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抱緊書本 為言論自由而戰

動畫裡圖書館戰爭是言論自由及限制言論自由的戰爭,如同現實生活中,看似紛亂的媒體,實際上由收視率為我們挑選資訊,看過圖書館戰爭,讓我們一起反抗這不講道理的事

抱緊書本 為言論自由而戰

記者 邵奕儒 文  2008/11/02

 
圖書館的自由被侵犯之時,吾輩必團結力守自由
       

  媒體亂象,已是全民共同體認的事實,收視率掛帥所衍生出的假新聞、不道德採訪,節目主題偏好煽色腥,情節如同電影般高潮迭起衝突不斷。除了關上電視之外無從選擇的觀眾坐在客廳,被方盒子內的八卦與政治激情餵養,此時氾濫的言論自由成為暴力。
        面對這樣的現狀社會大眾無能為力,或許有人期待全能的政府站出來,好好規訓這荒腔走板的媒體生態;但試問被篩選、被檢視過的可又是資訊是閱聽人所要的?失去言論自由的媒體,受國家機器宰制,政府以各種名義審查、沒收、禁止輿論的流通,只因為內容會危及到那些把國家與自己畫上等號的政客的利益,閱聽人是否只能淪為被動,接收著與文化工業產品相同,一成不變的論調?

 

捍衛言論自由 向「媒體淨化法」宣戰

  被箝制的言論自由在歷史中真實存在,如同文化大革命,如同白色恐怖,也如在同虛構的日本正化*(注1)元年(1989年),制定「媒體淨化法」所引發的《圖書館戰爭》。
        昭和最後一年,以取締擾亂公共秩序、善良風俗為目的制定媒體良化法,設立「媒體良化委員會」,並在各縣市配置「良化隊」,可以合法進行武力執行審查及查禁所有出版品。正化十一年(1999年)良化隊襲擊日野市立圖書館,包括當時圖書館長稻嶺的妻子在內十三人身亡,僅有一本書得以保存,其餘館藏書物全被銷毀,是稱「日野惡夢」。
        事後為了對抗良化隊,圖書館依據「圖書館自由法」成立「圖書隊」並購入槍械以建置防衛武力,圖書館成為捍衛思想與資訊自由的堡壘。雖然有各自根據的法源,但事實上良化隊與圖書隊兩組織的抗爭早已具有超越法規的特性,只要抗爭不侵害公共物品以及個人的生命與財產,司法也不會介入。
        原著小說作者有川浩在虛構的日本平行社會中放入此一故事結構,並2006年將小說內容改編為動畫,其發想出自於日本圖書館協會1954年通過的「圖書館自由宣言」:

一、圖書館有收集資料的自由。
二、圖書館有提供資料的自由。
三、圖書館必須保守使用者的秘密。
四、圖書館得以拒絕所有不當的檢閱。

作者在書中加入第五點宣言

五、圖書館的自由被侵犯之時,吾輩必團結力守自由。

並將其組成圖書館法第四章*(注2)賦予法律效力。

主角笠原郁,動畫裡稱他為熱血笨蛋。
   在這看似嚴肅沉重的議題下,圖書館戰爭其實是以圖書隊新進女隊員笠原郁為主角,鋪陳出一部具有問題意識的愛情喜劇。開場即是惡魔教官訓練新兵時的趣味情節,而女主角熱血魯莽的個性也為整部動畫增加不少笑料,在短短十二話的動畫中交織出對於捍衛言論自由的堅持,即使身陷槍林彈雨也要將書本與藝術品擋在身後的信念。
        為了讓較為沉重的議題能夠被大眾思考,圖書館戰爭搭配著有趣的情節,讓讀者能抱著觀看休閒小品的心輕鬆進入小說情境。當小說卡通化後降低了閱讀門檻也更符合現代人影音視覺化的閱讀習慣,大大提高大眾接觸圖書館戰爭的意願,並進而反思其中所論述的問題。
       

虛構故事 呈現現實紛亂

  媒體淨化法,一個不可能通過的法案,在虛構的正化時代通過了,這是有權力制定法律者(國會議員)和能影響法律執行過程者(民間團體、資訊菁英)的共謀。一群人認為自身擁有賦予讀物價值並思考評判的能力,而其餘的大眾或青少年是毫無判斷能力的盲目讀者,當他們接觸被認定為「不正當」的資訊,會將其中的錯誤思想實踐於社會,並會成為社會上的毒瘤。
        台灣號稱已走出白色恐怖的思想牢籠,成為一個享有民主與自由的國度,但民國94年網路分級制度上路,台灣成為世界上唯一強制網路分級的國家。「反假分級聯盟」成員抗議,認為此舉影響台灣網路媒體發展、資訊權利與言論自由。此外,對於教育不斷強調的自主權,青少年包容異議的能力、自由平等基本理念,無疑是一大諷刺。
        民國95年民代批評圖書館借閱限制級圖書給未滿18歲的青少年,館方因此將限制級圖書下架。台北市立圖書館清查的限制級書目其中包括不少諾貝爾文學名著及暢銷通俗作品如:「斷背山」、「失樂園」、「羅莉塔」、「令人戰慄的格林童話」等,其分級方式依據「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辦法」,但在文學、藝術與暴力、情色之間,如此粗糙的分級方式備受質疑。
       

  在圖書館戰爭中良化隊與圖書隊衝突不斷,但大多都各自依照其法源及其條例行動,「九點開館後戰爭就必須結束」、「市區內是緩衝地帶,沒有開火權力」,在這場鬥爭中遵守公家機關的遊戲規則─法律;但對親良化隊的自治團體而言,由於不受法律規範,身分又是市民,對媒體及民意的煽動與圖書自由的阻撓更為恐怖。
        也因此良化隊甚至會私下與民間團體合作,讓民間團體藉著抗議示威等方式操弄民意,以合理化良化隊對圖書館進行的搜索與攻堅行動。政治的手段,背後意識形態的操弄,這部動畫將栩栩如生的現實社會用影像呈現。

圖書隊隊輝為書本與甘菊花,花語「苦難中的力量」
        作者抗議假規範限制了自由,將抗議的聲音夾帶在小說與動畫的娛樂中,運用呼籲而非教條的方式,希望讀者能夠察覺現狀的社會問題,以結果來說相當成功。身處於這媒體紛亂的時代,我們或許無法想像故事中那個言論自由受限的社會;但只能消極接收媒體出自收視率量化統計後,較能吸引觀眾的題材,這不正也是一種檢選的過程?且更為隱微、更難讓觀眾發現我們閱讀訊息的自由已在發送端即被剝奪。
         正如同動畫最後一話<圖書館是為了誰?>,笠原面對媒體的質問以日本著名文學家夏目漱石作品《少爺》裡的台詞回答:「『不講道理的事多了』對於錯的規則不敢質疑,只是一味順從地活著,我覺得這不算是真正的活著。」面對現今媒體篩選資訊的規則,我們應該覺醒並且反抗,就如同圖書隊隊徽上的甘菊花花語一樣,堅持著「苦難中的力量」。或許個人的力量微薄無法撼動現有體制,但因為我們相信且實踐,才會有股力量會使我們帶著言論自由脫離苦難,投身正化年的圖書館戰爭。

 

 

(注1:正化、平成、修文是昭和天皇駕崩後預定的三個年號,現實中的日本以平成為目前年號)

(注2:現實中的圖書館法只有三章29條)

 

記者 邵奕儒
凡是自然捲的都是好人 用原爆固定來對付那些會問你究竟我和工作哪個重要的女人 如果太投入在數羊,到最後經長反而睡不著   吳佳玲一直是急速王太超過了
記者 邵奕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