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

散播hiphop種子的農夫

一個香港音樂組合

散播hiphop種子的農夫

記者 陳妙寧 報導  2008/10/12

上圖為農夫。左為思君、右為陸永

農夫這個詞讓人聯想到的是田中辛苦工作的人,但現在所提到的農夫是香港的一個歌唱團體,由陸永權與鄭思君所組(簡稱陸永、思君),他們的曲風不同於一般的流行歌手與組合,他們想將hiphop這種音樂散播出去,所以他們的歌曲都是以hiphop為主。他們並不是香港最早唱hiphop的組合,早在他們之前就有LMF這個組合唱作hiphop的歌,而我對hiphop的第一個印象就是從LMF開始。當時hiphop還不是大家所熟悉的音樂,這種音樂只有在discco裏面出現。

而LMF的歌雖然有諷刺時弊,但他們的歌詞卻過於通俗,歌詞裏總會有髒話,剛開始會覺得這種音樂感覺不錯,但聽久了還是會有點反感。 但隨著一些歌手在歌曲中加入一些hiphop的元素,這種音樂風格漸漸該大眾熟悉與接。而關於介紹hiphop的節目也越來越多,對於這種音樂風格因為印象不好所以帶有一些抗拒心態,因此我都會跳過能不聽就不聽這種音樂。但最近這種反應有點改變,而農夫正是令我改變的因素。

風山水起   學海無涯

讓我意識到這個團體是由年初一首《風山水起》開始。這首歌看到歌名就知是跟風水有關,這首歌的歌詞對我們來講並不陌生,因為裏面的一命二運三風水,即使我們不信風水還是會聽過老一輩講過這一番話。而且他們還找來一位知名的堪輿學家來幫他們配唱一段rap,一個年輕的組合跟一個堪輿學家,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竟然可以擦出這樣的火花,這樣的搭配讓人感覺很新奇。而當我們有一段時間走霉運時都會覺得跟風水命格有關,雖然大家平常都不會注意這些,但每逢新年都會想知道屬於自己今年的生肖運勢。一首《學海j無涯》,讓我記得這個團體。聽到這首歌我立即跟歌詞產生共鳴,歌詞描寫了學生的生活,這些事情正是我曾經親體驗過或正是我這一刻的寫照。每一個學生上課時昐望假期的來臨,而對於上課永遠都是無精打采,相反地下課後就會變得生龍活虎,一拋上課時的倦樣。而最令我起共鳴的正是「求學不是求得到分數 來尋求啲知識上堂訓下先舒適」這一句。感覺許多人已經遣忘求學最真正目的是什麼。是為了那張紙上的分數,還是所學到的東西。求學的本質到底是什麼?而現在不管是學生、教師、還是家長,大家都以分數作為衡量一個人的標準, 以分數高低所進行的分班制度正是如此, 其實不管分數如何,分到的是所謂的精英班,還是成績較差的班級,每一個班級就如同每一種水果,各有其特色,並沒有好壞之分。而分數從來只是一個參考。

粒粒辛苦   全民皆估


《粒粒皆辛苦》這首歌,我們並不會陌生他的出處,因為我們小時候都有讀過「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現在農夫所唱的《粒粒皆辛苦》所指的並不是我們所吃的米食,而是指我們在每經歷一個人生階段,都是一步一步的走過,從學生走到職場,由職場走進婚姻的階段,再由婚姻到家庭。這些成長的路並不如我們所想像中的易走。總以為走完現階段到下一階段便會更好,好不容易走到下一階段才發現每一階段都有不同的難題等著我們。我們一直兜兜轉轉由這一階段走進另一階段。一直重覆著懷抱著希望到幻想破滅。這些過程當中所體驗到的苦只有自己能感受到。而我們這樣只是為了走到我們人生的終點而巳。這首的旋律是專輯當中比較輕柔的一首,但歌詞所傳達出的訊息卻略為沈重。農夫的歌除了描寫一些大眾心聲外,還會藉由一些社會現象作為他們的創作元素,這一首《全民皆估》則是以前陣子買股票的風潮為題材。以前買股票是投機分子的一種賺錢手法,很多人都不贊同這一種類似賭博的方法,前陣子股票市場的情況好一點,不論是主婦、學生、老人大家湧著買賣股票,希望藉由這種快速的方法來賺錢,但他們卻忘了金融風暴所帶來的教訓,學不會股票市場不論在何種情況下都存在著風險,而金融風暴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重覆出現,並不會因為已經出現了而不會再出現。另一種反映社會現象的是《十七年華》,描寫年輕少女輕生的事情,社會大眾只會從他們的刻板印象來談這些事,而沒有想了解事情的始未,而新聞媒體並沒有克盡職責的深入探討相關因素,只想用這些新聞來奪取獨家頭銜。

左影片為全民皆估,右為粒粒皆辛苦

創新hiphop  融合時事

要對農夫的歌產生共鳴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他們的歌將一些已有的歌曲節錄並挪用在他們的創作上,讓人對該旋律感覺熟悉外,還帶了一點對流行音樂的一種反叛,他們將挪用的歌曲完全融入他們的創作中,如前面所提到的《學海無涯》則將twins的兩首歌《士多啤利蘋果橙》和《明愛暗戀補習社》的歌詞運用到創作身上,原本以愛情為主的兩首歌曲,經由他們的創作後反而變成了反映學生心聲的歌曲。另一方面他們的歌相較於以前對hiphop的印象,少了一些通俗、吵鬧的感覺,卻多了一些跟社會、時事有關的東西,在歌曲rap的部分不會讓人覺得不知所謂,相比一些歌手的歌雖說加了rap的部分,但那些歌手rap的部分會讓你覺得是唸出來,而沒有配合音樂的節奏,聽農夫他們的歌才會讓你真正認識什麼是hiphop。

記者 陳妙寧
  我是阿妙 誤打誤撞的來到這個系 即使自己是讀傳播,當有人問起還是不懂該怎麼解釋自己讀什麼 而且兩年參加義工的經驗讓我覺得自己選錯系 但已成事實的事不能改變 只好認命地在這個系中奮鬥 幸好有一班不錯的同學 所以待在這還算蠻快樂的  
記者 陳妙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