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期

第二十九期總編輯的話

0

第二十九期總編輯的話

記者 曾韋澐 文  2008/10/12

 

「請對我好一點。」12號禮拜一,如果有機會上台的話,我會這麼說。

要麻早點交稿、要麻不要交稿。這樣在心底吶喊時,我覺得我還頗幼稚的。

 

連假三天的時候排到編輯台,其實沒有絕對的幸運或不幸。不幸的是我不能像其他同學跑回家休息,幸運的是我有很多時間可以做編輯台的作業。秉持這樣的心情來做總編輯,我很認命。然而實際上運作時有太多的突發狀況使我始料未及的。

 

 

主機在禮拜五晚上出了問題,作好的FLASH和網頁版面就死在裡面,拿不出來。拼了命的把硬碟拔出來到其他電腦做測試,想要拯救文件,C槽管理者權限的下文件卻存取遭拒。要認命,所以隔天早早起床要到338來做網頁,可是卻沒有軟體,計中的門外看見的鐵捲門頓時讓我覺得國慶連假真不好。沒有Photoshop、Flash、Dreamweaver的世界,身為總編輯的我就是個廢人了。

 

「大家對我很好的只交了18篇稿單,交稿狀況也很好,編輯順利......,可是為什麼我親愛的電腦要跟我作對呢?」後來經過多方協助才解決了這些硬體上和軟體上的問題。「大家對我真好......」如果以後你們考試的時候寫字少了一點的話,我會像螞蟻報恩一樣的去貼在考卷上的!要寫「太」我不會貼成「犬」的,真的非常感謝對我伸出援手的婉婷、阿蕊、小舞! 

 

另一方面,也很感謝編輯台的成員們,分工合作的改稿、排版、校稿,好讓我有時間焦頭爛額地去肢解電腦、拯救前幾日的努力。一開始跟三個男生分到同一組覺得蠻衰的,也不是討厭誰就只是覺得有點衰,怕合作不順利、覺得不能在宿舍討論很麻煩,也很擔心彼此意見有衝突導致進度落後,而且可不可以再多給我一個女組員就好……。但後來事實證明是我想太多了,編輯台端遇到系統問題,有圖片無法上傳同學無法交稿的情況,這些都是讓他們去解決的;一起審稿的過程中雖然吵吵鬧鬧,說誰的稿難改誰的圖很怪誰的標難下,可是交到總編這邊的稿和版都蠻漂亮的,如果換成是我的話也許就做不到了,再次感謝編輯台的王董、小白、小羅。

 

談談這次的稿子吧!看得出來大家都很想回家地取材自身邊最近的人事物,被訪問者五個有三個是我認識的呢。不過呢,內容很豐富,來自於相同的校園生活卻有很多我從來沒看見的趣事以及趣事背後的故事,例如說「慘叫雞」以及「手繪帽」,而本次的稿子以評論類型的書評、影評、樂評居多,不特別提出哪一篇,只想說那些文章看下來,可以看到平常瘋瘋癲癲的同學們非常不一樣、感性、理智、心思細膩的一面,由文字來認識大家……感覺落差真大……不過很有趣,看同學的文章會嘴繳發抖地冷笑,也會皺起眉頭來苦笑,除此之外有更多的是感動和敬佩!大家還真能找題目,然後從這些我熟悉的題目中寫出一個我不知道世界。電子報,真的能激發無限可能呢…雖然講起來有些悲傷,但是大家的表現都很棒! 

 

剛睡醒,腦袋空空地寫不出什麼有條理的東西,只是把想得到寫都一股腦的寫上來。東湊西拼的很雜亂,唯一強烈的意識是:「大家真的對我蠻好的~」也許是遇到連假,當總編輯也沒有很累,可以說”Once again!”,但下禮拜就是我要寫稿了,不能說”Never again”啊……好吧大家共勉之,也對下次的編輯台好一點吧,還有對自己好一點,不要趕在最後的三分之一刻才交稿喔。

記者 曾韋澐
鮪魚、鮪魚片、愛之味鮪魚片、鮪魚罐頭、鮪魚聰明蛋,怎叫都可以, 這位是一個看起來有點討厭不好接近,沒事就在發呆睡覺的大嬸, 但其實她沒那麼沉默,有時候還蠻吵的,吵到想要叫她閉嘴, 不過她本人倒不否認她是個大嬸,最喜歡碎碎唸碎碎唸碎碎唸...   大嬸是個平凡人,一眼看過去不會記得她的樣子, 就是個路人系的,還是有點討厭的那種路人角色。 她以前曾經青春過,小時候想當老師肖想了很久, 可是現在社會越來越多該死的死小孩她就放棄了, 也曾經想要當個家庭主婦,帶著小孩子歡樂的看卡通, 可惜新女性主義唸太多就不想結婚了... 心智年齡50歲,大嬸只想要好好的過日子, 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安份地過日子, 為此解決電子報對她來講是一份很大的挑戰。   大嬸很愛家,但是有太多機車的事情阻止她不能回家, 除去那些鎖著人喉嚨、壓得人喘不過氣的事情, 休息的時候,忙裡偷閒偷閒偷閒偷懶的時候, 大嬸喜歡看動畫漫畫,沒日沒夜地沉溺著, 也喜歡聽歌或著是畫畫,沒心沒肺對不起自己地消遙著, 但大嬸說:這是讓自己再苦難中依舊能堅強活下去的生存之道!(藉口) 對了大嬸最近被下了重蠱, 變本加厲地更加沒日沒夜、沒心沒肺、極其囂張地放縱著, 大嬸說那是她的幸福請不要干預,但我很擔心她... 如果你/妳是大嬸的好朋友的話, 看到她不寫作業不預習,半夜三點還不去洗澡不去不睡覺... 揍她一定要揍她把她打醒!!! 幸福也是需要等價交換的,大嬸應該會懂。  不過除此之外就真的不要干涉她吧!哇哈哈!   以上。正值青春年華二十歲卻很大嬸的少女獨白。
記者 曾韋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