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我們的傳科

生活中用我的鏡頭,觀看傳科

我們的傳科

記者 邵奕儒 報導  2008/11/09

 身為傳科人,最常遇到的問題是

同學你念那裡?

「交大傳科」

交大有傳科系喔?

那傳科系都在做什麼?

每個人的答案可能大相逕庭
但或許能從記錄被記錄中找到答案

 

身為傳科人,你會一大早穿著睡衣,被各大媒體包圍,但面對鏡頭仍能談笑風生,而且接下來的一整天,親朋好友會紛紛向您致電詢問:「你是不是上電視啊?」

 

 在校內,傳科人接受各種傳播相關訓練。

 

我們學著作新聞,從發現議題、採訪、後製,到拿麥克風當主播。

 

 

我們舉辦營隊,試著把我們學到的交給高中生,讓他們體驗傳播媒介。

 

 在校外,傳科人體驗傳播界的辛勞。

 

接case,扛著電腦到校外熬夜剪片、飯局上,當他人酒酣耳熱,我們拿著站在一旁用像機紀錄他們的聚會。

 

 

台中洲際棒球場,熱血職棒冠軍賽,球迷專注的為支持球隊聲嘶力竭,我們為了作品,當冷靜的紀錄者。

 

 

體驗專業,我們在各大傳播相管領域實習,舉辦實習展,表現所學。

 

對社會文化的熱忱,我們紮根地方接觸在地文化。

 

參觀、體驗地方文化,品嘗當地美食。

 

 

為了深入了解民俗療法,親身嘗試。

 

這是我的鏡頭

我所看到的傳科

身為學生

我們採訪功力不夠

我們拍攝技巧不好

我們沒辦法帶著記者證,輕鬆獲得報導素材

但,從大學四年的生活中

我們學會當個以社會為己任的媒體人

我是這麼認為

記者 邵奕儒
凡是自然捲的都是好人 用原爆固定來對付那些會問你究竟我和工作哪個重要的女人 如果太投入在數羊,到最後經長反而睡不著   吳佳玲一直是急速王太超過了
記者 邵奕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