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期

籃球與人生

籃球與人生

籃球與人生

記者 余建良 文  2008/10/26

「你知道室內場跟室外場不同的地方在哪嗎?」

「不知道。」

「觀眾啊。」

就像這樣,他總是有股從容的自豪,總讓人捉摸不透,就跟這個問題的答案一樣。沒頭沒腦的,你也不知道他想說什麼。

「可是你沒在室內場打過球吧?」

「是啊,可是我一直在想哪天,當我在那裡。」

只有打進複賽才能進入室內場,室內比賽每場都是關鍵;輸了,那年夏天就剩下明年再來、巴士、慶功宴,但是沒有獎盃。所以你、我都知道,在室內場出賽,是你、我的榮耀,只有被信賴的球員,才有機會。

「但是你只是個會把球運到手上,只會傳球不敢出手的人,相信別人大過自己的人,你哪來的自信?」

他把球撿起來,運了兩下,然後投籃,用他不協調的動作,劃出一條過平的弧線,球彈兩下,沒進。

「唉!可惜。」

他總是握緊拳頭,隨時等待球進而振臂一揮,對每次投籃充滿信心。

那年我們都還是大學新鮮人,兩個不會打籃球、但是熱愛打籃球的新生,註定加倍心血才能上場的人。而現在冠亞軍戰的最後一波進攻,他是場上五人,我是板凳。

「喂,你有在聽嗎?」
大四的學長咆哮著,噴出幾滴口水,他仍看著戰術板,出神許久。

「這是最後的機會,最後20秒鐘,我們最後一波進攻。」
這將是最接近冠軍的機會,以冠軍為目標的我們,這是最後的夏天了。即便板凳球員,也想貢獻嘶聲吶喊的破喉嚨之外的什麼。

他緊張嗎?我緊張到不行。我知道他一直想像哪天在室內場上。但是否曾想過他成為決勝時刻的五人之一?

我開始理解那個問題。

我從不曾這麼在意觀眾,不曾感受觀眾的叫囂,彷彿他們不曾存在。不知道是場地原因還是決賽的氛圍,觀眾確實成為一股力量,而成為球員必須應付的壓力。

即便是板凳的我,平常以為自己如觀眾一般,跟球員比較有如置身於看台上的我,都能感覺彷彿置身場上,有如競技場般。

那場上的球員們呢?

我看到涔涔的汗水滴下,暫停時間結束,球從界外發進場內,現在二十秒開始倒數了,接著是十秒的進攻未果。十秒能夠做什麼?那是短暫到平常不曾作安排的時間。而將來的十秒卻將決定最高的榮耀,決定冠軍是誰。

「十、九、八、七…。」,觀眾倒數吶喊。

這一波進攻決定冠軍,努力十年和努力一天都無所謂,只要堅持最終十秒鐘,不論是誰都只需堅持十秒,誰要放棄?

「還有十秒啊!」我嘶聲大喊,十秒的時間能做些什麼?我飛快的在腦海盤算,沒把握的算出,如果衝搶到進攻籃板,十秒夠進攻籃框兩次。

二十秒的時間僅剩十秒,對方的失分壓力僅剩原先一半,而我們的得分壓力增加一倍,形勢不利,壓力相對移轉到我們這邊。

現在無疑是最終對決時刻了,任何一個動作都是關鍵,沒有機會打下來的話,就傳球吧!給機會更好的人,對方會拼命地圍堵你的進攻,不要勉強啊!這是最基本的邏輯概念,特別是關鍵時刻的最終五秒,即便是老練的球員也叫人不放心。

差一球就贏,你要相信你自己,還是相信你的隊友?當時後到了,你有信心接受託付嗎?五秒根本不能考慮這些,當下唯一信賴的只有練習。

「五、四、三…。」

他拿到了球,看了一下距離,然後出手。沒有時間選擇了,他是唯一有出手機會的人,執行最後一擊的人。所有人都必須相信他的出手,但我不願相信他,他曾經是個跟我一樣的板凳球員,不過練習勤了一點,能力變強了一點,為什麼選擇他?接球出手,哪來的自信?

他癱躺在籃球場,練習到深夜,他氣喘吁吁地喘著。

「你為什麼打球?」

「我想帥一顆啊,起初我是這樣想的。」

他停頓一下「但其實我只是想證明自己做的到,你呢?」

我呢?我為什麼打球?

我不曾問過自己,我知道籃球不會是一輩子的選擇,有些人管它叫青春,但其實只是年輕人的衝動罷了。如果想在球場上發光發熱,就必須投注大學的黃金歲月,那如果只是單純想運動呢?

我了解當下的自己極力說明什麼,其實是為了讓自己好過些。但還是深感矛盾,剛進大學的時候的熱忱漸行漸遠,再也沒有全心投入。

「我需要忙我的課業、我有我想做的事情,但我也希望能一路奮鬥到冠軍啊!想奪冠軍不是說說而已,但是你不能不看現實層面,課業忙成這樣,你怎麼能不顧?。」

我感覺矛盾,我不是單純的想運動而已,但是我實在說不出口,畢竟我只花一點心思在籃球上,比起其他部分……我就是不能跟你一樣不顧一切,投注那麼多時間啊!

「就算你真的籃球變很厲害好了,以後又能幫你什麼,是吧?將來哪天你也不會繼續打球,籃球也不可能是你終身的運動。」

「我知道啊,但這就是青春啊。我知道我一直在進步,我不想在這裡停下來。」

我知道我羨慕他,羨慕他的不顧一切,討厭我的裹足不前。羨慕他總能出現在三更半夜的籃球場,在微弱的燈光下練球,討厭看到他的長進而心虛的自己……

其實我並不是不相信他,我只是對自己不滿……應該要相信他,起碼相信他的練習,相信他改善的投籃動作,相信那道弧線。

「進啊!進啊!進啊!進啊!」

有時候覺得人生就跟投出去的籃球一樣,投出去後就無法掌控,但是有些人就是有辦法掌握,只有那些全心投入的人。你全心投入了嗎?你有把握投進嗎?

最後,他握拳,然後振臂一揮。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