國家重回以往保守的「白人民族主義」,說明造成此文化現象之變動有其脈絡可循。

文化大翻盤 白人主義復興

記者 魏若芸 文  2016/11/27

「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是第45屆美國總統當選人唐納.約翰.川普(Donald John Trump)所主打的競選口號。然而,這句表面看似積極正面的政治用語,卻在美國掀起基於白人民族主義所引發的排外運動。白人民族主義(White Nationalism)是指認為白色人種應保持在政治、經濟、文化及公共生活中的主導地位,並把白人利益擺在其他種族的利益之前。白人民族主義在西方國家的再次復興,並非一時半刻所造成,綜觀全球近年發生的多樁國際重大事件,可推論此一轉變已是醞釀許久的現象,而美國總統川普的當選即是那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美國新納粹政黨(NSM)是一白人至上極右組織,近年來獲得愈來愈多保守白人的支持。
(圖片來源/
Getty Images

 

伊斯蘭國的對立與衝突

2015年到2016年期間,伊斯蘭國(The Islamic State,縮寫為IS或前稱的ISIS)於法國展開的恐怖攻擊事件頻傳,包含2015年1月7日的「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總部槍擊案、同年11月13日的巴黎襲擊案(至少130死、350多傷),以及2016年法國國慶日(7月14日)時的尼斯貨車攻擊案(超過84人死亡)。18個月內連續三起的恐攻事件使法國總理宣布境內進入長達九個月的緊急狀態,不僅大型公共場所戒備森嚴,甚至有多起維安疏散行動。

經過這些嚴重打擊,西方人民對屬伊斯蘭文明的穆斯林懷有比以往更加濃厚的敵意,部分以白人為首的國家更相繼認為保障自身民族權益是未來的首要工作。例如法國右翼政黨共和黨之黨內初選第一輪投票勝出者費雍(François Fillon),是一位反同性戀、反移民,並希望與俄羅斯共同打擊IS的候選人,成為未來法國可能走向民族主義的局勢。


許多法國人民為恐攻受害者發出聲援與哀悼。(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從移民危機到英國脫歐

自2010年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以來引發的歐洲移民潮,亦是影響西方國家重塑白人意識形態的原因之一。這些大量的移居人口又可分為經濟移民和因戰爭流離失所的難民,其中,又以IS在敘利亞燒殺掠奪造成的戰亂難民為數最多。超過420萬的敘利亞難民為尋求居所庇護,不惜以各種合法或非法的管道逃入歐陸其他國家,對歐洲國家造成的經濟與社會負擔不容小覷。

然而,儘管知悉接收難民將會對國家造成劇烈影響,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Dorothea Merkel)仍承諾接收逾80萬的敘利亞難民。梅克爾此舉原本立意良善,卻造成其餘歐盟國家被硬性安排接收定額的難民(否則將會影響其歐盟資格),事實上多數的歐盟國家對此大量的移民潮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英國,一個多數人民認為即使不加入歐盟也可以自立自強的國家,在經歷了此次移民問題後,脫離歐盟的呼聲越來越高,終於在2016年6月24日正式退出歐盟,原因除了關係到英國未來的政治和經濟,更包含了英國長久以來亟欲表白的立場:一種自身民族身份認同的聲明。種種現象,促使白人民族主義愈發高漲。


英國脫歐公投期間,支持脫歐的民眾走上街頭表達立場。(圖片來源/美聯社
 

激進民族主義 引發種族仇恨情緒

隸屬民主黨的第45屆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Hillary Diane Rodham Clinton)曾公開表示:「你可以將一半的川普支持者歸類為我稱的『一籃子的可悲之人』。他們是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恐同者、恐回者……你能想到的。不幸地,的確有這樣的人。」

由於川普大打民族主義招牌,促使了反對外來移民、反對多元文化以及反對政治正確的白人至上勢力「另類右派」(Alternative Right)迅速茁壯,還有不少民間白人民族主義組織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時,紛紛做出「納粹手勢」來賀其當選。逐漸在美國延燒的排外心理,造成自2016美國總統大選結束以來,全美超過700起因性別、種族、信仰等原因,針對個人或團體的歧視所引發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事件,顯示激進的白人民族主義所引發的種族仇恨情緒已然是紙包不住火。


美國知名藝人提拉.特基拉在推特上發布以納粹手勢支持川普照。(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然而,儘管許多民權組織要求各國政府對支持種族主義的極端運動進行公開譴責,越來越多煽動種族仇恨的怒火仍在世界各地蔓延。根據赫芬頓郵報報導,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里奇蒙(當地華人常稱列治文,Richmond)有不少居民在自家信箱裡發現煽動白人挺身「保衛家園」的傳單,其內容寫道:「靠邊站吧,白人們!中國人要來接管這裡了。你們可以在這個由你們祖先建造的社區中享受被邊緣化的『特權』了。」甚至還明確指出:「加入另類右派,一起保衛里奇蒙!」可見激進的民族意識在部分地區已一發不可收拾。


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里奇蒙藉傳單煽動排華情緒。(圖片來源/Richmond News
 

全球經濟問題 背後關鍵主因

探究西方國家形成此文化局勢的根本源頭,還是要回到最現實的物質層面—經濟的困境。自從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之後,西方世界以往居高臨下的經濟實力不復存在,堪稱以吸納各國人才為目的的民族大熔爐—美國,也逐漸喪失其強國地位。在面對外來競爭者時,越來越多原居美國的中下階層人民因工作機會、生活資源逐漸被取代、壓縮,造成經濟條件愈來愈困難,久而久之便產生了排外心理,希望政府能制定更多專為保護美國白人的政策,而川普的立場與口號正好道出了他們的心聲。另外,全球經濟問題也劇烈影響著歐洲國家,再加上大批的移民及難民問題,造成歐洲也開始重塑民族主義。


白人至上主義組織的成員手拿「白色的驕傲」標語。(圖片來源/Wikiwand

白人民族主義成為美國未來的政治局勢已成定論,然而,這項重大改變對美國造成的整體影響仍舊是未知數。設想未來世界各國的文明將逐漸重回單一文化、世界不再像航海時代以來呈現各國互通有無的榮景、各國堅持保護各自民族利益而施行類似鎖國的政策、各種族間的歧視與仇恨持續延燒等情形,如此將與最基本的人權、自由和共榮、共融之理想背道而馳,這會是全人類共同期許的結果嗎?

記者 魏若芸
意外是調整預測的最好時機。
記者 魏若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