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期

《戡亂記》李戡戡 亂記

李戡是誰? 「他要不是靠他老子能出書嗎?」 「十七歲時的你會想要過要反抗教育體制嗎?」 「我是李戡的父親李敖。」 「李敖之子棄台大念北大。」

《戡亂記》李戡戡 亂記

記者 王雅涵 文  2010/10/17

 戡是誰?

 
「他要不是靠他老子能出書嗎?」
「十七歲時的你會想要過要反抗教育體制嗎?」
「我是李戡的父親李敖。」
「李敖之子棄台大念北大。」
 
 
左圖為台灣版,李敖出版社發行,
右圖為中國版,由三聯書店取得版權。
(圖片來源/金石堂網路書店和三聯網路書店)
 
 
「這只是」十七歲的孩子寫的書
 
寫書的人,只要是名人,不論是已經著作等身的作家、毀譽參半將要回憶半生錄的政客還是是瘦身成功準備傳授祕笈的藝人,要出書時總是會面臨一個窘境:大家在意作者本人更甚於著作本身。圍繞簽書會現場的話題是作者的私生活,號稱附有精美贈品或是抽獎活動刺激買氣,甚至由出版界刻意放出特定的消息來炒作,往往整場簽書會推銷的不是書,而是作者本人;但是,很少有一個初入出版界的新人作家可以像李戡一樣,打一出道書本就被狠狠地拋到腦後,鋪天蓋地得討論作者而不是書本身,他的出身背景、放棄台大選擇就讀北大的注目舉動,以及李戡明顯有乃父之風的狂傲發言也是最佳的議題素材,《李戡戡亂記》就是在這樣的造勢中只聞其聲不見其書,加上有爸爸李敖隨侍在側,李戡自然失色不少,這也算是有一得必有一失。
 
然而,先不去論李戡的出身、他想要戡的亂象和他認為的正解,不管贊同與否都一定要給他一個大書特書的空間,因為我們需要知道真正念教材的學生的想法。原本出自減輕學生壓力的教改,最後卻越改越差幾乎是大家普遍的共識,總是可以配合當政者偏好而更改的教科書內容也的確是亂象之一,但是,問過專家學者的意見、聽過家長老師的抱怨,卻很少人直接將麥克風遞給學生,讓他們表達對課本的想法,就這點來說,起碼李戡以其特殊的身份搏得一個機會,鏗鏘有力地告訴大家他認為台灣教育是臭狗屎的理由,孩子想要挑戰大人們編撰教科書的思想也是值得正視。所以,請抱持著「這只是」和「這真的是」十七歲的孩子寫的書這種心態來欣賞此書。
 
一翻開書,或者說光看到書皮便發現,為書作序和導讀者皆來頭不小,由自稱李戡乾媽的知名媒體人陳文茜作序,總是特立獨行的父親李敖導讀,兩位皆先稍做介紹自己年輕時歷經專制社會下的壓迫,並闡明對自己造成的影響與各自的年少時的反叛,以自己年輕時的經驗比照,藉此帶出一個他們共同不可小覷的年輕人,讚賞十七歲的李戡已超越當年的他們許多。然而,也許是因為前兩者的過度讚賞反令人有所失望,李戡太過年輕且尚未有太大的特殊成就,也非處在不能我手寫我口的年代,如陳文茜與李敖儘管兩人有年歲的差距,但是同樣走過與今時不能相提並論的社會風氣,陳與李所陳述箝制人自由思想的過去經歷具體而殷鑑不遠,光就這點來看,李戡的憤怒顯得過於狹小和敏感,畢竟一個沒有容不下異議份子、不惜訴諸體制暴力的可怕對手,反抗者嘶聲力竭的控訴也就顯得沒有力道。
 
 
因時制宜的歷史觀
 
此書對台灣教科書的批判放在「歷史」、「公民與社會」和「國文」三科,尤以歷史科花較多討論的篇幅。作者自言多次跑國立編譯館以瞭解歷屆教科書內容的變革,針對九五課綱各版本間的差異也著墨甚多,先列表再輔以文字說明歷年、各版間的差異,最後再加入個人觀點批判荒謬處。從早期國民黨為維持中華民國正統地位汙衊共產黨,至近期民進黨上台後修改的史觀,以及逐年來台灣史逐漸從中國史獨立,且比重逐年上升等改變,對照一版又一版的教科書,李戡對課本可因執政者立場而淪為宣傳工具,提出強力的批判,並翻案認為二二八事件為光復中的小插曲,並非外省人與本省人的衝突,為日本人與中國人的對立,論辯開羅宣言的合法性,強調台灣於光復後便早以包含在中國的一部分。
 
一樣的書寫風格和論點可適用在戡「國文」和「公民與社會科」兩科的亂象,李戡也觀察到一個可笑的現象,隨著教科書上國家認同的變動,大學聯考題竟可以因時制宜,沒有一定的正確解答。另外,李戡敢言就讀的師大附中老師的缺失、教材的選用錯誤和侷限,以及校內考試題目流於刁鑽的現象,這些質疑也許台灣學生心有同感,卻甚少於大學考試後還執著於此。
 
李戡書中的觀點見仁見智,由李戡於中國新浪所開設的微網誌和和北大的申請書,言必中國為祖國,宣示對做一個中國人的熱忱,並願為祖國統一盡一份心力的立場,不難推敲出他於書中重複表達對台獨的憤怒,和去中國化的焦慮。李戡是民國96年就讀高中,是被他口誅筆伐九五課綱下的實驗者,正是扁政府時期推動的,今年由王曉波主導的重修九八課綱又重開一場認同的攻防戰,台灣的歷史從遵隨黨國教育,漸變成可隨執政者的不同而不斷修正,如同我國紙幣上印的圖案,也反映出不同年代下官方認同的改變。
 
 
作者話題更勝書本討論
 
綜觀李戡的書,開頭喜歡引用資料以示客觀,於文字說明時夾議夾敘自己的觀點,然而延引客觀的資料是一回事,如何自行解讀又是另一回事。花太多的篇幅舉例許是為了強調站在公允的角度,但也是一項敗筆,自己的見解反倒被參考資料給吃掉,抒發個人己見時,將許多可以分開討論自成一書的議題,分成過多的小主題來討論,導致每個主題互相壓縮彼此的重要性,此外,由於年少輕狂寫作恣意,口語化、情緒性字眼過多降低文章說服力。李戡自認以紮實的功夫戡台灣的亂象,但他畢竟還是高中生,勤跑國立編譯館的史料整理也不能彌補他的自圓其說,李敖是台灣大學歷史系的重考生,本身也是大師級的史學家,但是,李戡書寫戡亂記時應該是沒有求助於父親,此書謾罵多於討論,且太快下定論,可惜了原本可以好好深入討論的空間。 
 
如果走在路上,隨便問一個台灣人有關於教育的問題,任何人應該都可以侃侃而談,直指各自認為的弊端,此書卻沒有達到預想中的震聾發聵,倒是書外的世界有趣許多,李敖護子心切地帶他上各大媒體訪問,與李敖私交甚篤的知名媒體人陳文茜也在為乾兒子護航時,以韓寒說話就像放屁一樣輕鬆地惹惱韓寒粉絲,李氏父子也輪流開罪這位中國知名小說家兼網路部落客。禍起李戡接受南都週刊採訪時,脫口說出「韓寒算老幾?他連大學都考不上。」事後卻否認這項發言,在週刊稱握有錄音時,又理直氣壯地說因不知正在受訪,心煩意亂下給的回應不算數。李戡,於乃父一樣爭議的發言連連。
 
圖為李戡微網誌上「黎元洪做總統時……」
一文的網友留言截圖,紅框處為韓寒的留言。(圖片來源/王雅涵)
 
 
韓寒勘李亂
 
然而,這的確是很有效的宣傳,李戡的微網誌中留言最多的一篇,截至目前為止共計一千多條的瘋狂回應,為什麼?因為韓寒出現了,自己不發微網誌卻有四十六萬粉絲的韓寒被李戡炸來了,跟隨尋常網友一樣的留言,留在李戡所發的被南都週刊誘騙的一文,但是這文已經不屬於李戡的了,裡面儘是慕名韓寒而來的網友來打招呼,大家的留言都在問:「韓帥在哪?在第幾頁?」。
 
中國的新聞社對於韓寒回應李戡一文,以「韓寒暗批李戡不真誠」、「韓寒語帶挑釁:願李戡在大陸順利」等為標題,並在引用韓寒的留言時立場一致地省略其中的一整段話:這些瑣事其實也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無論是在什麼地方,作為文化人,你可以選擇不為自由而戰,但也絕不能為高牆添磚
 
 
言論! 自由?
 
2009年村上春樹慎重地考量是否去領取耶路撒冷文學獎,因為當時以色列正在對加薩進行轟炸,強勢的軍事行動對照加薩內手無寸鐵的居民引起公憤,然而儘管面臨出席頒獎等同支援不人道戰爭的壓力,最後他還是去了,並發表一段演說,其中最廣為流傳的一句,「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村上春樹呼籲一個個脆弱宛如雞蛋的靈魂團結起來,力抗名為體制、進行殘暴殺戮的高牆;獲選《時代》雜誌的韓寒感嘆,自己只為這個充滿敏感詞的社會貢獻一個以自己為名的敏感詞;李戡以桀傲不遜的《戡亂記》力剿台灣教育的歪風。 
 
「......大陸那邊,我想大陸應該比台灣還不一樣,而且我是學經濟的,我不是學政治的,所以我不需要什麼學術自由,我不在乎啊!......」(李戡受訪於南都週刊2010年度的31期)。
記者 王雅涵
    大三生,就讀交大傳科系, 家境普通,一父一母一兄。 好久沒有進行採訪的練習讓 我很緊張接下來的作業,但 是逃避不是解決的辦法,越 王勾踐的典範讓我有動力優 雅的結束這學期,然後前往 涵碧樓玩好好的犒賞自己。  
記者 王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