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期

旅行的意義 給你幸福

交大山服來兩年的回憶 謹以此篇獻給我最愛的山服99

旅行的意義 給你幸福

記者 王成宇 文  2008/10/19

 

 

 山服寒假出隊大合照。  圖片提供/王成宇。

 

 

還有沒有什麼是沒有做,忘了帶走的?最後一次開會,不斷的憂心著到底還有哪些未完成的事情?涼風輕輕拂面,看著社窩外的照片,突然間我笑了,沒帶走的,也是最占空間的,是回憶。

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在一個社團裡待這麼久,甚至最後還當了社長。上了大學後,秉持著校隊的經歷跟對羽球的熱血,原本是要繼續往羽球之路邁進,會加入山服社倒是人生的天外一筆,倏得飛進我的生命就是了。大一的生活多采多姿,日常生活裡常充滿了許多新鮮與未知感,更多是不確定性,當我們還是懵懂小大一生的時候,每個有興趣的社團我都想嘗試看看,話說還曾經動過想加入證研社的念頭!山服,對我來說是個完全陌生的領域,在我遇見我的直屬學姊,蘇大花以前。不同於葉小一進大學就想加入山服的堅定信念,每個活動幾乎都是蘇大花大力推薦,然後半推半就之下參與。人生是一個個未知的交叉路口,當選擇在哪個路口轉彎,往另一條路走下去,原本的那條路有可能跟自己再也不會有任何的關連。加入了半年的羽球校隊後,最後選擇了留在山服,也開啟了一連串與夥伴,與原住民一起編織的感動回憶。

 

天湖部落的迎新宿迎給了我好深刻的記憶,第一次就以這麼直接的方式跟部落接觸,發現部落最原始的美麗。猶記當年我們不認識對方,卻在陌生的環境裡,開始默默的跟彼此的人生有了牽連。最初的感動總是令人最難忘懷,第一次騎車上山,第一次發現山裡面美麗的堰塞湖,第一次吃山豬肉喝黑豆酒,第一次營火晚會有原住民同樂,第一次看見天湖的星空,第一次看見原住民小朋友們的活力,就這樣,這趟旅行從天湖部落,出發。

矮靈祭是混亂的淵源,也是眼界的開拓,幸運的我們,碰上了難得一見的十年大祭。出發前總召與學長姊嘮叨的叮嚀如機關槍般連續發射,不斷地告誡這是多嚴肅的活動有很多地方該注意,但一切的一切卻在我們到達祭典會場後令我們傻眼。或許因為是十年大祭,觀光客如紅火蟻般,以排山倒海的氣勢湧入了大隘部落,商人總是有頭腦的,當然也不放過小賺一筆的機會在會場外排起了小型夜市。社會在變,世界卻依然轉動,也許以前矮靈祭是很嚴肅,不開放外人參觀的活動,大環境的變遷之下,賽夏族的人們也不得不對矮靈祭的型態作調整,唯一沒變的就是在迎靈跟送靈的時候依然會豪飲小米酒。

原住民文化週我們讓交大的師生對原住民的文化有了更多的了解。舞蹈,很直接也很吸引人的溝通橋梁,原住民美食更是令人無法抗拒的溝通管道,而文物展也讓很多喜愛文藝活動的師生更加認識這些文化。即使在原文週之前練舞練得很辛苦,覺得自己的腳起了無數的水泡,即使擺攤販賣原住民美食及飾品的過程累人且混亂,但我們也成功的向大家展現了山服社的魅力所在。


為了得到你們的微笑,再累,也值得。社內兩次大型出隊,都給了我們難忘的回憶。

寒出,是我們的蛻變期吧,把原住民小朋友從山上帶下來,然後要像個保母般照顧他們五天四夜,對我們來說是個難得的經歷,也是個很大的挑戰。或許是自己的個性像個小孩,所以很喜歡小朋友,這也是後來會選擇留在山服的原因。寒出的五天裡,第一次對孩子感到挫折,山上的小朋友心思很細膩,個性卻很倔強,面對他們想家及不舒服的情緒需要花更多的時間及心力來處理,到了最後一天,我的耐性已經快被磨光了,情緒卻在感性晚會上崩潰。好幾個脾氣倔強的孩子在晚會上哭得很慘,本來身心俱疲的我只是想說出對夥伴的感謝,講著講著自己卻開始哽咽,情緒如海浪般襲來,久久不能平復。永遠都不會忘記那天晚上,大家或許沒對到音,卻很努力大聲唱著 <蝴蝶飛呀>,我們給了小小的你們夢想,你們也給了我們大大的感動。寒出是真的很累人,不過一起走過後,我們變得更堅強,更熟悉彼此,也更珍惜在這裡遇到的每一個人。

暑出是成年前的最後一次任性,過了暑出,我們就是有擔當的學長姊,要陪著學弟妹走完下一段旅程。暑出好玩而且難忘,即使偶爾要農忙,每天早上要幫小朋友們暑期課輔,我們依然如人間蒸發般消失在資訊社會裡,在各自的部落度過了一個星期。山上令人成長,不論是在生活習慣上或是心智上,部落裡畢竟資源不多,要生活一個星期完全靠我們自己。自己做飯,自己手洗衣服,自己燒水洗澡,很多都是新鮮的體驗,也因為在山上待了一個星期,跟小朋友的接觸變多了,了解到比較多小朋友的家庭背景,也讓自己很多想法都變得比較成熟。暑出跟著暑假結束了,一個星期不見的大家都有好多話可以講,很多有趣的經歷,也給了我們滿滿的經驗值要往下一個旅程出發。

 

 

終點站到了,下一段路該怎麼走,我還在思考著怎麼樣轉車。從來沒有後悔自己踏上了這段旅行,也從來沒有後悔認識旅行中的這些珍貴的夥伴。即使大二的我們已經變成了列車長,面對的是與大一生截然不同的生活,有著許多累人與黑暗的一面,至少我們在旅行的每個點上,用無數的眼淚,用一起肆無忌憚的大笑,得到了無數珍貴的紀念品-小朋友們的歡笑和淚水,部落居民們的熱情與慷慨,夥伴們之間的信任及體諒。就如同大媽說的一樣,山服是最沉重,也最甜蜜的負擔。大三了,感覺自己很多時間是空白的,這個時候才會意識到原來山服在我們大二生活佔了好大一部分。也許青春到這已經進入了尾聲,也許我們很快就會開始進入複雜難懂,朝九晚五的社會,過著不再青春卻又懷念著青春的該死生活,但至少在進入下一段旅行之前,我已存夠了足以應付複雜社會的籌碼,這段旅行所得到的經歷與回憶,任誰也無法取代,怎樣也無法輕易抹煞的珍貴資產。

買張車票,往下一個未知的城市出發,回憶帶不走,因為它會一直留在我心中,交大山服,謝謝給了我幸福。

 

記者 王成宇
    內心10歲   外表15歲   實際年齡卻已經是20歲的幼稚小鬼 夢想中的世界是   坐在墾丁廣大天空下    吹著海風聽著海浪聲 一客咖哩豬排飯不加辣     薰衣草奶茶半糖去冰   謝謝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文字能夠帶給誰什麼    畢竟靈光這種東西總是 突然   口休   的一聲   就出現在腦袋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    咬文嚼字不是我的專長 缺點可謂一堆   無腦鬼   愛哭鬼   美術白痴   沒耐性不喜歡等人   不夠勇敢之類 習慣了安靜以後    很多話反而說不出口 愛不單純   世界上的人目光總是太狹隘    愛很單純    世界上的人腦袋總是太複雜 能不能有天大聲說出積壓在心底已久的故事   對我喜歡的人   對我討厭的人 而不是只能碎碎唸的說著一些靡靡之音     讓自己心煩    讓自己沉默 開始喜歡上旅行    旅行能夠讓人成長   能夠訓練我方向感   還能多出很多文字無法描述的感動 過了多年再踏上同一個地方    總會微笑想起   原來這個地方    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來過 寫稿是會呼吸的痛   但我想我會努力撐過這學期    包括編輯台的地獄期 對自己好一點吧    很多人對我這麼說    我也對自己這麼說            
記者 王成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