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教育不高等 評鑑公平否?

互評機制的介紹 還有哪些地方存有互評機制? 用在校園科系的話公平嗎?

教育不高等 評鑑公平否?

記者 余建良 報導  2008/11/09

台灣出生率自民國七十二年的2.2%起逐年下降,至民國九十三年已跌破1.0%,出生率呈現下降的現象。而「少子化」這波自民國七零年代的社會現象,尤其影響三十歲以下的人口總數,除了造成人口型態的改變外,也影響著台灣社會。近年來因少子化而產生的問題逐漸浮現,學生數量減少而學校數目依舊,國內教育必須面對供過於求的事實,原有的教育體制、方式必須應人口型態而改變,近年教育改革求學校數量的擴增卻忽略教育品質,甚至未查覺就學人數的下降可能導致高等教育的素質低落,如何在學校多而學生少的狀況下繼續維持高教品質,確實是國內教育界必須思考的問題。所以,在民國九十四年頒布了「大學法」,其中提及為促進大學發展,教育部必須組成評鑑機構或者委託專業機構負責評鑑,以作為政府補助與學校調整發展方向的參考。因此教育部成立「財團法人臺灣高等教育評鑑中心基金會」,專門處理評鑑之相關事宜。

 

 

「畢業就是失業」的玩笑話,道出來對高教的不信任,學生是教育政策反覆下的受害者。 照片來源/交大課外活動組

制度良窳 決定教育品質

教育評鑑於國外實行已久,目的在於促成教學品質的改善,使學生能真正獲益。由於近年大學數量增加且入學容易的情形下,導致大學生數目增加而有專業素質遭質疑的狀況產生,但大學生素質高低的問題確實存在,甚至有不受業界肯定而無法就業的情形,於是政府遭受到民眾的質疑:「為什麼要讓品質不好的學校繼續存在?」而有評鑑與退場機制的產生,不能通過「五年計畫」的科系,則必須停止招生,被視作解決大學廣增,以致高等教育水準無法精進的問題。

對此現任教育部長鄭瑞城有不同的看法,他對停招也有另外的解讀,認為可能產生社會問題。鄭瑞城即指出「非正規體系的力量也是力量。」不能因為專業素養養成的外顯效果不彰,而忽略教育的重要性。他指出學校不能拒絕低分入學,而應給予協助,若學生誤入歧途,則社會可能必須花費更多超越投資教育的成本去彌補。鄭瑞城認為「不適任學校自然會被市場淘汰。」並且承認大學供需的確出現問題,不是只有教育部的機制和相關配套執行,必須配合考生透過市場機制才能真正讓表現不佳的大學系所退出市場。

評鑑制度 為教育把關

臺灣高教必須從量的提升轉變到質的提升,在內控部分,學校應建立自我評鑑制度,檢討系所的發展性與社會接受度,並且著手進行檢視課程的適當性與師資人員之專長是否符合課程所需。在學生部分則應注意能力的培養,如果入學容易,畢業就應該從嚴。

教育部高教司司長何卓飛指出,「評鑑最好還是不要外加目的,否則就失去讓學校改進的意義,扭曲了評鑑原來的目標。」他指出,評鑑結果的公佈便會促進市場機制性地加速學校退場,而不需要教育部政策的強力執行。民國九十六上半年度評鑑結果不佳的學校,招生缺額即高達七成以上,遠比教育部五年計畫規定「招生人數須減五成」的幅度快且有效。

鄭瑞城表示「台灣教育問題,升學制度是關鍵。」表示現在的升學制度為單一價值選才,未來若能調整成多元選才,才能照顧不同類型和才能的學生。而為了要讓大學品質全面提高,讓大學好好盡應有的功能,現在大學要培養的是台灣十年、二十年之後的人才,而不只是現在市場上需要的。」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