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

《1976這個星球》 1976的人生記事

那些不了解我們的人類,把地球讓給他們吧。─《1976這個星球》

《1976這個星球》 1976的人生記事

記者 蔡尚翰 文  2008/11/02

圖片來源:博客來音樂館

 

就是衝著一股衝動和熱血,在90年代末,他們組成樂團,憑藉一己之力發行專輯,唱著屬於他們的音樂。走過一場場嘶吼與汗水交織的音樂祭和音樂活動,創作一張張的獨立音樂,歷經一次次的團員改組,改變的是時光與樣貌,不變的是本質與感動。在2008年的十月十七日,他們發行了樂團的第五張專輯,這是他們是第一次由主流唱片公司發行專輯,也是他們第一次走出獨立音樂。他們是1976。

1976樂團,成立於1996年,團名源自於最初始的團員皆生於1976年,現任團員為主唱阿凱(陳瑞凱)、吉他手大麻(張崇偉)、貝斯手子喬(林子喬)以及鼓手大師兄(林雨霖)。1976早期的專輯曾獲得「自由時報」與「中時娛樂周報」連續兩年推薦的華語十大年度專輯,同時也是音樂人交流協會經常推薦的樂團。1976在今年與「河岸無限音樂社」正式簽約,新專輯《1976這個星球》由「SONY BMG」發行,這是他們睽違兩年的全新創作專輯。

1976樂團擅長將一種近乎詩一般的歌詞譜入搖滾樂中,藉以描寫生活中的各式心境,首首富含文藝氣息的創作,使得外界常稱他們為「文藝青年團」。青春與夢想常常是1976創作的重要主題,或許是因為他們將人生中最燦爛的部分都奉獻給樂團以及搖滾樂了,1976樂團本身就是他們青春與夢想的體現,也是他們最無法割捨的一部分。這種義無反顧的情懷,在《1976這個星球》專輯裡同樣佔有重要的篇幅。


「笨拙或者跌跌撞撞那又怎樣 仍然抓緊飛過的流星」

夢想,或許曾經佔據心中龐大的一部分,而阻礙,則使人放棄,甚至遺忘了在心中那重要的部分。〈右外野手〉則是勉勵人們抓緊自己的夢想,撐到最後就是你的。整首歌以節奏分明的編曲,加上主唱低啞呢喃─拔高音域─低啞呢喃的詮釋方式,頗有既冷靜又熱情的意味。曲末,突然抽去鼓聲,主唱繼續呢喃著「這裡會有個專注等待的旁觀者…」,似乎在訴說,等阿盼阿,總有機會登上那夢寐以求的舞台。

在〈撒野俱樂部〉裡,極度愉悅的編曲,主唱帶著興奮和有點孩子氣的嗓音,引出的是,就算我們已經變成大人,也不要忘記那份赤子之心,永遠記住並保持最初的樣子,並且也要對自己永遠誠實。這首歌與〈重返金銀島〉和〈發光的孩子〉可互相輝映,〈重返金銀島〉要我們時常保有向前行的能量,〈發光的孩子〉則推崇孩子恣意揮灑青春的美麗。

 

「揮霍著燦爛的愛和美  說著浪漫的語言 別管終於要別離的某天」

愛情令人無法承受的樣貌是什麼?不論兩人有多麼相愛,分離總會出現在每一段愛情故事裡,不論這些分離帶著如何的情感因素或屬性,終會是故事裡最痛最難忘的篇章之一。〈慶祝節日的戀人〉是這張專輯裡少見的情歌,如快樂郊遊行進曲般的前奏,直接而不假修飾聲線隨之流入旋律中,接著勾勒出近乎歡樂的畫面,一對戀人在值得紀念的日子裡,大肆歌誦著他們的愛與情。然後你不能忽略的是,那聲線似乎還帶著一點惆悵,一分悽涼。「像慶祝節日的戀人,只有歡笑沒有傷感…」那是因為,戀人們清楚明白,離,將是他們無可避免的傷,所以他們更要猖狂的歡笑,更要不顧一切的擁抱,不容相愛的時刻有一絲浪費。既是歡樂又是悲傷,〈慶祝節日的戀人〉誠然為一首情境特出的情歌。

相對於〈慶祝節日的戀人〉,〈狀遊前夕〉少了那些惆悵悽涼,多了一份光明正向的力量,那是思念的力量。歌曲將分隔兩地形容為一次旅行,在這趟旅行中不斷想念著對方,這種想念牽引著人們走過無法同行之路,但這不是種缺憾,更不會傷感。「街上人們似乎非常滿意,即使沒有彩虹。」因為,這段旅行結束之後,對方會切實的站在眼前。〈狀遊前夕〉在編曲上和主唱的詮釋都帶著相當積極的意味,具備足夠振奮人心的力量。

 

「當你經過我的時候  我就驕傲的展示著 只管驕傲的展示著」

專輯行進到末兩首,氛圍走向抑鬱沉悶。〈科學怪人的玫瑰〉探討的是人們究竟要如何活著,是依循著宗教以戒律經典呈現出的抽象概念為準則,還是聽從社會裡百味雜陳汗牛充棟的暴力教條?幾乎空靈的編曲,近乎飄邈的嗓音,細訴不理解上帝,也不理解達爾文,能確實感受到的僅是出自自身經驗與體會進而延伸的情感,所能做的也只是誠實地回應情感或是下意識採取某些行動。延續上一首歌的空靈飄邈,或可以說以一種更觸不到的感覺,〈星際探險隊〉是1976寫來為紀念已故友人的創作,歌中探討人死後將往哪去,將在哪個世界裡存活。「往心智不及的終極邊疆,最後的家…」在歌中勾勒的這個「家」,應該是以一種感情的方式存在著,存在於宇宙之中,更存在於人心中。

專輯中還有另外兩首特別的作品,〈旁白先生〉要我們勇於順從自己,不要聽從社會裡滔滔不絕、錄音機般播放著的機械旁白,「we’re going no where, yes, why not?」人們該有自己選擇自我的權利,人生中並不存在什麼一定要做,什麼一定不要做;〈努特〉則是一首涉及環保議題的創作,努特是一隻在柏林動物園出生的北極熊,自去年開始牠被視為全球氣候變遷瀕危物種的象徵。1976則藉努特來反映人類對自然的無情破壞,「他向冬天說了bye,春天也一起離開,春天已永遠離開…」旋律歡樂、歌詞戲謔,此曲以一種胡鬧的基調來進行批判,似乎對著斬砍萬物之根的劊子手說:「嘿,你們才在胡鬧!」

 此張專輯雖有著不同的主題,但整體聽來富涵相當高的一致性,在氣氛的轉換上絲毫無突兀衝突之感,曲目編排亦是那麼的理所當然。主唱的聲音並無過多的技巧,音色也不特別動人,甚至可以說有點稚氣直接,但是他在聲音表情的控制能力上卻是相當耀眼,你似乎只能被他的聲音蠱惑,沉溺在他塑造的氛圍裡,無法自拔,這樣的聲音放在搖滾樂理適得其所,更是出色得叫人佩服。

1976團齡至今已達十二年,團員們早已年過三十,不再年輕青春,但是一路走來在創作中仍能清晰辨認他們的赤子之心,從《方向感》、《耳機裡的新浪潮》到新專輯《1976這個星球》,都能聞到他們濃厚的學生氣息。很多人擔心加入主流公司的1976會不會逐漸改變,變成樂迷們不認識的1976,而這張專輯則解除了這樣的疑慮,1976依舊是那麼特別,依舊是那麼文藝,依舊是那麼青春。他們依舊在1976這個星球上,譜寫著屬於1976的人生記事,並且展現他們所在意的一切一切。


 

 

1976〈努特 Knut 〉



1976〈壯遊前夕〉



1976〈慶祝節日的戀人〉

 

記者 蔡尚翰
請直接稱呼我小香。 我的人生從來不以口袋裡面應該隨時要有五個題目的記者為目標 起碼到現在也不是 必須走這一步著實令我有點無奈 雖說為某件事某個人留下些紀錄的感覺是很不錯 但我希望是以更個人的方式 而不是在這麼多的限制之下   平常的嗜好是看小S耍白痴 發呆   幻想   聽音樂   嘗美食  大聲唱歌等等 有時候耍一下感性 夢想是開一間鹽酥雞店﹝或是早餐店  或是小七  反正就是之類的﹞   歡迎同好互相交流 本學期目標:撐過電子報  還有一切的一切 人生目標:享完所有快樂後安然的死去 以上  
記者 蔡尚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