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期

未來世界危機 《獵殺星期一》

《獵殺星期一》由導演湯米.維爾柯拉(Tommy Wirkola)執導,以科幻懸疑動作片的形式包裝,帶出未來世界面臨的人口失衡議題。

未來世界危機 《獵殺星期一》

記者 姬正芳 文  2017/09/24

七個人,一個身分,共同對抗政府陰謀及殘酷的社會。

美好未來?善意謊言?

《獵殺星期一》以2073年人口過剩,依據專家估計未來人口爆炸至100億時將會引發除糧食危機外的更多問題,如居住空間等。於是在妮可萊特凱曼(Nicolette Cayman)博士提出的兒童配給法(CAB,Child Allocation Bureau)法案通過後,正式實施全球「一胎化」的強硬政策。在CAB政策下,若發現父母不嚴格執行誕生多餘的胎兒情況,就會將其餘的小孩強行帶走,送去進行「長眠」(Cryosleep),必須等到未來人口已被控制時才將以喚醒,以達到未來的孩子們能生活地更加美好的目標。

泰倫斯(Willem Dafoe飾)的女兒生下了七胞胎,卻因難產而死,為了保護外孫女們不被政府帶走,將其依照星期一到星期天命名,並按照名字輪流外出活動,共享一個身份凱倫賽特曼(歐蜜瑞佩斯,Noomi Rapace 飾)。七姐妹依照泰倫斯的指示持續了30年,但30年後,因為星期一突然消失而發生劇烈的改變,其餘六姊妹開始與當時的政權抗戰,進而揭發CAB隱藏的騙局,導致CAB政策的倒台。片中確實展現了CAB政策的效率,以數據表達尤為明顯,但是其政策所使用的手段卻不正當,延伸而來的問題是政權表面正當性背後的謊言與人性所帶來的困境,也呼應了目前的社會時常面臨的道德問題。

《獵殺星期一》台灣版宣傳海報。(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一人多角 角色刻畫的惋惜

《獵殺星期一》的一大特點為,一人扮演七人的挑戰。主演歐蜜.瑞佩斯精彩地演繹七胞胎各自不同的性格與行為模式。這是非常困難的一點,在日常生活中可以看到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喜好、習慣、想法與性格,作為主演的歐蜜.瑞佩斯,需要去揣摩並精確詮釋七個外表相同,但實際卻大不相同的性格與行為模式的人。這樣的演出是非常艱鉅的挑戰,不過歐蜜.瑞佩斯還是完成這一個堪稱經典的表演。星期一的精明幹練、星期二的老煙槍、星期三的運動狂等,在在都深刻地凸顯出了演員的功力。

讓人惋惜的是角色的刻畫部分,對於星期一到星期天的個性與了解僅限於髮型的變化,並無法深入的了解。當還在分辨誰是誰的情況下,劇情已開始進入激烈的鬥爭與死亡的部分。如早死的星期日,無法記起其個性與行為模式,裝扮與星期一相似,觀看者早期會有兩者分不清的狀況發生。相較於《分裂》中角色刻劃地十分細膩,《獵殺星期一》在角色的部分沒有給予清楚地分別,這可能和電影的時間限制與導演所想要表達的議題相關。

七姐妹的定時會議。(圖片來源/Yahoo奇摩電影

親情、愛情 該如何抉擇

在厲行「一胎化」的政策下,作為外公的泰倫斯,為了保護女兒生下的七胞胎,打造了一個專屬的空間提供七姐妹以半隱居的方式生活與教導她們。星期一到星期天輪流外出上學、工作,在這樣七人使用同一個身份的情況下,如有一人受傷,其餘六人也必須被迫接受來自泰倫斯的傷害,以此保護她們被CAB發現,並帶走「安置」的可能性。電影的其中一段,因星期四的貪玩,出門玩滑板而摔斷手指,造成泰倫斯只能忍痛割掉其餘六人的手指以保護她們,而他只能在夜晚偷偷地流淚與傷心。但相對於此如劇中妮可萊特凱曼(Nicolette Cayman)博士提到如此藏匿養活的行為,使得更多人無法生存,造成更多人因為糧食不夠而死等,無法成就大愛。

另外,劇中星期一的消失和與CAB政策的主導者凱曼合作背叛姐妹,希望做一個唯一的凱倫賽特曼,並消除其餘六人的存在,其實都是為了「愛」。她遇上了她愛的男人,想和他一起生活,而不是只有每週的星期一而已,為了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並且也有可能是多胞胎的情況下,才做出了如此的決定。

從電影劇情中,看出了人性優先選擇的愛永遠是自己親骨肉,其次為身邊有血緣關係的人,以此類推,最後才是無私的大愛。

人口問題 人性為關鍵

《獵殺星期一》是一部將人類對於人口爆炸的擔憂包裝成科幻懸疑動作片,導演在電影中試圖給出一個解決方法,但相對的也提到了政權與科技所帶來的問題,如劇情簡介所說,未來世界,你我無所遁形。

人口爆炸並不是未來式,而是現在進行式,世界人口已突破70億,人口成長依然是呈現倍數增長的模式,在人口過剩的情況下出現了糧食不足造成飢荒,資源分配不足等問題。除此以外,還要兼顧到科技醫學上的發展帶來高齡化,扶養比例等。如前述,導演給出一個解決方案,劇中設定的政府為此擬定政策,實施強硬的「一胎化」政策,從劇情中妮可萊特凱曼在競選發表會上的數據上明顯看出,此方法的有效性。

依據導演的的方案,延伸的問題為科技上是否具備了如對未來星空探索般的冷凍休眠,或者只是如政治的謊言一般,永久的休眠焚化,無法再次醒來。CAB的政策雖然最後失敗了,但不失為一個好政策,前提為有具備使人長眠,並在未來喚醒的科技。在不久的未來,或許類似這樣的政策真的會成真,實行之後所產生的道德及倫理問題更是值得大眾省思。

導演湯米維爾柯拉給予了喜愛科幻懸疑動作片的人一個新奇體驗,劇情快速緊湊,充滿了動作片的暴力血腥,未來科技的幻想與懸疑的猜測及謎題的解答上也能輕鬆的理解,同時也讓觀影者對於現代人口議題,提出一定程度上的反思。因此對於喜愛刻畫人性、社會的衝突、看電影思考人生或單純喜歡科幻動作電影的人,《獵殺星期一》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記者 姬正芳
努力突破現有狀況的人。  
編輯 蔡翔宇
騎著一台經典車款,聽著90年代的嘻哈音樂,奔馳在鄉間小路之中。 這才是人生啊,酷吧,冰塊庫巴。
記者 姬正芳
編輯 蔡翔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