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期

尋找衝擊 就是生命的意義

李佳穎為清大社會所的碩士生

尋找衝擊 就是生命的意義

記者 王成宇 報導  2008/11/09

「人如果沒有一面鏡子,永遠也看不到自己。」一個有著倔強脾氣,不喜歡跟別人做一樣事情的女生,一個在青春時期總在尋找有意義的事情去實行的女生,認為很多經驗與知識或許從課外得到比從教科書上來的多,清大社會所的碩士生李佳穎,對於自己的人生,有著跟其他大學生很不一樣的想法。

李佳穎今年暑假到蒙古擔任國際志工。 圖片提供/李佳穎

從課外學到的知識反而比成績更重要

目前就讀清大社會研究所的李佳穎,去年畢業於交大人社系,過去曾在大學生活裡有著豐富且繁忙的生活。與其他新生一樣,有著對大學生活抱持的新鮮感,她在大一時參加了許多社團與活動,例如當過三屆系學會長,參與基層文化服務團、山地文化服務團、數位創作社,甚至還參與了梅竹賽的實況轉播 ,然而在文服團待過一陣子之後,她選擇成為了交大山服團的一份子,後來還接下了山服團的團長一職。「可能是本身自己就很喜歡原住民的文化吧。」李佳穎微笑著回答。交大山服團有一年曾因為招生不足而面臨的倒社的困境,後來在前幾屆學長姊的幫助下,李佳穎與社團好友創新了許多制度及社團的經營方法,讓山服社從倒社的處境變成一個仍能持續經營的社團。「因為想說自己念的是人社系,總要有點創新的精神,也想要把系上學到的東西融合在我們辦的活動上面。」李佳穎笑著解釋。有者許多創新的思想的她當初並不認為會有預期的效應,但後來不但廣被社團的成員與學弟妹接受,也因此打開了山服團的知名度。從大學一直到研究所,她始終認為成績並不是求學生涯裡最重要的一件事,在她的觀念裡讀書固然重要,但成績從來就不是她會去在意的一個點。「有這樣的價值觀或許是高中念的就是私立學校吧,然後會上交大也是一個不小心。」李佳穎打趣的說著。

身邊許多同儕都注重系上課業,李佳穎卻選擇從課外的活動上學習到更多的知識,課業上所學到的知識例如族群關係、整合行銷等並不能透過考試成績來加以運用,李佳穎以篤定的眼神與口氣說:「我真正覺得這些知識派得上用場是我在辦營隊或是面對原住民的時候。」因而在大一與大二忙碌於社團活動這段時期所學到的東西,增添了李佳穎大學生活的豐富性,也給了她更多不同的眼光來看待許多事物。而升上了大三的李佳穎,開始思考著與前兩年不一樣的人生意義,「那時候是想說在我大學四年裡一定要做一件很轟轟烈烈的事情。」而這樣的想法不僅開始讓李佳穎用旅行來認識自己,甚至這樣的動力驅使她在今年暑假到了蒙古當了一個月的國際志工。

生命的累積一定要經過一些衝擊

升上了大三的李佳穎進入了人生的反思期。在大學的前兩年生活裡,她專注於尋找生命中的衝擊性。「大一大二的時候就執著於一定要做有意義的事情,但我後來發現這是做不到的。因為這個意義只是對自己有意義,或許對別人來說卻不然。」大三的李佳穎開始沉澱自己的心靈,她認為過去兩年的她始終追尋著外在的東西,例如如何經營一個社團等等,但卻從來沒有好好了解自己過,不了解自己經過了這兩年到底得到了些什麼,或者自己缺乏的是哪些。「我希望用不同的觀點去看我所處的這個世界。」基於這個想法,李佳穎希望能夠認識新竹以外的地方,也能夠好好沉澱自己,她開始迷上了旅行,開始自己一個人搭著公車去尋找美景,也曾經騎著機車環島,甚至在今年寒假還找了好友一起從台東到花蓮徒步旅行了168公里。「徒步旅行真的很辛苦,我們走到雙腳都嚴重起水泡,但我後來回想,那段旅程是我生命經驗中很大的一個轉變。」李佳穎談到並笑著敘述那段有趣的旅程。堅持一定要從很不一樣的觀點去發現新事物,也讓李佳穎決定要在畢業的那年暑假投身於國際志工的行列。

「我覺得到國外自助旅遊或遊學是學不到什麼東西的。可能因為長期接觸比較弱勢的文化吧,我的想法是,能夠看得見弱勢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基於這樣的想法,又有著曾在服務性社團的背景,李佳穎今年暑假到了蒙古當了一個月的國際志工,而這趟很不一樣的旅程讓她開拓了全新的國際觀。在眾多的志工服務項目裡,李佳穎選擇了她所熟悉的文化教育類,設計課程讓蒙古孤兒院裡的小朋友學習,也透過活動讓蒙古的小朋友能有所成長。「我是到了那邊才知道原來蒙古是議會政治呢。」李佳穎驚訝說者,一趟國際志工之旅,讓她對蒙古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也讓她的國際觀有了很大的衝擊及轉變。由於曾經在社團輔導過原住民兒童,李佳穎表示,台灣的原住民小朋友與蒙古孤兒院的小朋友都處於較弱勢的狀態,但若兩者比較起來,台灣的原住民小朋友生活相對比較好過,但也因此缺少了蒙古小朋友們學習的熱忱。「蒙古小朋友們對於文化的吸收度很高,而且他們知道自己要學的是什麼、為了什麼而學。」她認為相較於台灣原住民小朋友,蒙古小朋友們的文化資本較高,但卻不是因為他們在教育上的資源性較豐富,而是由於他們接受文化的廣度,並且很清楚自己未來要的是什麼。

從旁觀者的角度認識自己 增進國際觀

一趟蒙古志工之旅也讓李佳穎在許多觀念上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在擔任志工期間,李佳穎常會跟從許多不同國家來的志工們聊著各自的國家與文化。但她卻發現比起其他國家的志工,她的世界觀是相對渺小的。「他們常常問的問題是,台灣在哪?或者是,台灣是一個國家嗎?」而當李佳穎解釋台灣的地理位置與政治情況後,其他國家的國際志工們能夠與她侃侃而談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她卻不一定對他們的國家有相同的了解度,甚至也無法回答台灣與中國的處境和南北韓的處境有何不同。這趟蒙古之旅開始讓李佳穎思考台灣大學生的國際觀,許多人不了解為什麼要到國外讀書或是做志工,甚至安於台灣目前的教育環境及狀態,但她認為只有從客觀的旁觀者角度重新看待自己所處的國家或社會,才能發現自己不足的地方,也能夠對於許多問題的廣度與深度有著更進一步的思考。李佳穎進一步表示,或許將來有一天她也會投身於台灣國際志工的行列,希望台灣的原住民小朋友也能因為接觸到國際志工而改善學習態度,也能因此更具國際觀。

記者 王成宇
    內心10歲   外表15歲   實際年齡卻已經是20歲的幼稚小鬼 夢想中的世界是   坐在墾丁廣大天空下    吹著海風聽著海浪聲 一客咖哩豬排飯不加辣     薰衣草奶茶半糖去冰   謝謝 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文字能夠帶給誰什麼    畢竟靈光這種東西總是 突然   口休   的一聲   就出現在腦袋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    咬文嚼字不是我的專長 缺點可謂一堆   無腦鬼   愛哭鬼   美術白痴   沒耐性不喜歡等人   不夠勇敢之類 習慣了安靜以後    很多話反而說不出口 愛不單純   世界上的人目光總是太狹隘    愛很單純    世界上的人腦袋總是太複雜 能不能有天大聲說出積壓在心底已久的故事   對我喜歡的人   對我討厭的人 而不是只能碎碎唸的說著一些靡靡之音     讓自己心煩    讓自己沉默 開始喜歡上旅行    旅行能夠讓人成長   能夠訓練我方向感   還能多出很多文字無法描述的感動 過了多年再踏上同一個地方    總會微笑想起   原來這個地方    那年夏天   我們一起來過 寫稿是會呼吸的痛   但我想我會努力撐過這學期    包括編輯台的地獄期 對自己好一點吧    很多人對我這麼說    我也對自己這麼說            
記者 王成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