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期

張玉佩 堅持理想的社會實踐者

擁有女性、母親、教師的三重身分,不受社會結構與意識形態的干擾,張玉佩以不同的方式實踐著自己的理念。

張玉佩 堅持理想的社會實踐者

記者 邵奕儒 報導  2008/10/19

在實習成果展上與學生互動的張玉佩(圖右) 攝\邵奕儒

如同狄更斯所說「這是個最好的年代,也是個最壞的年代」,當時台灣正處於社會政治問題曖昧未決的階段,一群留學生從西方帶回了馬克思、帶回了批判、帶回了打破混沌的動力,台灣學生汲取西方理論與思潮,在街頭以自己的方式進行社會實踐,希望藉此改造社會。當時就讀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系的張玉佩,在人群中拿著相機,以記錄社會現狀行社會實踐,那是野百合的年代,學運的年代。


回歸社會結構 改變社會問題 

 

 

「我算是被學運的尾巴掃到,」現任教於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的張玉佩回憶起當時情景興奮地說「那時候我們自己洗照片,自己印刊物在街上發」,由於曾經親身經歷社會運動,讓她覺得自己對這社會更有責任,也更要求自己在知識學理與實踐之間的知行合一。

張玉佩曾經在時報周刊社會線工作過,但之後被調往娛樂線,每天採訪的議題圍繞著腳趾甲應該塗什麼顏色的指甲油、哪個品牌的美白產品比較有效,她認為這樣的實務經驗並沒有給予她所想要的社會實踐機會,也體認到知識遠比每天和女星喝下午茶來的重要,因此她毅然投入學術領域。

在大學任教的張玉佩同時扮演著女性、母親與教師三個角色,在這三角色中,她分別面對不同的社會結構或意識型態,嘗試解構其不合理並實踐自己的信念,身為張玉佩的論文指導學生,交大傳播與科技學系四年級的盧沛樺同學表示:「老師是個很有紀律的人,不像我雖然知道男性凝視和美貌迷思的存在,但總是受不了網路拍賣的誘惑」,盧沛樺認為自己身為女性主義者卻很難在現實生活中完全實踐自己的理念,她相當佩服張玉佩實踐信仰的能力,「像高跟鞋,」盧沛樺用例子說明「老師常說那是讓女性變『無用』的東西,讓女性失去行動力,所以她都穿平底鞋。」

談及社會中性別的不平等,張玉佩表示在她結婚的過程中,傳統的「嫁娶」儀式如潑水、踩碎瓦片…等等,這些象徵女性離開原生家庭的習俗讓她明顯感受到性別矮化的存在「我不會用『嫁』、『娶』,我會說結婚,這是兩個人的結合而不應該是其中一人離開原本的家庭」,她認為女性必須脫離原生家庭的認知,存在女性對於原生家庭不認同的危機,但卻沒有人願意正視這個問題。
「我們不要落於個人責備論,」張玉佩相信這些社會問題並非個人的責任,「人們在進行這些儀式時並不會抱著矮化或歧視女性的目的,大家只是照著過去的經驗而沒思考其中可能包含的意義。」她認為問題的源頭必須回歸到社會結構,社會化的過程中人們被社會結構所形塑,而教育的缺乏使人們無法從社會不公義的結構中覺醒,使性別刻板印象等社會問題無法獲得解決。

 

散播自身理念 由教育做起

 

家庭,是人們第一個接觸的社會化環境,張玉佩相信從子女的教養過程中,給予孩子非父權、非二元對立的觀點,有助於子女成為有能力抗拒社會結構的人,「『白雪王子』是我買給他們的童話書,」張玉佩指著書架上的童書說:「這些故事改寫過去性別刻板印象或是善惡二元對立的劇情。」她試著以最適當的方式在母親的角色中實踐理論與知識。

「我們家很多科學麵跟可樂,我從來不阻止我們家小朋友吃這些東西。」這句話聽在一般的家長耳中,可能會覺得匪夷所思,甚至懷疑說話者是個不在乎孩子健康的母親,但張玉佩解釋:「根據符號學,我們知道事物有內涵義跟外延義,不斷的禁止孩子接觸那些東西,會讓他們覺得那些東西有特別的意義。」有些家長平常禁止小孩接觸速食,但是可能會說「你表現的好,我就帶你去吃麥當勞」,反而將麥當勞等物的符號內涵義,變成高貴的獎勵,張玉佩認為她不阻止、不反對的方式可以避免符號內涵義的膨脹。

張玉佩相信,大學生跟自己剛上幼稚園的孩子一樣,在思想上仍存有改造的空間,「我現在是在教學生如何揭發社會運作的過程,我在對未來二、三十年後的社會中堅份子播種」她希望教導學生運用不同的角度與方法觀看社會,讓這些未來的中堅份子擁有改變社會的能力。

學生談論起張玉佩,總會對於她述說理論的能力感到佩服,交大傳播與科技系大四的汪承漢同學表示:「玉佩都把很難的東西講的很好懂,連我實作組都聽得懂」,她總是相當認真的備課,準備許多的閱讀參考文獻給學生,所以也有許多學生抱怨張玉佩是系上有名的「大刀」,「跟玉佩不輕鬆,但會學得很紮實」交大傳播研究所的陳智先這麼形容她。

身為一位在學生口中,教學簡明卻又滿載社會理念的老師;當許多父母一味阻止孩子接觸速食卻毫無成效時,她運用理論以親切不刻板的方式面對;當娛樂記者悠閒啜飲下午茶時,張玉佩卻願意當個不放棄對抗父權的女性,張玉佩無疑是個社會實踐者的典範,她希望啟發每一個願意改變社會的心靈,而在她身上,我們也找到了一個社會科學實踐者的熱情和勇氣,正如同社會科學巨擘馬克思所說:「人必須去證明真哩,亦即,在實踐中證明真理與力量,以及其思想之現世性。」

記者 邵奕儒
凡是自然捲的都是好人 用原爆固定來對付那些會問你究竟我和工作哪個重要的女人 如果太投入在數羊,到最後經長反而睡不著   吳佳玲一直是急速王太超過了
記者 邵奕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