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期

當歌手不會唱歌

唱歌好聽已不再是歌手們最在意的事。

當歌手不會唱歌

記者 何宛芯 報導  2008/10/26

 
第十八屆金曲最佳女歌手得主蔡依林在當屆開場時熱情演出,卻被踢爆為對嘴,引發一陣討論。圖片來源:CN West 西部網

廚藝不佳的人就不算好廚師,唱歌不怎樣的人又怎能算好歌手?然而在台灣的流行樂中,唱歌好聽已不再是歌手們努力的方向。在偶像與創作歌手氾濫的年代,以歌唱實力站穩樂壇的歌手日漸稀少。歌手不會唱歌了,擔憂的音樂人與樂迷,卻少之又少。

 

實力不再是指標  金曲獎帶頭

金曲獎一向被視為台灣音樂的指標,卻也是令實力派歌手無所適從的一大禍首。自從最佳演唱獎被更名為最佳歌手後,金曲獎對唱功的漠視更加理所當然。歌手蔡依林在第十八屆開幕式中光鮮亮麗地對嘴後,就抱走了最佳女歌手的獎杯。得獎的理由,無關歌唱,而在於表演融入舞蹈、體操技藝的市場吸引力。十九屆金曲評審則厚愛流行味淡的創作人蔡健雅,音樂人鼓勵音樂人的心情,無可厚非。然而以創作取勝的蔡健雅在奪得最佳專輯製作人之外,還一併帶走了最佳歌手獎,打敗現場多位實力歌手。雖名為最佳歌手,得獎的理由卻往往不是唱得好,歌手一詞的意義究竟為何,不禁令人感到疑惑。

回顧民歌時代,專輯後製處理的技術並不發達,因此CD所播放出的歌聲,就等同於歌手的真正實力。然而隨著科技的進步,現今的歌手可以透過拼貼剪接,一句句地錄唱修飾,甚至替換走音或中氣不足的句子。樂迷往往只能被CD上的美麗嗓音迷倒,到了現場才發現令人瞠目的大破音。至今仍堅持一曲錄到底的歌手,除了張惠妹這種老牌唱將外,恐怕已不復存在。歌手不再需要具備真材實料,更不需要花太多時間磨練歌藝。比起到底會不會唱,音樂怎麼呈現成為了歌手更在意的工作。

 

音樂商業化  週邊藝能反客為主

傲人的歌唱技巧與台灣流行樂界漸行漸遠,取而代之的,是創作的能力。歌手只要搬出自己的創作品,就能免去有無實力的質疑,唱功強弱的本質,就在無形中被模糊了。寫歌作詞的才華與實力劃上等號,再次衝擊了實力派歌手的原有意涵,一旦創作實力成為歌手的籌碼,帶有瑕疵的唱腔也能被視為特色而受推崇。舉蔡健雅為例,由於天生狹隘的音域,她的歌曲必須迴避高音,情緒的變化可謂趨於平坦。但憑藉著創作才女的身份,這種歌唱上的缺失卻被解釋成均穩的表現而受讚揚,更使蔡健雅獲得金曲評審的青睞,二度封后最佳歌手。 

除了音樂界對唱功的漠視,音樂商業化更是令實力唱將無處容身的原因。不同於民歌時代的純粹,歌手已不再單純代表歌曲演唱者,它更包涵著藝能者、流行者、甚至娛樂者的意義。流行樂與商業結合是全球皆然的現象,但台灣的音樂市場卻無像歐美般市場般健全。由於市場的廣大穩定,歐美音樂能同時兼顧品質、商業,而台灣相對不足的人口市場與版權概念低落,使唱片業必須將資金投入包裝、炒作等手段,才能吸引消費者的目光。缺乏包裝、重視品質的音樂,則成了唱片業所不願投資的地雷。唱片購買市場低齡化,姣好的面容與偶像氣質,遠比優美的歌聲更能打動年輕人。聽歌的人不買唱片,買唱片的人心不在歌唱,歌手的外貌打扮、行為話題、舞蹈表演等週邊藝能,反客為主地吞噬了好歌喉的價值,媒體對歌手的關注由內在實力轉換為外在包裝,實實在在地反應了消費者的喜好。

 

曲高和寡  歌手難為 

僅管《星光大道》、《超級偶像》等強調歌唱的節目興起,依舊沒有跳脫明星氣質的選拔與培育。歌手必須強化自己在娛樂方面的吸引力,才得以受到矚目,這種必要性早已凌駕於唱功的磨練之上。沒有太多外在包裝的實力唱將黃小琥、彭佳慧、劉偉仁等往往傾向Pub駐唱,或是低調發展。唱家班歌手走向小眾文化,留在大眾舞台上的歌手,則必須接受市場的影響,改變自己原有的個性。
 
此外,聽眾不視音樂為藝術,而稱音樂為娛樂的觀念,更加限制了實力派歌手的發揮空間。易於傳唱、朗朗上口的泡泡糖情歌人人愛聽,當歌手試圖以艱難的曲調展現實力,賠上卻可能是銷售量,天后張惠妹二○○四年的專輯《也許明天》可說是最佳例證。《也許明天》是張惠妹歷年專輯中歌唱難度最高的一張,磅礡大氣的震撼力與令人心碎的柔情並存,至今仍被不少樂迷視為珍寶。然而這張炫耀性十足的專輯,市場銷量卻低的驚人。天后的實力,民眾不買帳,張惠妹也只能摸摸鼻子,回頭唱些平易近人的情歌。
 
優越的唱功已不再是台灣歌手的努力目標,台灣的流行樂在音樂人與市場的操弄之下,改寫了歌手一職的含義。歌手的聲音發地漂不漂亮,情緒詮釋地到不到位,還有人執著,不介意的人卻更多了。也許是時候得放下執著了!別在意歌手究竟唱的比你我好多少,因為那不是讓他發光發熱的原因,如果還有人對當紅歌手平凡的歌技與七零八落的現場感到難耐,那恐怕也只是無謂的掙扎。
記者 何宛芯
  比起溫柔的人,更想當個女性主義者。 比起美麗的東西,更喜歡奇怪的東西。 比起被父權授予權力,更想從父權手中奪回權力。 比起嘻嘻笑笑,更想變得更強。 比起流行的芬芳,更喜歡冷門的塵味。 與其做沒錢的差事,不如賠錢做自己的創作。 與其長生不死,不如即座死去。 與其被看透腦中塞滿的胡說八道,不如被當成害羞無害的路人甲。   如果說到未來的夢想,那絕對是為台灣的動畫電玩產業盡一份力。            
記者 何宛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