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熱情火力十年燒 傳承後輩助梅竹

參與交大梅竹活動十年的傳奇人物 如果你聽清大說:「那個老不死的今年還在?」 那肯定是這號人物!梅竹四十多年來也只有這一號人物!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這十年來 離開學校後又回來學校 投入職場後仍不忘梅竹? 聽聽看他是怎麼說的 後進又是怎麼看這個老大哥的

熱情火力十年燒 傳承後輩助梅竹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8/11/02

民國九十二年的葉俊廷,首屆火力班班長。照片:葉俊廷提供

民國五十八年那天,清大百齡堂的一元硬幣擲起,自此決定了爭論不休的名稱,梅花面則稱梅竹、一元面則稱竹梅,兩校的對抗賽就此定名,也點燃了交大、清大延燒二十多年的錦標賽,梅竹賽。翻開這些年的梅竹賽,為梅竹賽奮鬥從來不是某些人的責任,學生們為了勝利而勤於練習,為了勝利而嘶聲吶喊,那是屬於交大的熱情。對於勝利的執著,不僅表現於場上奮鬥的人們,場邊的觀眾跟著校隊奮鬥著,不論局勢而鏖戰到梅竹賽的最終一分一秒。場邊那些身著紅衣的人們,他們組織聲音,串起熱情,集結交大學生的力量,他們永遠都在,那是交大火力班。

 

輸人不輸陣 團結士氣為重

那些紅色的身影是不滅的火,火力班班長號召交大的學生們,組織戰力,將火炬一盞一盞地傳下,點燃梅竹的火焰。一個傳一個、一年傳一年,至今已六年了,而第一個舉起火把的人,點起火來而一屆一屆助燃火力茁壯的人,他是葉俊廷。

 

民國九十年,當時負責梅竹活動的學生團體,有負責活動及造勢宣傳的後援會、由應化系組成的加油團體,男子啦啦隊、由管科系組成的女子啦啦隊,有各科系負責而成流傳的傳統,以後援會為統籌。

 

「不是蓋你的,他們每個人聲音都比我大聲。」當時的葉俊廷是後援會網管的成員,與火力班的前身─男子啦啦隊其實並沒有直接的接觸,但是在他印象所及,男子啦啦隊是支紀律、且訓練有素的隊伍,口號整齊而且聲音宏亮。

 

「不過他們並不知道怎麼在室外場加油。」當時的男子啦啦隊不諳於棒球賽的加油方式,而氣勢不若清大。葉俊廷表示,「這其實都是經驗傳承。」由於當時媒介不若現在,相機及攝影機的普及使得經驗得以留傳下來,過去若沒有前人傳承的話,便有經驗斷層的存在,而交大男子啦啦隊並非自以前即居於弱勢,由於經驗的流失造成斷層而處於弱勢。

 

「你還記得去年交大電清大的狀況嗎?角色對換一下,那就是當時的慘境。」,葉俊廷從觀眾當中挺身而出,協助男子啦啦隊對抗清大,帶動交大觀眾的士氣,挺身投入梅竹錦標項目之外,但卻是歷年來交大、清大,兵家必爭的項目,檯面上一定不能輸的─氣勢。

 

那是葉俊廷第一次參加男子啦啦隊,資工系的他因此與應化系負責的男子啦啦隊產生連繫,而成為隔年後援會中與男子啦啦隊連絡的負責人。啦啦隊雖然非隸屬於後援會的直轄單位,但是經費與物資方面需要後援會的協助。相對的,啦啦隊則必須配合後援會的活動,而連絡人則居於兩者之間負責協調的位置,除了確認啦啦隊運作如期之外,也協助啦啦隊取得物資。然而那年的男子啦啦隊籌備並不順利,第一次的練習只有十多個人出席而已。「我沒辦法,我管不住他們,那些人都是我的學長姐、我的助教。」那年啦啦隊的隊長是這樣告訴葉俊廷的,這便是以系為籌備單位而可能衍生的問題,當應化系無法承擔啦啦隊的運作,那誰能組織觀眾的聲音、集結交大學生的力量呢?

 

一肩扛下火力班火炬 畢業後熱情依然不減

那年梅竹賽,全體六十人的男子啦啦隊僅出席三十多人而已,只有熱門項目出席率較高而已。「那些人只是想看比賽的觀眾而已,愛加油不加油的。」葉俊廷表示,由於應化系獨斷啦啦隊,交大充滿熱忱的同學無從加入,拜託學長姐參加就有缺乏熱情之慮,而隊長無法要求的整體紀律的可能。鑑於由一系獨斷可能產生的問題,葉俊廷問自己:「如果成立新的單位,屬於後援會管轄,而非屬於某系的話呢?」那便是火力班催生的念頭,「但有何不可呢?」。民國九十二年,火力班正式成立,而葉俊廷成為第一屆的班長。

 

「但什麼好怕的?」這是葉俊廷的座右銘,民國九十二年的葉俊廷已經畢業了,已經投身職場的他仍投身火力班的籌備與運作。畢業後回交大協助火力班的幾年,即便是一個人,工作、在職專班、火力班的狀況,仍舊能從中調整時間分配,而一年、一年地回到交大,像是園丁一般,協助火力班制度、組織化,進而成長茁壯。他開玩笑地表示,他從大學時期便熟習於時間分配,「這應該要感謝我的父母吧?他們給我很大的空間,所以我才這麼習慣一次忙這些東西。」

 

「那些經驗都是他們累積出來的,你們現在很幸福,因為有我們的經驗累積。」憶及民國九十二年那次的梅竹賽的桌球賽,他與火力班二人對抗清大火力班全部,那便是因為錯誤的估算,將多數人都派往同時間的羽球賽,「隔年我們就學聰明了,羽球館那邊派二十人,其他人到桌球這邊來。」以往啦啦隊僅負責籃球、排球、棒球的加油,這些經驗都是火力班的資產。也許哪葉俊廷會離開會力班,當是當那天到來,相信火力班一定成長茁壯,而讓他放心了。

 

「我曾經過著渾渾噩噩的生活,就像喝水一樣,索然無味。」葉俊廷曾經過著漫無目的的生活,他表示,有很多人即便嘗試了許多過後,仍無法找到自己的生活重心,因此他鼓勵學弟妹多方嘗試,學習時間分配是學習辦事能力的必經之路。雖然如此,他卻不忍心看到火力班的經驗失傳因此產生斷層,他表示,「我相信在我之後仍會有人把火力班接起,把經驗傳下去,但是誰?但是要多久才會出現下一個人?」與其說葉俊廷不放心火力班,更多的是他願意擔負起更多的責任,更是因為他給予自己的使命。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