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期

詩學界的巨人─蔡中村

採訪嘉義市詩學家蔡中村,先敘述他與詩的經歷,然後再介紹他特別之處,最後在側寫他對台灣詩學未來的看法。

詩學界的巨人─蔡中村

記者 吳佳玲 報導  2008/10/26

 
圖為詩人蔡中村,目前擔任中華民國傳統詩學會名譽理事長等各學會要職。攝影/吳佳玲
 

「相隨行止卻無差,身外之身分外嘉。莫為美人同幻機,美人原是鏡中花…」

淳樸的嘉義巷子內,每每經過巷道內,都會看到一個老人低頭喃喃自語地不知在細碎什麼。原以為老人是在呻吟呢喃,抱著極大好奇心,走近一聽,卻發現老人念念有詞的內容是一連串規律的節拍且聲調抑揚頓挫,原來大有文章在其中!老人坐在涼椅上細細沉思,時而琢磨思考,時而振筆疾書。突然間,老人像是豁然開朗,一句句的詩詞如洪流瀑布般,從老人口中傾洩而出。正當沉醉在詩詞的薰陶中,幻想著在某個朝代遨遊時,卻被天外飛來一筆給拉了回來。「小姐,要買幾斤糖?」原來眼前的老人只是巷子內的一位糖店老闆。但如果不說,你可能永遠都不知道你眼前這位老人,竟是一位在詩壇中鼎鼎有名的大師─蔡中村。


孜孜不倦 終成詩壇國寶級人物

自小生活在海口地帶的蔡中村,生處在戰後紛擾,且對於教育毫不重視的年代。其父母也因從事養殖魚業、曬鹽,而忽略小孩們的教育。不過,天資聰穎的他卻依舊積極進取,一直到國小畢業都維持在班上的第一名。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蔡中村優秀的成績卻沒能讓他通過初中考試這關。喜愛讀書的他,毅然決然獨自跑去私塾唸書,持續進修至成年。而在求學過程中,長期接觸歷史書籍、古人的文章,蔡中村慢慢發覺自己的興趣,便走上了文學寫作這條路。

「我十八歲就已經會自己作詩了。」蔡中村自豪地說。蔡中村並沒有師承,一切全憑自己的經驗與知識摸索。民國四十年代,蔡中村拿著自己的作品參加當時所舉辦的全國性作詩比賽,由於資歷不足,總是名落孫山,沒能入選,但是他卻不曾氣餒,從失敗中累積經驗,在不停地創作當中求取進步。終於,蔡中村的作品屏雀中選,從前的努力辛苦總算沒有白費。自此之後,蔡中村参賽總是能名列前矛,而文學之路也漸漸變得順遂。

年少時,蔡中村便已加入了各家詩學會,在不停地創作下,蔡中村名聲遠播,從學員慢慢晉升進而擔任學會要職。曾任中華民國傳統詩學會第八、九屆的理事長,而現在更擔任各詩學會的名譽理事長、顧問,可以說是台灣詩壇最重量級的人物之一。此外,在擔任傳統詩學會理事長時,著手創刊的「中華詩刊」雙月刊,一直到目前為止仍然辦的有聲有色,一點也不輸給當下其他有名暢銷的雜誌書刊。蔡中村笑著說:「在詩壇中,無人不曉蔡中村。」現年七十二歲的他,歷經了五十四年的作詩歲月,如此深厚的經驗累積,稱他為台灣的詩壇「國寶」,當之無愧。


對詩的執著 與眾不同

 
蔡中村的作品參賽時總是名列前矛。攝影/吳佳玲
 
蔡中村擁有古詩人般的學富五車,也像曹丕一樣能七步成詩。不過特別地是,在蔡中村的詩詞當中卻沒有古人救世、懷才不遇的悲嘆。他笑著說:「我作詩的主題包羅萬象,沒有古人的針砭時事,只有無病呻吟。」蔡中村表示因為在他這把年紀當中,一生春風得意且生活安定,而年紀、經歷什麼都有了,唯獨同古人之處-感慨歲月的流逝。而知天樂命的蔡中村也從不後悔當時沒能考上國中,他表示人各有宿命,凡事都不能強求,若是今天考上了初中,卻改變了命運,或許就沒有今日詩壇的蔡中村。

此外,蔡中村更表示作詩其實是一件很現實的事,作詩無法賺錢餵飽肚子,只能當作是一種餘閒。他總是利用做生意之餘,開始沉思深吟,享受當下的文字遊戲。然而他也表示要做一首好詩,並不是一蹴可及的事。作詩並非一日兩日就能寫起來的,必須慢慢琢磨斟酌。古人所說的:「欲求一字穩,撚斷數莖鬚。」似乎也就是這個道理。而其中最令蔡中村令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嘉義市白蓮宮邀請他為廟裡的神明─閻羅王的三子羅周千歲提詩,當時苦於廟中對於此尊神明的歷史根源、典故毫無敘述,唯有口說歷史而無法確信,令蔡中村實在非常的苦惱擔心,不知道從何下筆。一日深夜,蔡中村睡前啜飲了兩杯小酒,正當昏昏欲睡之際,突然靈光乍現,立即起身將靈感寫下。隔了半小時,靈光又一閃,蔡中村迅速起身振筆疾書,越寫越起勁的他已興奮得睡不著了。而他身旁的妻子因不斷地被驚醒,便起身怒道:「睏不睏,整個晚直被亂死,害死人睏抹去。(台語)」可見蔡中村對於作詩一事是一般人難以理解的熱情。

作詩經驗豐富的蔡中村驕傲的說:「從以前累積到現在所做的對聯、詩句有已數千首之餘,而得過的金牌更是高達七百多面以上。」如此的成就,台灣詩壇國寶一名除他以外更無他人能夠擔當的起。然而蔡中村一生卻對名利之事完全置身度外,他既不收藏自己的作品,也不誇耀得獎之事。他說:「雖然說得到第一名、第二名,但是現在看起來卻沒什麼用。」曾經有許多人向他表示要將他的作品集結成冊,而他卻斷然拒絕,實在是欽佩他不慕榮利的精神!


愚公不悔精神  延續詩的傳承

近年來,台灣文學亂象,導致台灣環境已不如古代淳樸。而先前「三隻小豬」的事件,更是令人錯愕而引起學界一陣撻伐。此外,年輕學子廣為使用火星文,更是讓學者隱憂未來文學的沒落。為了延續詩的香火傳承,蔡中村日前在嘉義市免費開班授課,廣招學生一同來學習傳統詩詞。然而蔡中村表示其實開班授課的實行度非常地困難,他指出因為現今的社會當中,實在是沒有這樣興盛的作詩風氣,而政府也無心提倡,有心向學的人更是寥寥無幾。他感嘆時代的變遷,大家的唯利是圖,一切向「錢」看齊,而將一些真正有「價值」的東西給漠視了。對於未來,蔡中村完全不看好,他嘆了一口氣說:「未來,看開了。」不過在感嘆之餘,他仍然呼籲政府若有心,建議從小就要開始教育孩童建立詩學的基礎,畢竟自古以來,我們就是以詩詞文學而聞名的國家。

對於詩的未來,蔡中村雖深感無奈、沒有希望,但他仍然竭盡他的力量,奉獻他的熱情與時間教導著學生。詩學班的學生吳梅貴表示:「蔡老師教學很認真,一直想讓詩學發揚光大,但卻因為環境的關係而力不從心。」面對這樣的環境,蔡中村的行為就如愚公移山一樣,雖然知道目前他努力的行為可能無法帶來多大的成果,但我們仍衷心期盼有一天,台灣能如他所建議的那樣,可以再度復興詩學,光復詩壇。

 

記者 吳佳玲
我是吳佳玲 大家都叫我小五 最喜歡發呆做白日夢 有時候會幻想東幻想西 常常幻想自己有一天可以成為在藍天飛翔的鳥 期待,可以自由 對於想追求的東西 我會勇敢去追求 追求屬於我的,幸福 不喜歡寫作 卻喜歡信手捻筆一畫 畫出嬉笑怒罵 畫出自我感受  也畫出這個大千世界 但是希望藉著我樸拙的文字 可以讓大家認識我  
記者 吳佳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