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期

消失的《海角七號》 你找到了嗎?

《海角七號》是一部關於「尋找」的故事,尋找因為時間遙遠而消失的地名、尋找因為社會殘酷而被掩埋的夢想,還有在熙熙攘攘人群中尋找那個對的人。

消失的《海角七號》 你找到了嗎?

記者 曾韋澐 文  2008/10/05

大大小小的信件被送到對的人的手裡,被拆封、被閱讀,完成了它的使命,而承載了六十年的思念,裝滿信的小包裹找不到「海角七號」,靜靜地待在郵局小小的一隅,等著被返送回日本;硬生生的在台北止住了夢想,回到恆春當郵差送信,手指貪戀琴弦的觸感,阿嘉等待著一個再次演奏、高歌的機會。《海角七號》是一部關於「尋找」的故事,尋找因為時間遙遠而消失的地名、尋找因為社會殘酷而被掩埋的夢想,還有在熙熙攘攘人群中尋找那個對的人。

 

▲《海角七號》樂團的成員們。﹝圖源:網路﹞

 

思念何處投遞 尋找夢想尋找你

劇情以兩個「尋找」的故事為主線、代表會主席任性的堅持為起點,交錯在一起正式展開。飯店旁海灘的音樂會即將開始,相信「恆春不會沒人才」的代表會主席找了一群八竿子也打不在一起的人組成了樂團,在這樣無厘頭的尋找過程裡展現了台灣鄉村裡質樸人們的活力,講著台語講著一些粗俗的字眼配上粗俗的動作,種種不矯揉造作的台詞以及演員們不修邊幅的演出融洽在一起,是一種親切得讓人想莞爾一笑的氣氛。這是第一個「尋找」的故事,不僅僅是在找人來湊樂團,更多的是那些來去徵選的人們,他們在尋找自己曾經有的夢想,也許只是短短的開場表演,他們卻很努力的在爭取那個機會,尋找用自己所愛的音樂給人感動的機會。

 

▲找不到「海角七號」而無法傳達思念的信件。﹝圖源:海角七號電影官方部落格

 

另一段尋找的故事是關於感情的,從尋找「海角七號」這個消失的地址開始。泛黃的信件以及男子用日語沉沉地念著文字的聲音,淡淡的描述一段被山與海阻隔而無法傳達的思念,雖然談不上是跨時代或者是距離遙遠的愛情,但其中深刻的感覺卻透過只有側影的男子寫信的動作,一字一句的寫在觀眾心裡。這一段日籍男子的記憶用泛黃的影像呈現,老舊的畫面配上每次都一定會出現的背景音樂,輕輕悠悠的感傷接在歡樂的劇情之後,是非常大的反差,總是讓人忽然摒住了氣息,為這六十年的情感沉澱下來。而為這段思念尋找歸屬的人則是偷看了信件的主角阿嘉,以及與信中提及女子擁有相同名字的友子,也因此信中的感情就順應劇情推演到這兩人身上,像是為當年沒有結局的感情作一個Happy End一般,當友子面臨要離開台灣回到日本的選擇時,阿嘉說:「留下來,或者我跟妳走。」這也許是當年佇立在港口旁白衣少女想說卻沒有說出口的心情。

 

完美無缺? 仍有改善空間

▲阿嘉與倒在阿嘉家門前哭累的友子。(圖源:海角七號電影官方部落格

《海角七號》將兩個故事交錯在一起,談夢想談思念,然後將思念延續為男女主角的愛情,其實是有點太過於龐大,要呈現的東西太多,維持住了樂團追夢的熱情以及連繫上了泛黃信件裡的久遠思念,但是在處理阿嘉與友子的愛情時卻太過倉促,描寫不深刻的情感和轉得有點太硬的劇情,好像兩個人的情感只是因為酒精催化的產物一般,即使用信裡面的思念作包裝,但其實就是速食愛情,看不太到遙遠的未來。速食愛情不是不能搬上檯面,只是與信裡面的思念把在一起時實在是顯得太過微不足道,甚至有點破壞了之前濃厚思念的醞釀。如果能夠不要兼顧那麼多硬是要將愛情戲加到劇情裡,讓兩個總是吵吵鬧鬧的人忽然一夜感情大近一步,而只是當朋友,還有待進一步發展的好朋友,因為樂團工作而一起忙碌,因為尋找「海角七號」而一起奔走,也許這樣在情感的轉折上會比較適當,就像馬拉桑高興時一把將飯店櫃檯小姐抱起之後因為尷尬而默默的放下,似乎比較合於常態及人性,看起來也可愛多了。

除了男女主角感情處裡的不好之外,劇情有幾個轉折點也轉得很僵硬,譬如友子跟飯店房務生明珠談論起信件的事情,就只是靠著談話將「海角七號」揭開,那段談話為了抽絲剝繭而細細鋪陳,卻讓走向太過明白可又不能直接點破的顯得兩人的對話太過冗長。而找到了海角七號的新地址,為什麼又非得要阿嘉在排演緊湊的時間裡跑去送信呢?也許是想製造時間緊迫的感覺,但是實在是不怎麼合情合理,比起前段找樂團隊員時一切恰到好處的機緣,後面到有點像是趕時間硬要演的感覺。

 

年齡不是距離 音樂國度無疆界

劇情角色的安排非常的多元,說到「玩樂團」總是想到時下愛流行的年輕人,但這裡是小小的、靠海的恆春,臨時湊在一起的樂團裡可以看到有老的有少的還有小的,玩起音樂來一點也不輸人。各種人組合在一起,閩南人、原住民、客家人還有日本人,大家聚在一起擦出的音樂火花似乎說明了音樂是不需要有年齡或者是族群的差異。很喜歡這種外表給人感覺很虛弱但是音樂一開始之後卻讓人著迷的樂團感覺,在聽歌時會覺得所有的人都是沒有界限的。第三曲,放下了貝斯和鼓棒,不是激烈的熱情和所謂定義在「流行」的歌曲,阿嘉唱起了大家在國中音樂課本都唱過的野玫瑰,中孝介的一句:「我也會唱。」隨後拿著麥克風走出,中日兩種歌詞搭在一起,那是一種非常大的感染力。

▲站上舞台的樂團成員,將為第二曲準備。﹝圖源:海角七號電影官方部落格

《海角七號》擁有的不是誇張的搞笑劇情而是平易近人的幽默,不會讓人笑到喘不過氣,但卻會讓人在想起那些經典台詞時再次會心一笑。它有的思念及情感不是會讓人揪心到痛哭流涕,而是充滿了遺憾的感慨和最後星空下老奶奶拿到信件時,觀眾終於放下懸著的一顆心的感覺。笑也好、感情也好,都不是如何的深刻,但是會迴盪在離席觀眾的心中久久不散,而電影的高潮就交給了那恆春七拼八湊的樂團,隨著阿嘉的高歌掀起所有人的尖叫聲,還有以茂伯月琴展開的野玫瑰裡。《海角七號》的票房已在10月3日突破兩億票房了,沒看的人快去看吧!好好的去看這奇蹟般崛起的國片到底是擁有什麼樣的魅力!

記者 曾韋澐
鮪魚、鮪魚片、愛之味鮪魚片、鮪魚罐頭、鮪魚聰明蛋,怎叫都可以, 這位是一個看起來有點討厭不好接近,沒事就在發呆睡覺的大嬸, 但其實她沒那麼沉默,有時候還蠻吵的,吵到想要叫她閉嘴, 不過她本人倒不否認她是個大嬸,最喜歡碎碎唸碎碎唸碎碎唸...   大嬸是個平凡人,一眼看過去不會記得她的樣子, 就是個路人系的,還是有點討厭的那種路人角色。 她以前曾經青春過,小時候想當老師肖想了很久, 可是現在社會越來越多該死的死小孩她就放棄了, 也曾經想要當個家庭主婦,帶著小孩子歡樂的看卡通, 可惜新女性主義唸太多就不想結婚了... 心智年齡50歲,大嬸只想要好好的過日子, 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安份地過日子, 為此解決電子報對她來講是一份很大的挑戰。   大嬸很愛家,但是有太多機車的事情阻止她不能回家, 除去那些鎖著人喉嚨、壓得人喘不過氣的事情, 休息的時候,忙裡偷閒偷閒偷閒偷懶的時候, 大嬸喜歡看動畫漫畫,沒日沒夜地沉溺著, 也喜歡聽歌或著是畫畫,沒心沒肺對不起自己地消遙著, 但大嬸說:這是讓自己再苦難中依舊能堅強活下去的生存之道!(藉口) 對了大嬸最近被下了重蠱, 變本加厲地更加沒日沒夜、沒心沒肺、極其囂張地放縱著, 大嬸說那是她的幸福請不要干預,但我很擔心她... 如果你/妳是大嬸的好朋友的話, 看到她不寫作業不預習,半夜三點還不去洗澡不去不睡覺... 揍她一定要揍她把她打醒!!! 幸福也是需要等價交換的,大嬸應該會懂。  不過除此之外就真的不要干涉她吧!哇哈哈!   以上。正值青春年華二十歲卻很大嬸的少女獨白。
記者 曾韋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