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期

真實的人生 《陪你到最後》

當深愛的另一伴遭受痛楚時,你會不會堅守當初的承諾? 當你發現承諾在現實生活中並沒那麼容易做到時 你會怎麼做?

真實的人生 《陪你到最後》

記者 陳碩峰 文  2008/10/19

 


當自己的摯愛即將離開人世,我們是否能義無反顧的陪他到最後一刻?
當自己即將回到天父的懷抱前,我們是否有勇氣去原諒背叛我們的人?
當一切都被命運主宰,我們是否有能力再次為自己決定一切?
苟延殘喘的活著,與擁有尊嚴的離去,究竟有何差別?

書中的主角,丈夫史丹、妻子卡門以及還在托兒所的女兒璐娜曾經是大家羨慕的神仙家庭。但突如其來的乳癌,改變了一切,把他們彼此間的感情,硬生生的撕裂。患有『孤獨恐懼症』的史丹由於妻子罹患乳癌,造成生活上的壓力、感情的空缺以及生理的孤獨,他選擇背叛卡門,有了外遇,也陷在夜店的五光十色中,無法自拔。對他來說,只要離開妻子身邊就是快樂的,而他也視長期外遇和一夜情為理所當然,並自圓其說的告訴自己「我只是為了發洩生理慾望而偷吃,其他的女人我到處都找的到,但是她們都得不到我的心。」面對妻子因病而造成情緒上的歇斯底里、自己那被發現的出軌行為、同床異夢的心理衝突,以及大大小小的爭執與煎熬,幾度讓他們陷入婚姻破裂的困境中,但卡門選擇了原諒,也讓史丹從背叛的心理壓力中得到了救贖,最後,陪著她走上人生最後的一段路。

 

 

真實經歷 樸實的感動讀者

 

該書像是自傳又像是小說,或者說是兩者的合體─自傳性小說。在作者的真實人生中,那位與自己約定白頭偕老的摯愛,於36歲芳華年齡時因乳癌而離開人世,之後帶著自己的小女兒從荷蘭搬到澳洲開始新的生活。為了撫平心中的傷痛,決定以自身經驗再加上一些構思的角色和內容寫下這本書。

普通小說,往往由於故事內容與真實社會差異過大,造成讀者閱讀時無法沉浸於書中的劇情。但由於作者算是在訴說一個親身故事,所以雖然有許多自己設計出來的部分,但主軸的確也增加了閱讀時的真實感,使讀者在閱讀時更能有身歷其境的感受。然而,可能因為作者並非文學班底出身,導致創作裡缺了些動人的辭語,實為可惜。本書以詼諧幽默的方式敘說主角面對愛人病情如此嚴重時,居然出外找尋性伴侶以慰藉自己的生理需求,這些作為所造成的內心衝突與愧疚,以及卡門面對病魔時的堅毅態度,甚至選擇以安樂死這樣有尊嚴的方式離去。這些,都是本書仍得到許多讀者的正面迴響以及體悟的主因。

 

 

劇變下的心理轉折 矛盾與衝突

 

一對白領階級夫婦,擁有各自成功的事業,在癌症未發現之前,生活中的一切,都是以理所當然的步調進行著。丈夫外遇卻嘗試不去破壞婚姻狀態;妻子對此也只是視而不見。但當癌症出現在他們的生活中,開始有了生理及心理上的改變。「為什麼會這樣?」他們開始對人生規劃有了新的體驗。當得知自己的摯愛得病,震撼、驚慌、後悔之前對她不夠好,多了許多的關懷等等,都是人之常情,也是剛開始會做的事。但因為癌症並不像突如其來的車禍會在瞬間奪走生命,而是要家人陪著病人一起煎熬,一起倒數那未知的剩下日子,這與意外發生後在短時間就把親人帶走的傷痛完全不同。而隨著時間的拖磨與病情漸漸加重所需要的照顧,人的耐性也會隨著種種考驗而漸漸凋零。
書中的每個角色,都有自己的特色,男主角的矛盾個性,一方面很愛自己的妻子,另一方面卻喜歡在外到處留情。他總是逃避著,選擇給自己許多理由;因為自己有孤獨恐懼症,一種害怕與單一伴侶或性伴侶共同生活的病態心理,會無法克制的強迫自己做出不忠的舉動,導致在他妻子病重時,他還是需要其他的性伴侶陪他解悶或解決生理需求。而不可否認的是,他的確很愛自己的妻子。他曾經對情婦說他已經不愛他的妻子了,但情婦卻以一句話點醒了他:「你只是將愛情跟快樂劃上等號,因為你現在不快樂,所以你以為你們之間沒有愛情。」
女主角卡門的堅毅不拔,總是希望能帶給身邊周圍的人歡樂與希望,但當她確定罹患乳癌時,也一度接近崩潰的邊緣。曾經是一位令眾人公認的美女,但因為必須接受化療,秀髮逐漸脫落,而一邊的乳房最後也必須切除。這些事情對一個女人來說,等於是否定她的美、甚至是性別。而當知道自己所剩時日無幾後,她選擇以樂觀的態度去面對剩下的時間,和朋友以及家人相處,也動筆寫下未來要給女兒的信。對於丈夫在外的不忠舉動,她選擇了原諒,她認為「原諒」也是愛的一種表現。

 

 

另外,作者也將每個人的特色描述的相當精彩。書中出現過的醫生、護士以及男女主角的朋友們,面對這樣悲劇的態度,作者有著深刻的描寫。富漢克的忠厚,即使發現史丹的不忠舉動,他仍然隱瞞了事實,即使史丹為了與其他女人上床將婚戒指脫下而弄丟時,他仍好意的幫他撿了起來。在書中,他是一個相當好的朋友,當朋友無處發洩心中悲傷時,也是最好的宣洩處。哈蒙有著跟史丹一樣愛在外胡搞的草莽性格,但當他知道史丹的妻子居然因罹患癌症在家靜養時,也臭罵了史丹一頓,但罵完又繼續陪史丹尋樂,因為他知道史丹也是需要適時的解放。沃斯特醫生奇差無比的醫術與醫德,當卡門第一次去檢查,由於醫生的疏忽,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對此,他自己是完全不知。史德瑪醫生的自負,對於自己醫術的評價極高,不喜歡病人問太多,希望站在權力的尖端,但也因為這樣,造成了與病人之間的許多不快。玫瑰為史丹在外的外遇對象,或者說是紅粉知己,總是給史丹生理與心理的雙重鼓勵,但也使得兩人一度陷入無法自拔的深淵。身為不被接受的第三者,總是希望能得到史丹的愛,但當她發現史丹還是深愛她那長臥於病床的妻子時,也理性的要他不可逾越婚姻的最後一道底線,而她也透過史丹對他妻子的描述而感到同情,甘願只是成為配角。

 

 

這是一本發人省思的自傳性小說,從發病開始的種種過程到人性的描述都相當真實。對於我們認為的偉大愛情,也提出了不同的描述。我們常常認為癌症不會在自己週遭認識的人身上發生,直到病魔到你身邊時,才會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而當自己熟悉的事情越來越遠,才會抱怨一切:為什麼是我?
曾經認為堅強的軀體,反而變成負擔;曾經鮮少在意過的心靈,居然成為最堅定的力量。書中卡門的轉變,可以讓我們看清楚這個世界的運作;史丹的轉變,讓讀者可以深刻的體會到親人罹患不癒之症時的矛盾心理。

記者 陳碩峰
我 只是一個平凡的男生 喜歡打球 看電影 聽音樂 打電動 對於報導 盼望著能用自己的雙手 在鍵盤上敲出不平凡的文章 希望在這看似平淡的社會裡 創造一個新的烏托邦  
記者 陳碩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