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

天籟之音--首席紅伶Sarah Brightman

藉由今年奧運莎拉布萊曼演唱開幕曲做為導言,接著主要介紹莎拉的特色以及特殊所在,最後再介紹莎拉於今年年初推出的新專輯。

天籟之音--首席紅伶Sarah Brightman

記者 吳佳玲 文  2008/10/12

圖為莎拉布萊曼為奧運主題曲《我和你》拍攝MV的畫面。
(圖源:
http://www.beijing2008.cn/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北京奧運開閉幕式的相關重要幹部紛紛出席【奧運會開幕式已經準備好了】的新聞發表會。全世界的人都屏氣凝神等待,等待即將公佈的奧運主題曲演唱者。當開閉幕式工作部部長張和平宣佈中國男高音劉歡與英國女高音莎拉‧布萊曼一起合唱時,全場無不驚呼連連。這是莎拉布萊曼繼一九九二年在巴塞隆納奧運會演唱後,第二次在奧運殿堂擔任主唱的角色,更奠定莎拉布萊曼的歌唱實力,受到全世界的肯定。

這位來自英國倫敦的歌手莎拉‧布萊曼,從小就表現出極高的演藝天分。自處女作查爾斯‧史卓斯(Charles Strouse)的作品《I and Albert》便開始嶄露頭角,而後因歌聲特殊美妙逐漸聲名大噪。1981年是莎拉的演藝生涯出現重大的轉捩點,她首度參加著名音樂劇制作人安德魯‧洛伊‧韋伯(Andrew Lloyd Webber)的戲劇,擔綱演出歌舞劇《貓》中的Jamima一角,柔美地歌聲、精湛地演技大獲觀眾好評,完美的演出將莎拉推向人生的高峰期。自此以後,莎拉更是在許多經典名劇當中常常擔任女主角。特別在《歌劇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中,韋伯更是依莎拉的音域來量身打造"克莉絲汀",成為千古絕唱,更是讓莎拉達到巔峰。

天籟之音 空靈如魅的歌唱女神

「…唱了十數句之後,漸漸地越唱越高,忽然拔了一個尖兒,像一線鋼絲拋入天際…彷彿有一點聲音從地底下發出。這一出之後,忽又揚起,像放那東洋煙火,一個彈子上天,隨化作千百到五色火光,縱橫散亂…」《老殘遊記》。還記得這段文章嗎?這令人銷魂蝕骨地歌嗓是否真的存在在這世上呢?有的,就是她,令人魂牽夢縈的歌喉--歌劇天女莎拉‧布萊曼。

莎拉的歌曲雖屬流行歌曲的範疇,但卻與今日現代流行音樂大相逕庭。莎拉的歌聲擁有一般歌手所沒有的靈氣,充滿靈性且多變的歌嗓彷彿一隻清新脫俗的妖精正對你訴唱情歌,如雲淡風輕、如行雲流水般不著痕跡。對於第一次聽到莎拉歌聲的人,就會像是中了魔咒一般,立刻著迷愛上她。

莎拉所演唱的歌曲首首精采,其中最膾炙人口的歌曲莫過於一九九六年與與盲人歌手波伽利一同演唱的《告別的時刻》(Time to Say Goodbye)。當年德國拳王亨利.馬斯克特別邀請最鍾愛的女歌手莎拉.布萊曼來演唱他傳奇生涯最後的告別賽當作一個完美句點。但不幸的是,亨利竟意外地落敗。當他登臺謝幕,一旁地莎拉與波伽利齊引吭高歌《告別的時刻》時,聞者無不感動落淚,更為這首名曲添加悲壯的色彩;於是,傳奇之中便造就了傳奇。

樂壇才女 橫跨三大領域

圖為Michael Crawford與Sarah Brightman在《歌劇魅影》中的造型。
(圖源:
http://www.flickr.com/)

莎拉是繼世界三大男高音普拉西多‧多明哥、荷西‧卡列拉斯和盧奇亞諾‧帕華洛帝後樂壇呼聲最高的天后級人物,她更是常常被許多樂壇上重量級歌手指定為最喜愛的合作對象。而莎拉演唱不僅僅只侷限在英文歌曲部分,她所演唱的歌曲更是高達十多種語言,不管演唱何種語言的歌曲,莎拉總是能唱出該歌曲的韻味,不僅不減其分,反而更讓歌曲別有一番風味。

此外,很少有人能夠同時跨足流行音樂與古典樂界,而莎拉就是其中之一。同一張專輯中,可以聽到莎拉演唱流行、古典、搖滾三大不同音樂類型的歌曲,內容豐富且包羅萬象。尤其是當你聽完一首流行歌曲後,會驚奇地發現下首歌曲卻是與流行音樂涇渭分明的古典樂,可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樂壇中的奇葩!

除了在歌唱方面獨領風騷,才華洋溢的莎拉更是跨足舞台劇界。當莎拉在《貓》劇中飾演Jamima角色,黑暗中緩緩唱出《Memory》時,其聲如泣如訴,如同一位飽受寒霜、歷經千辛萬苦的悲苦女子,將心底壓抑之感都給唱了出來。無論是看過的人抑或是聽過的人,無不印象深刻、感動不已。因為莎拉,更讓《Memory》成為百老匯傳唱不朽的經典金曲。

真愛傳奇-唱出樂壇的不敗傳奇

圖為莎拉布萊曼新專輯《Symphony》的造型。
(圖源:
http://www.lannl.com)

睽違三年再度推出新專輯的莎拉,這次帶來的歌曲有別以往的風格,不同於昔日冷冽而遺世獨立的女神風格,這張《真愛傳奇Symphony》卻是相較貼近人心,許多歌曲更是深深地震撼視聽感官,將帶給你全新不同的感受。

《Symphony》就如同一幅華麗的古典名畫,內容光彩鮮豔、熱情奔放而耀眼奪目。序曲《Gothica》,莎拉輕吟的哼唱為聽眾揭開真愛傳奇的神秘大門,帶著探險者進入真愛傳奇的殿堂。《Fleur du Mal》莎拉一貫作風-引吭高歌,也深深迷惑聽眾,而後音樂隨即轉變為熱情壯烈如同千軍萬馬向大地奔騰般,深深震撼內心深處。在《Symphony》當中,莎拉柔情似水地輕唱,如水仙慢慢綻放它的花朵,撲鼻的香味四竄,溫暖人心。與波伽利聯手合唱《告別的時刻》大受好評後,莎拉再度聯手深情對唱《Canto della Terra》,莎拉柔美如母性的溫暖歌嗓搭配波伽利雄壯渾厚的歌喉,更是句句扣人心弦。

《Sarai Qui》一曲,莎拉首次邀請義大利歌神沙費納一同對唱,改編自電影《珍珠港》主題曲。曲調真摯動人,唱出與原曲不同的感動。而在《Pasión》中,莎拉與費南多利馬柔媚的對唱,猶如一位愛慕女神的使徒正對天界的女神相互訴說著愛情的真諦,令人動容。

莎拉‧布萊曼的魅力席捲全球,至今仍在世界各地不斷發燒。莎拉的專輯更是張張傳奇、張張精采,而曾目睹過莎拉演唱會的聽眾更是如癡如醉,彷彿陷入了無可自拔的泥濘中。聽膩沾染世俗塵味的現代音樂了嗎?不仿聽聽莎拉為你訴唱真摯動人的情歌吧!

相關資訊:http://www.sarah-brightman.com/
                   http://www.gold-typhoon.com.tw/pop/sarahbrightman/

記者 吳佳玲
我是吳佳玲 大家都叫我小五 最喜歡發呆做白日夢 有時候會幻想東幻想西 常常幻想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在藍天飛翔的鳥 期待,可以自由 對於想追求的東西 我會勇敢去追求 追求屬於我的,幸福 不喜歡寫作 卻喜歡信手捻筆一畫 畫出嬉笑怒罵 畫出自我感受  也畫出這個大千世界 但是希望藉著我樸拙的文字 可以讓大家認識我  
記者 吳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