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期

兩封信

寫信給兩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人 有些話只敢紙上說

兩封信

記者 葉曉昀 文  2008/10/26

                                    攝影/葉曉昀

 

兩封信給兩個男人,
影響我,左右我。

有些事,也許微不足道,可是深深印在我心中。
有些話,面對面總是難以說出口,可是在我心中卻有大份量。

 


謝謝你總是默默守候
謝謝你給的疼愛

還記得小時候晚上睡不著,不論有多累,你都會抱著我,搖阿搖,直到我隨著規律的搖擺漸漸安靜閉上眼睛,才輕輕地將我放回床上,看著我靜靜地睡著。再長大一點,有時會莫名地不安,睡覺一定要握著你的手才能安穩入睡,一直牽著你的手,很平靜,很安心,那感覺我都還記得。

週末和長假是全家人一起出遊的好時機,犧牲自己休息的時間,換來的是書櫃上一本本的相簿,照片裡都是我和弟弟,是我滿滿的回憶。一直到高中我才知道,不是每個家庭都有機會一起出遊。

從小到大沒被體罰過,我不開心你都會聽我的想法,就算是那麼強詞奪理,你也讓我把不滿都說出來。唯一一次長時間不說話是高三我和媽媽激烈爭吵後,一開始是生氣,而日子過久了,就不懂自己繼續鬧脾氣的理由。每天晚上硬是拖到十一點多回家,每次進家門總是看到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你會告訴我桌上有切好的水果,然後,上樓休息。每天等我回家,看到我平安,希望跟我講到一句話也好,但我卻連一聲謝謝也吝於說出口,我怎麼會看不出來坐在沙發上的你,這麼晚還不睡是為了什麼。一直記著我當初的不懂事,沒告訴過你我的愧疚和我的感激。

前陣子,遇上無法面對的事,第一次心情這麼沮喪。剛好在非常難過的時候你打電話過來,本來都已經整理好的情緒,在接起電話後眼淚還是克制不住地流出來。以為可以展現的堅強,在聽到你的聲音後,散落一地。一直哭,一直哭,哭著說想回家,哭著說不想留在學校做功課。從來沒有看過我這樣,嚇了你一跳,你說快把東西收一收,要馬上開車來接我回家。第一次這麼無助,第一次明白再怎麼自由的生活,也比不上家的溫暖。隔天一早,你和媽媽帶著我喜歡的食物來看我,帶我去南寮走走,帶我去逛大賣場。整個下午,心還是悶悶的,可是至少和家人在一起很平靜。傍晚你們還是必須離開,臨走之前好想用力擁抱你們,可是我不敢,因為我知道一抱上去,眼淚和情緒一定無法控制,在家人面前還是無法偽裝真實的情緒。最後,你們走了,轉身走回宿舍,眼淚還是不停流,以為你們不會看到就不會擔心。後來,媽媽提到你跟她說,你相信我會自己走出來。我現在很好,努力面對各個難關。

  

隨著年紀越來越大,你說,我們不喜歡跟老人出去玩,說我們總是把時間留給朋友。無從辯解,的確,上了大學之後,就算只隔了一個縣市,我還是常常兩、三個星期才回家。回去待在家的時間也不長,不是出去找朋友,就是一直睡覺,沒什麼機會說到話,多久沒有仔細看看你?多久沒有一起出去玩?多久沒有坐下來好好聊天?當我把重心放在自己的青春上,忘記隨時間老去的你,忘記更應該珍惜的時光,我,失去了什麼。

你是我這輩子最重要的男人-我親愛的爸爸。 
我很愛你,一直都是。

 


你讓我品嘗各種酸甜苦辣的情緒
因為你,我變得不像過去認識的自己

第一次讓我喜歡到想在一起的人,依照我小心謹慎的個性,我想很多、考慮很多之後才會做這個決定,這一次,多了一點衝動。

一直希望能做得完美,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把其他人曾遇到的問題減到最低,因為看過那麼多失敗的例子,我該知道哪些可以避免,怎麼做會對彼此最好,我希望的是一個完美的關係,一個平穩的關係。

怎麼知道,原來有很多事不是自己以為怎樣就是如此,再怎麼周全的考慮,再怎麼理性,原來在陷入後,要控制自己是這麼難。原來不是我做得完美問題就不會出現,因為要控制感情,困難重重。以為自己可以控制不釋放這麼多感情,不要這麼在乎,怕受傷害,所以拒絕去習慣另一個人。你也以為自己說不喜歡、說忘記就真的可以切得一乾二淨。到頭來,只是發現我們都高估控制自己的能力。

一段時間,跟你在一起悲傷好多,原本有的自信消失得無影無蹤。

到現在都忘不了那天晚上,亂七八糟的思緒壓得我喘不過氣,想著也許即將發生的劇情,想著你一去就再也不會回來。一封簡訊寫著你會好好處理,就再也沒消息。後來,你回來了,似乎一切恐懼都應該消失,在你身邊的是我,不是她,我應該要鬆口氣了阿。只是,這一撞,撞飛了我的自信,撞醒了我,發現自己付出的感情根本超乎自己想像。

喔,原來一直以來,從來沒有得到過你的獨愛,原來,她一直都在你的心裡。難過,傷心,哭,哭著接受這些也許我當初本來就預測的恐怖事實。就算你選擇了我,也無法停止我胡思亂想的思緒,我哪裡來的自信,像當初自由自在地做自己。不停想,是不是我哪裡一做不好,你喜歡我就少一點,喜歡她就多一點。又想,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嗎?我們兩個在一起走下去就是三個人故事的最後結局了嗎?

難過的時候,哀怨為什麼會遇上這種事,還以為兩個人好好的沒問題就可以快快樂樂生活著,後來才發現,一個人的心跑掉,是多麼棘手的問題。生氣的時候,抱怨你的處事態度,自己感情沒處理乾淨就把我拖下水。嘲笑自己根本是故事中的配角,我只是點醒兩個互相喜歡的人,他們有多麼喜歡對方,然後也許聰明一點逃得遠遠,長痛不如短痛。但我總是知道,還不到時機可以瀟灑的離開。好多猜忌、疑問在腦中轉阿轉,陷在死胡同裡的我很虛偽,表面微笑,轉身後,多麼無助。

陸陸續續,又發生了許多事,哭哭笑笑,你還在我身邊。當初的無助慢慢消失,總是要提醒你,傷口不會消失,過去發生的事對我的傷害超乎你我想像。以前,最討厭預想,總是過一天算一天,又為了保護自己,與人交往會提醒自己保持一段距離,要流淚也是真的憋不住才流一兩滴;現在,缺乏安全感,少了些的自信,容易想東想西,不敢冒險只想平靜,有時甚至多愁善感地誇張,連聽音樂、看電影也會哭。

跟你一起,我變了,都不是原本的我了。

 

不知為什麼難過會比快樂更深刻,受傷的感受竟然比喜悅更強烈,雖然如此,我還是記得很多美好,很多笑聲也很多淚水,跟你在一起,心情常常繞著你轉,也因為這樣,體驗了過去我一個人時可以避免的感覺。有些事物不去碰觸就無法體會,雖然哀傷的事我一點都不想再經歷,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這一切讓我學習好多好多。從前,聽別人訴說自己的心情,是「知道」,如今,是「體會」。

媽媽曾經告訴我:「去愛個遍體鱗傷吧!」我現在明白了,因為受挫才能使人快速成長,所以我還是要說,謝謝你給的一切,不管是歡笑或淚水。

記者 葉曉昀
我想 自我介紹 總是說不出什麼真實的自我   可以說我喜歡電影 因為可以幻想進入劇情裡體驗多種人生 可以說我喜歡旅遊 因為世界這麼大 我想看更多和我周圍不一樣的事物 可以說我喜歡聊天 因為總是可以從別人口中得到些什麼   可以告訴大家我喜歡什麼討厭什麼 但也都只是當下屬於我的一小部份 思想隨時在變 有時其實也不懂自己   一直認為自己不是一個能獨自表達所有感覺的人 偏偏電子報就像是寫作文一樣 只能我告訴你 沒辦法即時的你來我往對話著 不能一邊溝通一邊報導 對我是始終是挑戰 我說了喜歡聊天喜歡對話 要了解我還是來跟我對話吧
記者 葉曉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