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期

現代詩經 饒舌視聽

從老派饒舌到臺式饒舌,這之中經歷了很多事情,在未來饒舌將經歷更多事情,創造更多火花。

現代詩經 饒舌視聽

記者 王羽廷 文  2017/04/23

饒舌是來自美國貧名窟的音樂,起初都是由美國街頭的人們創作和傳唱,但也因此被受歧視。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饒舌的內容就是黑暗的生活,是不該被效仿的,是會敗壞社會風氣的。但饒舌的樣貌真的是如此嗎?
 

印象中的饒舌刻板印象

傳統的饒舌是許多美國黑人抒發壓抑的窗口,所以歌詞裡可以看到許多對於生活不滿的聲音,但也誠實地呈現當時黑人困苦的生活狀況及嚴重歧視的社會狀態。因此饒舌的歌詞通常是具有衝撞性的,在歌詞內出現滿滿粗俗的字眼也是屢見不鮮的事情。

在傳統的音樂錄影帶(Music Video)中,常看到穿著寬鬆且浮誇的歌手扮相,成群美女簇擁,大把鈔票漫天飛,槍枝不避諱地出現。這些畫面都傳遞著歌詞的內容,而這些內容也漸漸成為大眾提及饒舌時腦海所浮出的第一個印象。因此性、金錢、槍械、幫派等形象才會成為大眾對於饒舌的刻板印象。

此外,當提及饒舌時,人們總會認為把大量歌詞以快速且有節奏的方式表演就可以算是饒舌。事實上,饒舌存在了形式有很多種。例如Lazy Habits(慵懶成性)為英國著名饒舌團體,此團體的歌曲風格就如其團名一般,在慵懶中帶點節奏,節奏裡少了古典嘻哈的感覺,卻仍嗅得出饒舌的韻味。


TABLO將「eyes, nose, lips」翻唱成慵懶饒舌風格。(影片來源/YouTube
 

饒舌歌詞的五大要素

台灣知名饒舌歌手大支曾經表示過,創作饒舌作品時有五個重點分別是卡點(Flow)、韻腳、主題、節奏和音樂契合度。

Flow指的是唱饒舌時的咬字或是發音方式,每位饒舌歌手都會有屬於自己的Flow,而Flow的重要性在於可以區分出饒舌歌手之間不同的風格,建立屬於自己個性的饒舌。饒舌是比較活潑的創作體裁,因此對於押韻不會要求得像寫詩一樣嚴謹,此外押韻也主要是為了讓歌詞具有節奏感。現在饒舌歌手尋找主題多是從生活經驗及周遭環境著手,且現在饒舌已經不再只屬於街頭,也因此大眾印象中黑暗的饒舌文化已經不再是饒舌的全貌。現在做音樂的限制已經不像過往一樣,有一台電腦就可以開始簡單的節奏音樂創作及錄製,要做出富有個人特色的一段節奏也不算難事了,如此也讓創作者激盪出更多元的作品。最後是音樂契合度,前面四個要點之間的平衡更重要,四者之間若出現不平衡的配置就會讓聽者感到歌曲過於平淡或是過於豐富。

饒舌歌手熊仔曾經為饒舌創作下了這樣的註解:「我覺得寫詞就像是過河;過河需要要找踏腳石,那些石頭就是韻腳,你要過去的踩踏方式就是演唱的 Flow 技巧,然而河對面的風景就是歌詞的內容與創意。」饒舌歌曲的創作或許真的就是個渡河的過程,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每一步都是經過考量才邁出的。現在的饒舌創作已經不只是即興創作,而是還包含了更多思考與信念。
 

美國饒舌脈絡

饒舌歌曲大該是從一九七零年代開始,但隨著時間的推進,饒舌的面貌越來越多元。但是要等到一九九零年代饒舌才開始受到主流音樂市場的關注,而此時的創作不僅有像Nas(納斯)在N.Y. state of mind這首歌寫下的「I never sleep, cause sleep is the cousin of death.(我不會睡,因為睡著讓我更近死亡)」這般的城市中的徬徨感,也有2Pac(吐派克)筆下「even as a crack fiend, mama. You always was a black queen, mama. I finally understand, for a woman it ain't easy. Tryin' ta raise a man.(你咆嘯著,但你永遠是偉大的黑人女性。我最終明白,你要養大我是多麼不容易)」對媽媽的愛及歌詞背後承載的社會狀況。這段時間的饒舌創作繼承了饒舌過往的精神,但也預示著饒舌下世代的新樣貌。

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新一代的饒舌歌手誕生,他們捨棄了髒話和黑人俚語,且創作中更多了許多幽默感。Eminem(阿姆)曾寫過「For me to rap like a computer must be in my genes. I got a laptop in my back pocket.(因為我的基因,所以我可以饒舌的像電腦一樣。在我褲子口袋中,我帶著一台筆電)」乍看之下不知道在寫什麼,但是英文genes的讀音跟jeans(牛仔褲)相像,阿姆選用genes這個字讓兩個句子之間有了巧妙的連結。

當代的饒舌歌詞已經不再是上個世代的模樣,但他所承載的文化意義卻更加廣大,樣貌也讓人更加捉摸不定。


Eminem的「Rap God」MV。(影片來源/YouTube

唱自己的臺式饒舌

常有人說中文不適合唱饒舌,因為中文有聲調的關係。但台灣仍有著一群熱愛唱饒舌的音樂人默默耕耘著台灣的這片饒舌田地。台灣本身沒有很濃厚的街頭文化,也因此注定了台灣的饒舌將不在街頭發生。1990年開始有像LA Boyz(洛城三兄弟)這樣的團體將黑人old school(舊學派)饒舌引進台灣,但當時沒有掀起太大的巨浪。在2000年左右,臺式饒舌在地下音樂圈蠢蠢欲動。2006年MC HotDog以專輯Wake Up拿下當年的最佳國語專輯獎,專輯內的收錄歌曲「我愛台妹」更是當時傳唱台灣大街小巷的流行歌曲。2013年葛仲珊拿下金曲獎最佳新人獎,這之後台式饒舌才算正式進入台灣流行音樂的主流圈內,然而到目前為止台灣的饒舌歌手大多仍以地下工作室為主。

在美國饒舌音樂算是比較個人主義的音樂型態,我唱我所見,然而這樣的模式轉移到台灣後,卻常讓人覺得饒舌音樂人都是比較愛玩、放蕩。其實,臺式饒舌或許表達方式比較直接,但內容絕對不僅有玩樂而已。

「我從沒幹過壞事情,但實情是我的死活只是小事。我們最後一面可能是我的背影在暗巷消失。」、「跨年煙火少放幾秒就能幫他們但財團不會鳥,官員不肯為牠們立法因為牠們沒票」,來自「最後的早晨」的歌詞讓人們聯想到流浪動物。或許貓狗們無法說話,但是兩名主唱大支和蛋堡用帶有譴責與哀求的歌詞呼籲臺灣人去關注流浪動物議題。「台北市的馬路總是坑坑洞洞,一路上的綠燈把握時間穿梭。」、「22K的數字買不起任何一棟,這樣的遊戲好比在玩大富翁。」,李英宏以口語的方式,講述藍領階層眼中的台北模樣再配上洗腦卻很台客的音樂節奏,聽過的人都可以輕鬆得到共鳴。


李英宏專輯概念照以鐵皮牆塗鴉,表現台灣底層社會樣貌。(照片來源/吹音樂

每一首歌都有他的價值存在,不論是在當下還是未來。因為表演方式的關係,比起節奏,饒舌的歌詞傳唱反而較為不易。台灣搖滾團體四分衛的虎神曾在訪問中說到「後來我們最在乎的就是歌詞,編曲可以因應年代做調整,但歌詞的故事就能傳很久。」臺式嘻哈儼然已經自成一格,未來還會有什麼新的火花出現,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記者 王羽廷
如果有一個人在認真寫喀報,那是羽廷 如果有一個人在努力發廢文,那是大毛。
記者 王羽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