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期

體壇問題叢生 改革露曙光

闡述台灣目前的體育發展狀況、疑慮及近日送審一讀的《國民體育法》並期待未來的改革之路。

體壇問題叢生 改革露曙光

記者 何家沂 報導  2016/12/25

2016年12月19日,網路發起一篇緊急連署,內容針對12月23日即將送入立法院一審的《國民體育法》(簡稱國體法)提出訴求,訴求中認為台灣的體育單項協會應做全面改革,並且確實設立公平的仲裁機構讓選手發聲,截至12月25日已有超過2萬3千人連署。此連署彰顯台灣體育制度改革的迫在眉睫,也說明國體法修法的必要性。近期,多位體育將才曾在網路上撻伐體育制度的缺失,甚至以退出國家隊作為對體制的抗議,此舉引起國人對於國內體壇制度的重視。


針對國體法的線上連署訴求。(圖片來源/排球筆記
 

解決單項體協缺失 從修法改革開始

根據風傳媒報導,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簡稱國際奧委會)指定各國要有一個最高等級體育協會作為負責該項目在國際間與國內的聯絡事宜,且必須是唯一窗口。然而台灣的單項體育協會屬於民間團體,過去在法律上受《人民團體法》所管,主管機關為內政部,而體育協會所辦理的各項體育事務卻大多派自教育部體育署,這樣同一協會上級卻不同的制度,造成體育署無強制法律可以約束單項協會,法源依據不足導致規範不明,單項協會問題衍然而生。

據聯合新聞網指出,此次國體法修法是在「財務透明、業務公開、組織開放、營運專業」四項原則下進行,針對過去許多立委掛名體育協會理事場一事,國體法修法草案中特別提到民代不可擔任單項協會的監事、理事長。因政治人物人脈較廣,對協會經費籌措較容易,但為避免其因選票利益操縱協會,將政治勢力凌駕於體育專業。對此新竹市羽球委員會主委彭楷成說道:「籌措大筆錢比較困難,但一般的支出,其實像企業、球友、或者廠商,多多少少不無小補。」體育專業人士的人脈與資金來源或許不如政治人物廣泛,但有心經營的話依舊能找到贊助資金。

此次修法,希望能針對體育單項協會做出規範,並且在選手與協會之間做出平衡。長年政府對於體育領域的重視相當不足,造成爭議風波不斷。2016年在里約所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簡稱奧運)期間,各單項運動紛紛出現爭議舉重選手林子琦在比賽前夕進行藥物檢測時,收到由日本檢驗室發出的異常報告導致她臨時退賽,影響國家隊士氣。針對此事,體育署署長何卓飛在接受質詢時表示由於台灣缺乏良善藥檢制度,才未能在平日就做好檢驗準備,釀成遺憾。

網球名將謝淑薇與網球協會引爆衝突,最終宣布退賽並且對網球體制感到失望而離開國家代表隊;排球國手黃培閎11月初於臉書宣布退出國家隊,望政府能正視逐漸僵化的制度。種種體育環境的缺漏在大眾的檢視和媒體追蹤報導下一一浮上檯面。
 

商業與專業的相互拉扯

羽球選手戴資穎的個人贊助品牌為勝利體育(VICTOR),而中華民國羽球協會(簡稱羽協)的官方簽約贊助品牌為優乃克(Yonex)。在奧運比賽期間,由於戴資穎穿著平日慣用的鞋款,而未穿著Yonex贊助的鞋子上場比賽遭到贊助商抗議,針對此項違規羽協認為應對戴資穎做出懲處,不料此舉卻引發撻伐,認為羽協與贊助商簽約卻沒有顧及選手權益,不免有謀利的疑慮,最終羽協在輿論壓力下撤銷懲處,而優乃克也提出道歉聲明。


里約奧運時,戴資穎穿著個人贊助的球鞋並將商標去除。(圖片來源/中華奧會

單項協會與各選手的利益關係在奧運結束後也成為社會放大檢視的重點。網路上出現許多聲浪說明各個單項協會過去與選手之間的衝突,每個專業運動項目都有其需要改善的部分。以羽球來說,彭楷成認為商業始終是體育的一環,若因一時的輿論壓力打壓贊助商,對台灣體育的發展並不樂觀。

對於戴資穎事件他說道:「協會跟選手之間要去溝通,讓選手清楚的知道協會要求做到什麼程度。」羽協和贊助商簽約的程度不應過分影響到選手,畢竟每人的裝備使用習慣不同,與其討論此事件的對錯,不如將重點放在檢討簽約內容的權益保障。 

除此之外,國家對於體育選手的贊助常依據比賽成績和知名度決定,造成二線選手得不到資源,漸漸失去發展性成為一大隱憂。一位匿名田徑選手在接受關鍵評論網專訪時說道:「現在就是除非你很有名,全部資源就會傾注在你身上,不然就是完全沒有。」

在羽球項目上,不若田徑一翻兩瞪眼,目前為國家重點培訓的羽球選手呂家弘一年平均需出國十次,他說到:「像遠的地方由於球團經費沒那麼多,所以去歐美國家的經費都是自己找贊助。」出國所需要的費用通常由羽協、球團或贊助商贊助,而羽協和球團的經費有限無法全面補助,選手比賽之餘仍需要解決自己的經濟問題。
 

離開或留下 體育之路的抉擇

台灣目前的體育教育制度讓許多踏上體育專業的學子重新思考自身的競爭力。曾入選世界青少年選拔賽的許同學,本是羽球界的明日之星,卻在高中畢業後選擇升學放棄成為國家選手。他說道:「台灣在體育這塊沒有完善規劃,球員再怎麼強,退休後就沒用了。」台灣的體育制度尚未完善,即使擁有幾年的選手生涯,但退休後國家沒有給予保障,許多選手退休後只能選擇靠教學維生,許同學認為比起升學,當選手的未來更令人擔憂。

而目前就讀台灣體育運動大學三年級的陳昀蔓,提到念體育系的出路時卻相對樂觀,她認為教職通常是第一選擇,另外也有外聘教練、專任教練等職業,其實不至於沒工作,但需要考到教師證和專業教練證。她也說到現在學校畢業門檻必須有兩張專長證照、一張非專長證照,像是教練、裁判證與急救員、防護員等羽球項目以外的證照,幫助學生能有更多發展機會。與許同學不同,一樣走在體育道路上的陳昀蔓對未來有著不同的想法。體育這條路不論是選擇毅然離開還是繼續堅持,除了個人,其他外在的支持更是一大重要的因素。
 

修法露曙光 期望美好未來

國體法的修法顯示大眾對於體育圈的關注度逐漸增加,然而體育培訓及教育環境的改善不僅需要靠大眾對於運動選手的鼓勵,更重要的是政府對於體育發展應有更長遠的規劃。作為一個國家主導者,致力改善環境並建立多元完善的制度,讓更多有實力的人才在國家保障下無後顧之憂的接受培訓,而國體法的修改只是改革的第一步,未來台灣的體育路還要繼續修築,為日後體壇創造一條康莊大道。

記者 何家沂
住在颱風天不會有事的台中 總覺得小小一群人的緊密勝過一大批人馬 努力調適著 克服著 想一直一直往前邁進 
記者 何家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