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期

共享經濟模式 可行不可行

簡述共享經濟營運模式,並探討其在台灣營運的可能性。

共享經濟模式 可行不可行

記者 鄭懿君 文  2017/04/30

想像你所擁有的一切資源:書本、房屋、車位、知識技能,是否在多數時間都是閒置而不被利用的?若這些東西被用到機會只有二成,在剩下八成的時間裡,出租該物品的「使用權」換取一定的收入,並減少購買成本,何樂而不為?
 

共享經濟初衷:閒置資源分享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看,資源在生產、消費過程中難免有所謂的剩餘,對企業來說,倉儲中的存貨,或是生產線上的閒置機具可能導致閒置庫存、閒置產能;對個人而言,因交易得來的一切資源,如房屋、物品或知識技能,在個人使用時間外,有一大半時間是閒置而無用的。比起直接購買,這些閒置資源可提供給更多潛在需求者使用,這是「共享」最初步的想法。在傳統時代,整合這些需求者與資源擁有者的成本極高,但網際網路的發展打破區域的藩籬,並提高資訊對稱的可能性。線上到線下(Online to Offline)的商業模式即結合線上電子商務與實體服務,賦予執行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的可能,並成功打破中介代理商的抽成、快速媒合消費者與接案者之間的關係,直接出租閒置資源的「使用權」給有需要的人,避免貨品囤積與生產過剩。


個人所有的「閒置資源」均可透過分享產生價值。(圖片來源/LifeLock


現行共享經濟 質疑聲浪高

共享經濟包含了各式各樣閒置資源的分享。資源擁有者將不需透過中介商找尋客源,反而能透過網路平台直接媒合使用者,進行個人對個人(Peers to Peers)的資源交換,共享技能、時間、物品、房屋等資源。因此,這類新經濟模式將衝擊廣告代理商、租房租車仲介、出版社等中介商,並改變以銷售為主要獲利模式的企業。在台灣,人們最熟悉的共享經濟範例便是愛彼迎(Airbnb)與優步(Uber)。Airbnb建構了線上租屋平台,鼓勵民眾以較為優惠的價格,出租自家空房予短期遊客居住,並主打認識新朋友、跨國交流與浪漫元素等。這種簡單的營運模式在初期沒有遭遇太多阻礙,但當版圖拉大到全球,質疑的聲浪與疑慮越來越多,包括發生事故意外時,責任歸屬是平台或是房東出租房屋的稅務責任,以及租房的安全性、合格性等。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是一個觀光興盛、人口稠密的大都市,住房本就短缺,在Airbnb進駐後,為了延攬源源不絕的短期旅客,原本提供長期租約的房東,在看中Airbnb短租獲利較高的優勢後,紛紛縮短租約期限,影響了當地居民的居住權。這樣的結果無形中悖離了公平正義,並造成第三方權益的損害。

而Uber則是串聯GPS導航、衛星定位系統,推出一鍵下單的叫車app服務,鼓勵車主在閒暇時間兼差賺取外快,並同時滿足民眾的搭乘需求。但「人人都可當司機」的觀念無形中打擊了傳統計程車業的營收,又因為缺乏相關法規管制,駕駛、車輛均未取得公用證照,其安全性、駕駛技術令人質疑。面對各國政府的罰鍰與管制,Uber正極力斡旋其中,強調供給需求的雙向獲利,並解決自身的勞資爭議等。


駕駛集體抗議Uber對計程車產業的衝擊。(圖片來源/聯合影音)
 

技能共享 打破區域藩籬

以上的範例不禁讓人懷疑,包裹在糖衣底下的共享經濟似乎不如我們想像的那麼美好,有些媒體更指控部分平台以共享經濟之名行獲利之實,但以Uber與Airbnb的經驗來否定共享經濟的可行性不免有些以偏概全。除了實體的閒置資源,人具有的專業技能、知識也是個人獨一無二的無形資產,可以當作共享的主體。與傳統的教育平台相比,網路平台的無遠弗屆打破了地理疆界的限制,人們不需被限制在課堂上,而能自在地擇地學習。目前已有許多線上教學課程,比如課時代(Coursera)、可汗學院(Khan Academy)等免費資源,主要以教授學科能力為主。

做為全球最大的影音教學分享平台,技能共享(Skillshare)上面收錄了各種「平民教師」所錄製的課程,種類包羅萬象,攝影、街拍、網站設計或混音等課程應有盡有。這些人沒有相關的聘書或頭銜,卻個個都是特殊領域的佼佼者,親自錄了一整套課程並放在網上。依據「使用者付費」的過程,學生獲得了專業知識,他們因為分享知識而獲得報酬。在網上,你可能同時身兼教師與數堂課的學生,可和其他同學共同承接專案,磨練彼此技能,透過線上平台聯繫授課講師等。與其他形式的共享經濟相比,知識分享衍生出的問題似乎較小,也較不具爭議性。


Skillshare介紹影片。(影片來源/YouTube
 

共享經濟在台灣

與美國、中國相比,台灣在共享經濟平台的營運發展上仍屬於初步階段。較為熟知的大概有以招募線上教師開設相關課程的好學校(Hahow);提倡個人運用私家交通工具進行送餐、搬運物流、代課送貨服務的啦啦快送(Lalamove)等等。在這些案例之外,許多經營模式仍侷限於法規研究與政策面的討論,在合法性、商業模式尚未成熟之前,投資者不敢貿然投入資金。另外,在使用者接受度上,台灣人尚未建構「分享閒置資源」、「租賃」等觀念,一有閒置資源或欲解決使用上的需求,便轉向商品或二手市場進行交易,再來是租賃與借出物品需額外耗費時間及心力,在信任度不足之下,供需雙方皆不願意花額外時間承接不必要的風險。
 

共享之餘 維護公平正義

「共享經濟」並非在創造新市場,而是在原本的商業模式中,抽離中介商的存在,另闢一條讓有需求者與資源擁有者直接交流的途徑。藉由租賃的力量,將剩餘資源重複使用,減少生產過剩或不必要的購買,並為經濟較不寬裕的民眾提供另一項選擇。就供給面來說,共享經濟降低了創業門檻,擴大了一般大眾成為資源提供者的可能。然而,在使用者與供給者獲利的同時,如何兼顧「服務品質」與「公平」、「共享」三原則,建立退場機制,並保護消費者及第三方權益,是當今社會需討論的課題。

記者 鄭懿君
居住在台灣最北邊的小城市,喜歡看海,看似理性實則感性。興趣一直變,不太容易對一件事著迷,一旦著迷便無法自拔。
記者 鄭懿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