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文青不再 大學生賞藝動力弱

...

文青不再 大學生賞藝動力弱

記者 黃湘茹 文  2008/11/23

台灣一般民眾對於藝文活動的參與度普遍不高,除了故宮博物院等國際知名的大博物館之外,一般市立博物館或是較小規模的展覽,若非有搭配特殊宣傳手法,參觀人次都平均偏低。反觀大學生的藝文素養,就算校內有舉辦大大小小的藝文活動,不論是展覽抑或表演,學生參與度也普遍偏低,大學生只對流行文化投入關注,反而漠視了許多高水準的文化藝術。

新竹市玻璃工藝博物館門面。  攝影/黃湘茹

 

參觀博物館 訪客數普遍偏低
根據新竹市文化局博物館科的曾文樹所提供的統計數據來看,在去年度新竹市博物館月平均人數分別為:玻璃工藝博物館12510人、影像博物館6841人、消防博物館2488人、眷村博物館則有3574人。數據顯示出,即使是統計人數最少的眷村博物館,平均一天至少有119人參觀,而人數最多的玻璃工藝博物館,平均一天則有417人。從這些數據觀察下來,乍看之下感覺會去博物館參觀的民眾為數不少,但其實整體來說,參觀博物館的民眾大多以家庭為單位,若將四人歸為一個小家庭,平均下來,即使是參觀人次最多的玻璃工藝博物館,每天也只有一百多個家庭會到博物館參觀,這大約只占了新竹市家庭總數的百分之十左右。

在玻璃工藝博物館內當工作人員的義工表示,每天到博物館來參觀的人數不一,假日當然是比較多的。而會到博物館參觀的民眾,大多數還是以帶著年幼的小孩來玩的家長為主,另外則是部份為了取景拍照的民眾,而學生族群則較少。在玻璃工藝博物館擔任義工已經三、四年,將最近與過去幾年相比,他感覺到來參觀的人數正逐漸減少,但他認為這現象與近年經濟不景氣有關,就算有空閒時間,想來博物館的念頭也已減弱,民眾心中想的還是如何賺錢較重要。

因經濟崩盤的影響,即使市立博物館的票價才十元、二十元,民眾依舊會考慮,而他也說到,在這個油價、物價什麼都漲的年代,現代人對於「價錢」都變得比較保守了。然而身為在地人的新竹市民,在政府政策下,參觀市立博物館甚至是可以免費入場的,但他也相信,新竹市民中,有九成的民眾一定沒有來過博物館,說不定連可以免費入場的訊息都不清楚。

如此可得知,其實一般民眾普遍極少走入博物館,在近年甚至人數還有遞減的情況產生,而一般的大學生們沒有經濟上的壓力,會主動踏入博物館的人卻更是少數,若說是因交通上的不便所造成,這無法成為一個理由。一般國立、市立的博物館,一定會在交通規畫上下許多工夫,讓市區公車能在博物館附近設立站牌,提升民眾到博物館的便利性,進而提升民眾到博物館參觀的意願,所以交通上的不便應該無法成為大學生不想踏入博物館的理由。

交大藝文空間的展示光牆。  攝影/黃湘茹

 

藝文賞析 校內推動亦難成學生動力
普遍看來,一般的大學生連在校內舉辦的展覽也很少參加,甚至對於校內的藝文訊息不見得全都了解。在國立交通大學,校內即有設立「藝文中心」,負責辦理校內多數藝文活動,此中心擁有「演藝廳」和「藝文空間」,演藝廳主要為動態藝文活動,例如音樂會、舞蹈表演、劇場表演等,而藝文空間則主要為靜態藝文展覽。縱使校內即有許多優良的藝文活動,然而主動踏入藝文中心的交大學生卻也是寥寥無幾。

在藝文空間當工讀生目前就讀交大外文系三年級的石念寧表示,到交大藝文空間的人,大多數都是到櫃台買演藝廳表演的票,很少有人會走進展場。而石念寧更說到,即使有人走進去看展覽,大部分也只是校外中年人士,而大學生大多只有大一新生,她理所當然地說到:「他們都是為了藝文護照,想蓋章才會走進來寫學習單」。因交大定訂了全校大一新生一門共同必修課程「藝文賞析教育」,這門課程要求學生,每學期必須去看三場靜態展覽以及一場表演藝術或人文演講,並發放每人一本「藝文護照」,要求學生在藝文護照上蓋章或附上票根來證明。既然稱作必修課程,表示凡是交大的學生就必須達到這些要求,否則將無法畢業,雖然學校設立這門課程的目的是希望學生能多多欣賞藝文活動,卻也造成了許多學生去觀看展覽和表演,都只是為學業要求才勉強委曲求全。

其實要做到這門藝文課程的要求並不難,除了藝文空間,在交大浩然圖書館的大廳也有許多場展覽,在今年這些展覽也放置了印章供學生去使用,但還是會有學生被當,石念寧表示她也聽到過許多人抱怨聲不斷,常說不是他們不想去看展覽,是真的沒有空,然而她聽到後卻說:「但是我覺得,他們就是不想」。

「其實學校砸很多錢在藝文活動上。」石念寧說,交大請來的著作名家或表演團體水準都相當高,有些甚至在國際上名氣可說是數一數二的,每個展覽的開幕茶會上,也都可以吸引許多媒體記者來採訪。而學校請來交大演藝廳表演的藝文團體,不論在校外門票售價多高,到藝文空間購買的學生票一律是一百元,成人票票價也低過校外許多,但石念寧卻指出:「即使把所有的票都賣光,賺回來的錢都不到請他們來表演的四分之一」,學校採用如此虧錢的手法,不過只為吸引學生前來欣賞。另外,不同於以往的是,這學期每場表演的票都早已銷售一空,石念寧為此也感到驚訝,但她也說到,其實買票的人學生依舊佔少數,多數還是教職員工或校外人士。

在藝文中心打工的工讀生,到演藝廳看表演是完全免費的,而且如果當天順便打工幫忙招待,不僅看表演免費,還另有工讀費可以領,已經可說是等同於學校花錢請他們來看表演,但石念寧卻說:「工讀生中會去看表演的,就只有我一個」,連不用買票的工讀生都不會想踏入演藝廳,更何況是那些要付錢才可以進去欣賞表演的大學生。

對大部分的大學生來說,會走進藝文場所的人,大多都是被動的,而迫使他們踏入展場的原因不外乎就是為了課業,就如同交大大一新生,想畢業就只好為了得到票根或印章這個證明而進去走馬看花一番,或是為了交課堂報告而奮力去查閱資料。大學生如今對於藝文訊息普遍漠不關心,若非學校刻意推動,願意主動接觸藝文展場的學生或許會所剩無幾,但總有一天大學生終究會離開學校,離開那股在後面刻意督促的外力。在最無現實壓力的求學階段沒有培養出習慣,日後恐怕也只能默認經濟壓力作祟,任隨現實擺布。

記者 黃湘茹
我是香菇,這是我從小到大完全沒變過的綽號。   我學過鋼琴,也學過畫畫,我想把這兩樣當成一輩子的興趣, 小時候只為了追求技術而練習讓我受不了, 所以我認為只有維持「興趣」的狀態下,才有可能持久, 當然能結合我的未來就更是好。   我喜歡聽音樂也喜歡看電影,電視對我來說更是從小的良伴, 別人說電視媒體充滿了腥羶色,但我覺得現實社會才是黑暗的可怕, 雖然說常看電視不好,但是接觸電視讓我知道現在的世界是如何轉動。   因為所有的媒體, 所以我喜歡胡思亂想,喜歡幻想充滿正面訊息的世界, 我不追求一定要特立獨行,我只想做我喜歡的事情。
記者 黃湘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