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

交大宅男當好人 造就公主病

交通大學好人文化的現象,造就了女同學的公主病,分析並探究其原因。

交大宅男當好人 造就公主病

記者 楊純芳 報導  2008/10/12

交大學生習慣穿著短褲與藍白拖在校園內活動。(楊純芳/攝)

一提到交通大學,除了與世界知名理工大學畫上等號之外,「宅男」的圖像同時浮現在大家腦海中:一位穿著藍白拖、鬆垮球褲,還有氾黃的Tshirt,戴上粗框眼鏡、頂著一頭亂髮的大男孩一邊抓著頭,一邊用溫暖又羞澀的笑容向你道午安。交大宅男的形象不知何時傳遍了全國大街小巷,似乎所有考進交通大學的學生,只要一進交大就會有股莫名強大的力量使之變身,成為交大宅男的一員。

男卑女尊   交大另類種性制度

宅男大多性情溫和、待人和善,有著一顆赤子之心,只因個性剛毅木訥,不善於言辭表達,追求女生常鎩羽而歸。女同學拒絕的方式往往是:「你人很好,但是我沒辦法和你交往。」大學生所謂的「好人卡」因此誕生,宅男也與「好人」畫上等號:幫女同學修電腦、有好事一定先跟女同學說、晚上守在女生宿舍門口送宵夜還有專車接送這些都是我們在交大校園內常看到的畫面,由於交大男女比例懸殊,男女比七比三,因此女同學在交大往往特別吃香,易受到男同學的保護與愛戴,個個像小公主一樣被騎士守護著,過著快樂的日子。

但男同學們真的願意永遠保持低姿態與女同學相處嗎?在交大校園這個男女平權世界的死角裡,女尊男卑彷彿成了天經地義、不可違逆的真理,然而這裡畢竟不是印度,種姓制度能夠決定一生的命運,而長久處於這個環境下的男同學,近幾年來也開始反叛:「憑什麼我們要當好人!」沒錯,憑什麼?每個人生下來都是父母的心肝寶貝,憑甚麼女生就可以當公主,男生卻只能當騎士、不能當王子?男同學們逐漸地不再主動幫女同學送宵夜、修電腦,並且對「好人」這個詞感到反感,只要一聽到女同學誇獎:「你人真好。」就有如一把尖刃刺向心頭,眼神中散發出無限的怨氣,「好人」變成了大家口中的禁忌,不管用甚麼方式感謝、誇獎都好,就是不能提到「好人」。
 
「男兒當自強,就算全交大的女生都死光了,我也不要當濫好人!」交大資財系張國權怒喊。這是很多男同學的心聲,既然交大的女同學不珍惜男同學對她們的守護,甚至視「守護」為理所當然,男同學們當然可以拒絕做那些「公主」們認為「應該」要做的事--譬如修電腦、搬重物、送宵夜和機車接送等。

公主強調   一切皆為男生自願  

當有一天騎士不再是騎士,而公主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時,這個世界就呈現供需不平衡的現象,男同學為這樣的結果下一個結論:「交大的女生都有公主病。」

「是他們自己要送宵夜的啊!我又沒有主動要求。」這是女同學們聽到「公主病」結論後最常產生的反應。無風不起浪,沒有騎士,哪來的公主?沒有男同學們相互爭寵,哪會有今日的不平等?自從男同學們向好人「告別」後,對女同學們的一舉一動變得更加挑剔,只要稍覺男女不平等,就替女生冠上「公主病」這高貴又諷刺的名號,惹得校園內怨聲四起,「為什麼大家都要給交大女生貼標籤?」在交大,無故受惠的女同學成了男同學的攻擊對象,張國權說道:「她要是不喜歡對方的話,幹嘛收人家的禮物?然後收了也沒有做任何回應。」有趣的是,因為女生們認為男生所送的禮物或宵夜只是友誼的表現,所以才沒有做過多的回應。

大學生外宿總是有許多不便之處,需要相互幫忙、扶持,由於交大女學生數量少,遇到事情往往向學長或是學伴求救,像是電腦壞了幫忙修理、生病了帶去看醫生、作業不會寫一起討論或幫忙買宵夜,這些原本都是男同學們之間會互相幫忙的,但是當受惠者的性別換成女性,馬上被冠上「公主病」的名號,到底是交大女生真的有公主病,還是男同學們只是為了反叛而反叛? 

男女平等   雙方相處心態應平衡

公主病追根究柢,不過是父權社會下壓制女性的一個方式,在父權體制下可以與公主病相提並論的,就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大男人主義」。父權社會下的女性要溫柔嫻淑,替男性打理大大小小的事務,讓他們專於工作,所以才會產生一句耳熟能詳的老話:「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位偉大的女人。」讓女性永遠屈就於男性之下。當有朝一日女性與男性地位逐漸拉近時,男性地位倍感威脅,就會下意識地用一套理論,解釋男性所做出行為的正當性與合理性。公主病不外乎如此,當男同學發現:為甚麼都要幫女同學做事?為什麼都是男生要付出?為什麼都是女同學在受惠?此時,他們為當初自己所塑造的好人文化做一個最合理的解釋:「交大的女生都有公主病。」

男女之間的相處本來就應該持著平常心去面對,不需要為了達成某些目的去迎合對方,導致自己心裡不平衡。譬如男同學為了追求某位女生,所以不斷送宵夜、專車接送又送禮物,若女生拒絕了他,男同學就會認為自己花了這麼多心血,那女生卻不理不睬--卻沒想到感情是要兩情相悅,而不是努力就一定能達成的。交大的女同學真的都有「公主病」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也許可以先問問自己:「交大的好人文化消失了嗎?」若還沒消失,公主病的存在是必然的。
記者 楊純芳
我 楊純芳 喜歡突破不可能 因為這世界上絕對沒有「不可能」這三個字 踏實的過著每一天 努力實踐自己的目標與理想 秉著感性與理性去寫下每一篇報導 希望藉由文字啟發讀者的想法 試著從另一個角度看世界 就會發現它是多麼不一樣 我時常告訴自己 敏銳的觀察力就像是藏寶圖一樣 可以帶領我找到珍貴的寶藏 這寶藏也許只是身邊不起眼的野花 但在我眼中卻是意義重大的生命力 我喜愛旅遊 旅遊讓我增廣見聞 讓我更認識自己 找到迷失的自己 我喜愛音樂 音樂帶我走入異世界 使我心靈淨化 使我沉澱 我愛自由 更愛自己
記者 楊純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