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拜訪森林》 故事後的故事

我改成影評了~哇哈哈~

《拜訪森林》 故事後的故事

記者 趙祿平 文  2008/11/09

Once upon a time是許多童話故事的開頭,I wish則是許多童話故事的起源。有了願望,才會有行動。在童話故事中,所有的願望最後都以happy ending作為結尾,而《Into the woods》則呈現出happy ending 之後的故事。每個人都有希望得到的,但那究竟是家庭、社會價值、教育等外力加諸給我們的,還是我們真正想要,以及真正需要的?

 

Into the woods是百老匯音樂劇,曾經發行dvd並大受好評。 圖片來源資料圖片

 

作者將「灰姑娘」、「小紅帽」、「傑克與仙豆」、「長髮姑娘」等四個大家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拆解,並重新編織出一段交錯複雜的童話故事:一對苦無子嗣的麵包師夫婦,為求得一子而答應幫巫婆蒐集四樣寶物--金縷鞋、紅頭巾、乳牛,以及金黃色長髮,以調製巫婆夢寐以求的回春藥水。於是,「希望」去參加舞會的灰姑娘到森林深處母親的墳前祈禱;「希望」家境好轉的傑克媽媽逼迫傑克穿過森林到市集把乳牛賣掉;麵包師夫婦也進入森林,用計取得巫婆所「希望」的回春水原料,以交換條件,實現自己的「希望」。在這麼多希望的作用下,所有人在樹林裡碰了面,整齣劇的前半場以輕鬆愉快的搞笑方式帶給觀眾全新的童話體驗。

前半場的結尾,一切都進入了「應有」的程序:就像原本的童話故事一樣,所有人的希望都成真。灰姑娘成了公主,麵包師夫婦有了孩子,傑克從巨人那偷來的錢使他富有,小紅帽平安回家,長髮公主和王子私奔,巫婆也得到了青春美麗。但是,故事並沒有結束。就像許多孩子聽完童話故事後會發出的疑問:那之後呢?王子跟公主在一起之後呢?《拜訪森林》全劇的重點,就是在這故事之後,那些延續下去的,故事後的故事。

拜訪森林前半場以輕鬆搞笑的方式為大家帶來全新的童話體驗

童話故事走出幻想 步入現實

後半場開頭,所有人都在他們的幸福美滿裡面,只是多了現實上的煩惱。孩子的出生,伴隨著喜悅之外,還有現實的物質需求、尿布、奶粉、哭鬧……。當上公主,除了物質上的滿足,還有禮儀規範社交對話……。在許多接踵而至的現實面衝擊著四種童話故事的同時,是非對錯與善惡也出現在下半場的劇情中。傑克與魔豆的故事中,傑克是智勇雙全的機靈小孩,但是現實社會中,他是搶劫犯與小偷。於是,巨人的妻子下來報仇,但是卻踩壞了皇宮和許多人的家園,導致小紅帽的媽媽、外婆、傑克的母親、長髮姑娘、麵包師太太以及旁白等等,陸續在混亂中喪命。後半場有一個轉折點,就是當巨人要求大家交出傑克時,女巫把旁白給推了出去。當時旁白大喊著:「只有我知道故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少了我你們就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了!」到這裡為止,故事進入了一團混亂。

這意味著童話故事理的人物走向了現實--再沒有人能預知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一切就像真實人生一般,沒有遠處的聲音作提示,也沒有人自動幫你剖析局勢,更不會有人告訴你這麼做的結果如何。一切都進入了現實模式。而當所有痛失至親的人要聯手殺死巨人時,小紅帽提出了疑問:「巨人也是人,我們憑甚麼殺巨人?」女巫反駁到:「你殺了多少狼?」當小紅帽辯稱:「巨人和狼不一樣」時,女巫說出了重點:「你去問狼的媽媽。」這裡提出了將心比心的態度,以及我們的童話故事中,有多少以動物為比喻的殺戮行為,更別提以人為比喻的「合理化暴力」。

闡述為人父母的難題

全劇最值得玩味的地方,就是女巫的角色。醜陋的女巫囚禁著長髮公主並將她當成女兒般的深愛,當長髮公主想要逃離時,女巫心碎的唱出:「難道我還不夠?這世界混亂而黑暗,我保護你,和我在一起,除了我還有誰更愛你?」隨後,就將長髮公主的長髮剪去,大喊:「我不會跟任何人分享妳」。這是第一階段的女巫,也是大部分父母知道子女即將單飛的心態:在我們維護著你的高牆中,只有我最愛你,你不知道外面有多險惡,留在裡面。

最後長髮公主還是逃離了,並且為王子生了雙胞胎。這時的女巫已經擁有了年輕與美麗,再次的重逢令女巫又驚又喜,但是卻遭到長髮公主的埋怨。對於長髮公主的控訴,女巫的回答只是單純的:「我只是想當個好媽媽罷了。」這裡也道出不少為人母親的難處:給予孩子的是否是她所需要的。最後,當大家與巨人談判破裂,巨人陷入憤怒的時候,長髮公主突然歇斯底里的跑去送死。目睹這一切的女巫所受的打擊非同小可,傷心絕望的唱出:「我告訴過妳的,外面世界的險惡,孩子總是不願意去聽。他們總是要再一次犯錯,孩子總是不願意學習。」到這裡,女巫已經變成劇中最貼近現實的角色。或許只有女巫是最能真誠面對自己的,她知道自己所欲所求,並且真實的面對自己的一切想望與結果。

 "No One is Alone"

反思童話故事中的價值觀

最後,所有人都失去了生活重心。當小紅帽與傑克想到了母親的死亡而流淚憤怒時,灰姑娘和麵包師父唱出〈No One is Alone〉,一方面鼓勵小紅帽與傑克,一方面也告訴所有人,無論失意還是得意,無論善惡是非,沒有人是孤獨寂寞的。另外也道出了長大必經的路程:獨立思考。劇中小紅帽與傑克都失去了生活的指引,從此他們就必須要依賴自己的判斷,是非善惡,孰是孰非,再也沒有人能夠給予他們答案。「巨人可能是好人,女巫可能是對的,最重要的是,有人站在你們這邊,但是別忘了,他們(巨人與女巫)也不是孤獨的,沒有人是孤獨寂寞的。」這裡提出了一個在童話故事中時值得反思的迷思:壞人其實並不是完全的壞人,並且,他們也不是孤獨的。許多童話故事的橋段,是我們站在主角的立場來追求主角的希望之戰,斬殺路上的敵人與阻礙似乎是必經的正義,但是我們可曾反過來思考:或許對於被斬殺者來說,邪惡的一方其實是故事中的主角?在這裡,作者清楚的透過劇中人物深刻的痛擊了傳統童話故事的弊病。

"Finale/Children Will Listen" 

劇終時,打退巨人的倖存者們,開始準備重建家園。麵包師在太太亡魂的鼓勵下,決定將這個故事一五一十的告訴襁褓中的孩子,而女巫也在此時現身,對著所有的父母歌唱:「當心你說的故事,孩子是聽的懂的。在你說『聽我說』得時候要當心,孩子會聽。」或許下次,當我們要說童話故事給孩子聽得時候會開始思考,透過這些童話故事,我們將要傳遞給孩子什麼樣的價值觀。

記者 趙祿平
很多時候我們的定位都在隨著環境而改變 在家中我們定位是好孩子 在學校我們定位是好學生 在團體我們也各自有各自的定位 不同的時空 不同的人物 不同的氣氛 不同的環境 我們對於我們自己有著不同的定位 今天在這裡我可以是很開朗的開心果 下一個場合我或許就必須版著臉孔見人 這個團體裡我可以是領頭者 下一個團體我可以只是默默的執行者 沒有人可以永遠擔任同一種腳色 也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 大學 一個自由的聖地 一個過於尊重妳個人意志的地方 有時候反而使許多人困住了 在這個校園的象牙塔內 今天在這裡寫下的報導 不一定能完全表達出的我想法 也不一定能得到完全的認同 而眼神交會就能懂的形容  是只存在於小說的理想交流 不過 人都是這樣不是嗎  自以為是的評論著對方 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喘測對方的心理 不管對與錯 我們自己幫對方作了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分析 然後盡情的延用這個公式 不管錯誤有多嚴重 不管有多可笑 這就是悲哀  但這也是文字的動力 我要表達出我想表達的 盡我的可能 讓你懂。      
記者 趙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