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期

武俠原創大導 北派胡金銓

武俠片始祖 大醉俠介紹 胡金銓拍片風格

武俠原創大導 北派胡金銓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8/10/19

 

大醉俠電影宣傳海報。 圖片來源/南方網

 那是最好、最壞的年代
                                                                               
類型電影之成熟根基於電影產業的成熟發展。作為分類形式,各類型必須包含的元素成為觀眾與業界的默契,隨著電影工業的發展而逐漸成熟,提供電影工業分析及市場預測的可能性;觀眾得以從眾多電影中,透過類型電影的原則獲知該電影的類型及電影元素,是成熟的發展體系。而在那之前的電影無法確切區分,電影類型及元素混雜,1960年代的香港就是處於電影產業發展─類型電影由不成熟到成熟的過度期間。
                                                                               
1960的黃金發展期根源於民國三十八年的海外遷移,大量的大陸演員遷往香港,刺激香港電影產業的發展,大量的粵語片在此期誕生。各種充滿創造力、各種元素揉合的電影,滿足了觀眾的想像空間,同時也刺激了他們思考,「這部電影該被認知為何種類型?」,「有刀、有劍、有武打,包含這些元素就是武俠片?」,是什麼時候產生了武俠片的類型電影,又是從具備何者開始被稱做武俠片?這樣的疑問在當時也被提出,提出最好解答的人是胡金銓的「大醉俠」,被推做歷史上第一部「武俠片」。
                                                                               
怪力亂神到正派經典
                                                                               
然而大醉俠也非歷史上第一部包含刀、劍、槍、棍等,武打要素的電影,自1920年代中國電影工業第一波發展時,即有以武俠為名的初期類型電影存在,甚至1930年代,中國上海電影工業即有「火燒」的系列武俠電影存在,然而誰能想期後的發展居然與誌怪、科幻糾纏難分,甚至被當時政府認為對人民心智無益,甚至被取締、打壓?(與當時九一八事變相關亦密切)而胡金銓在中國影史上扮演的歷史地位,不僅是整理、歸類武俠片的電影要素而已,他甚至增添創新與原創的武俠元素,將武俠片的發展轉向新的可能。
                                                                               
大醉俠作為胡金銓嘗試武俠片的開始,我們從中看到許多胡派武俠精髓與原創的部分;胡金銓的武俠片給人的第一印象,有如從小說中活脫脫跳躍出來的武俠京劇,兼具真實與文化美感的表現,是胡派武俠片一貫的風格特色。
                                                                               
中景 重呈現的武打風格
                                                                               
與現在武打片重畫面表現、真實性的拍攝方式不同,胡金銓的武打動作重身段以及畫面呈現整體性;同樣的武打動作,武打片重寫實的拍攝風格選擇將畫面真實的呈現,以細膩分鏡及迅速切換的方式交代武打行進的過程;胡派的話則是重畫面整體性的呈現,取中景將人物納入畫面之中,而後隨著腳色的動作而移動,其畫面張力並不非藉由節奏,而是演員精確的走位。以金燕子在客棧中與笑面虎對峙的畫面為例,畫面張力由靜到動的轉變,胡金銓首先將情緒、氣氛累積到極至,雙方如箭在弦上般,金燕子在眾人包圍下,緩步向客棧門口欲尋出路,然而華中五虎的爪牙正磨刀霍霍一步步逼近,奈何金燕子武功強大,即便人數具壓倒性優勢仍遲疑未攻,而雙方對峙、移動如斯,慢慢到了門口,畫面由客棧中庭一路到門口一步之距,一直是中景而爪牙不斷自畫面外飛入,直到金燕子毫無去路,身旁滿是五虎爪牙時,即是不得不發的局勢了。

即便演員並未將武術精確地演譯,但是富涵中國京劇身段的優美動作,反倒另闢蹊蹺,而成為充滿效果及戲劇張力強的武打風格。關鍵武打畫面的處理,如西部電影牛仔對決般,繫生死於轉瞬。
                                                                               
北派文人武俠代表
                                                                               
出身自北京書香世家的胡金銓,自小便耳濡目染地接受武俠小說家還珠樓主的洗禮,每當環珠樓主到家中拜訪,便會講故事給胡金銓聽。

胡金銓被稱為北派武俠代表,在於其作品充滿豐富的北方文化色彩,運用京劇的舞蹈、身段、服裝和臉譜等眾多元素,以及浪漫、具主觀詮釋的拍攝手法,而不同於南派重陽剛、血性、真實、強調男子氣概與兄弟情的特性。胡金銓也是首位將女俠應用在電影中的導演,不同於其他電影內女性柔弱、無法自力的形象,胡金銓的女性是堅強且充滿自主性的,大醉俠中金燕子便是代表,而後「俠女」一片,甚至以女性作為主角,這是武俠電影空前的嘗試,片中俠女柔韌並存、難以捉摸的特質,成為往後為人熟之的女俠特性,而李安在《臥虎藏龍》中,相對於原著而更加重玉蛟龍發揮,便是向胡金銓的師法的拍攝方式。

 大醉俠中金燕子與匪徒客棧內鬥智鬥力的畫面。 圖片來源/南方網

客棧扮演訊息交換及雙方角力的場所,如西部片的酒吧一般,這是中國電影與西部電影文化無獨有偶的 相似之處,客棧的功能也被日後導演視作情節發展之重要場景,而諸多發揮。胡金銓便是精於利用客棧的導演,除了客棧作為劇情發展的應用外,胡金銓在客棧狹小空間的武打的拍攝便為人稱道;如何不動聲色的施展武藝服人,而非倉皇應付?胡金銓以故意試探的方式,例敬茶水,卻將茶杯、酒甕等砸去,而角色以令人驚歎的武藝,用扇子或不具殺傷力的器具卸除對方的故意試探,甚至以寡擊眾、利用桌椅擺設及室內架構等,這些經典的客棧武打鏡頭,是充滿新意而與胡金銓不可分的。
                                                                             
胡金銓的電影之所以被視作經典,在於它的原創性,給予後世的人無限的想像空間。在於從零到一的突破,任何類型電影的誕生都具一後人仿效的電影模板,而胡金銓的《大醉俠》在中國電影裡就扮演這樣的一個腳色。原創不在技術的應用層面,而是想法從無到有的開發。類型電影必須要有成熟的電影工業環境才得以發展,而類型電影的發展必然影響電影自由發展的可能,但若非是類型電影的成熟,後人則無以看見類型電影的巔峰之作,若非《大醉俠》,若非胡金銓為首的諸多創新,今日的《臥虎藏龍》必然不成這般。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