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黑金、不公 台灣國球困境多

沒有球員的棒球場

黑金、不公 台灣國球困境多

記者 陳怡秀 報導  2008/11/23

十一月份,適逢中華職棒的兄弟象隊與統一7-11獅隊進行第十九屆總冠軍賽,場場爆滿、一票難求的空前盛況,掩蓋了前半個月爆發的職棒簽賭案使米迪亞暴龍隊遭到中華職棒聯盟除名的壞消息;得到今年總冠軍的統一7-11獅隊前往日本參加亞洲職棒大賽,獲得第二名佳績,於是另一支球隊中信鯨的解散消息,再次被中華職棒聯盟輕描淡寫地帶過。一連串悲喜交錯的衝擊之下,似乎讓人刻意淡忘並漠視台灣棒球一直以來存在簽賭、制度、球員等問題,以及當明年職棒成立二十年之際,也回歸到元年只有四支隊伍的狀態。

知名棒球主播蔡明里在他的部落格中表示,這是一種「切割現象」──因為棒球號稱台灣國球,所以某些民眾在中華隊比賽時才會關心,對於中華職棒並不會到場觀看;某些球迷只願選擇張力較大的季後賽觀賞,而忽視另外七個月的例行賽事;某些球迷則只進場支持球隊能分到較大票房收入比例的主場球賽……。以今年中華職棒為例,官方統計出十場季後賽的收入高達四千萬,竟是全年三百場例行賽總收入七千四百萬一半以上的比例,這種一家歡樂一家愁的極大反差,直接地說明了切割現象的存在並非無憑無據。

誠泰Cobras隊成軍之初,仿日系球風的打法與行銷方式,吸引不少球迷的目光。(攝影/陳怡秀)

黑金、簽賭 職棒難經營

原名為誠泰Cobras的米迪亞暴龍隊,於二○○八年二月始被米迪亞系統科技公司接手經營,是國內第一家同時擁有棒球與籃球隊的企業。然而單季連續換四名總教練、長時間的委靡成績,雖有謝佳賢、周思齊等明星球員,但整個球隊的氣氛始終低迷。在今年十月八日,檢調單位大規模搜索該球團辦公室與球員宿舍,並約談了數名球員、教練與球團員工,證實球團高層也直接受黑道所操控,眾多球員也嚴重涉案,於是職棒再度爆發一次重大簽賭醜聞,是為「黑米事件」。

隨後,中信鯨隊於十一月十一日發出聲明稿,宣布解散球隊。除了受到黑米事件的影響之外,二○○七年時隊中五名主力球員紀俊麟、鄭昌明、曾漢州、黃貴裕、陳健偉的簽賭導至球隊戰力衰退、球迷信心喪失、與球團的無心經營,更是種下球隊解散的主因。

事實上,職棒牽涉到賭博、黑道、放水打假球並非頭一遭:一九九六年爆發的簽賭事件與黑道連續挾持兄弟、三商兩隊球員等案件導致時報鷹、三商虎、味全龍三支隊伍的接連解散;二○○五、二○○七年的職棒簽賭案,許多選手皆被終生禁賽,職業生涯就此葬送。


負面衝擊 球迷易流失

球員失去信任,球迷拒絕進場看球,職棒寒冬何時雪融?(攝影/陳怡秀)
曾擔任中山女中棒球研究社社長,現就讀台大社會學系三年級的許庭婷表示,身為中信鯨球迷的她,二○○七年弊案發生後便不再看球了,曾經富有熱情的她感嘆道:「高中時,聽到別人說『年輕的時候很迷棒球,但後來就熱情消散了』,令我不可置信,沒想到這樣的狀況竟然也發生在我身上。」壞消息一再的衝擊,讓球迷一次一次傷心、失望,於是不再進場看球、對棒球的關心只簡約到比數之間。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二年級的樂嘉妮,同樣是中信鯨死忠球迷,她提到一年前的假球事件雖然令她難過,但打開電視時,看見剩下的二線球員在球場上持續拼戰著,彷彿是想要證明自己留在球場上的正當性,後來中信鯨隊連勝數場,更讓她感動不已,於是她選擇繼續當球迷。然而,這次球團選擇直接解散,令她感到很失落,認為自己「不會跟以前一樣有那種想要衝球場,跟球員一起奮鬥的感覺了。就算看球,也就僅止於欣賞而已。」

為了鞏固球迷不再流失,有關單位便開始進行切割,媒體、球團與聯盟便將放水案件簡化為「個人操守問題」。不可否認,球員、教練協助打假球於情於法皆不可取,但如果將問題深入來看,聯盟總是不斷企圖粉飾太平:令人長期詬病的裁判水準、制度之不健全、以及在一九九五年時,三商虎隊內部鬥爭所造成的黑虎事件是否有外力介入,至今都難以澄清……,這種逃避與漠視的心態更讓黑金問題如影隨形。其他棒球強權國家雖然也都發生過假球風波,如美國的黑襪事件和日本的黑霧事件,但兩國悠久的棒球歷史與廣大球迷的杯葛聲浪,在事件發生後有關單位迅速的處理效率與大刀闊斧的整治,使得兩國放水醜聞不再發生。

知名BBS大站批踢踢的資深棒球板友虎神表示,在黑虎事件中,更能看出球團內部的管理問題:三商虎隊因為球員間派系問題引來黑道介入,於是出現故意輸球而錯失單季總冠軍、黑道挾持球員甚至毆傷球員等案件,最後因主力球員林琨翰的跳槽,令球團無力再培育新人,環境、財務、戰績皆不堪的情況,三商虎隊就此解散。此外,虎神也感嘆道,高層人士「就很像某些國營事業的官股代表,乖乖的依據行政院指示去開股東會,犯不著去跟那些被裁員的員工、被影響的老百姓認真」,於是心急如焚、憂國憂民的總是球迷。


選秀弊制 球員被置劣勢
中信球團於解散聲明稿中指出將配合聯盟與其他四隊協議的「特別選秀辦法」,並表示認同其選秀用意在「順利地移轉現有教練及球員,讓聯盟賽事可以更加精采,也實現中信鯨以『資源讓出』之方式帶動聯盟未來發展及球員、教練之生涯前景的理想」,然而,所謂的特別選秀卻是值得存疑的。

雖然一九九九年味全龍隊與三商虎隊解散時,也因「均衡戰力考量」的理由對於球員去向有所配置,但對球員而言,這樣的做法卻不公允。原屬球團既已解散,球員便獲得「自由球員」的身分,有資格和任何球團以公平的方式協商新合約;但若依照選秀制度規定,球員將會失去談條件的權利,甚至連往國外發展都會受限,這種制度的不健全與不人性化,加上在上位者的欠缺思考,使得特別選秀制度營造出一股彷彿列強瓜分殘弱的態勢。

而在國手常客林益全成為二○○八年選秀狀元之際,作出了決定留在業餘隊打球的決定,讓眾多球迷語原本預訂簽約的興農球團大感吃驚。林益全在他的個人部落格中提到:「太不安定了,沒有人可以跟我保證我能打幾年,有太多太多不確定的因素存在,但是我在業餘至少我沒有球打的時候,公司能給我一份安穩的工作」,點出了台灣職棒圈球員生涯的擺盪不安。雖然職棒球員的薪水較業餘球員優渥許多,但從工作的長遠與穩定性來看,業餘球員即使從球場中退下來,仍能在所屬公司謀得一官半職,反而成為棒球員另一種「簡樸打球」的安全選擇。

在台灣,人民總是稱呼棒球為國球,紅葉少棒隊所帶給國人在艱困環 境下的驕傲與紓解,演變至今,卻成為政治人物大聲疾呼的口號,實際上,卻連一座可供室內比賽的巨蛋球場都未完工;當職棒發生醜聞時,立委議員們一個個跳出來大罵「國球變國恥」,卻沒想過自己可曾為台灣棒球盡過一份心、進場看過一次球;媒體也彷彿嗜血蚊蠅,不斷抨擊涉案球員、教練的職業道德,卻忽略其背景與社會意含,淨將中華職棒營造成「打球的是騙子,看球的是傻子」的黑金環境。

今年中華職棒的頒獎典禮中,前米迪亞暴龍隊外野手周思齊獲得最佳金手套的殊榮,他在發表得獎感言時說道:「……在職棒生涯的每一天,我都抱持著一份盡心盡力的心情,來面對我最愛的工作。也因此當很多的時候,外在條件,不能選擇、也很難控制,但我一直告訴自己、堅持自己,不管環境如何,每場的比賽,我都是全力以赴。……今後我還是會秉持自己一貫的信念繼續努力。」周思齊哽咽地道盡心聲,獲得的是全場的掌聲與台下一句句的「加油」,然而這些球員的出口又在哪?他們又能否獲得該有的合理地位?聯盟、政府、球團竟都無法給與明確的答覆。


一直以來,棒球比賽都是適合闔家觀賞的休閒活動,然而國內職棒環境不再改善,這樣溫馨的情境卻也不知還能維持多久。(攝影/陳怡秀)

記者 陳怡秀
陳怡秀,咻咻,又或者是issue。 總希望可以一輩子停留在18歲的狀態,但事實不允許的情況下只好乖乖當個傳科系大三。 眷戀文字,卻也討厭絞盡腦汁,不定期表演何謂江郎才盡,但這學年仍努力想成為個稱職的電子報寫手。 迷戀電影成癡,除了恐怖片以外接受一切類型,尤其偏愛寶萊塢的用色大膽與瘋狂歌舞。 觀看棒球成狂,但始終搞不清楚投手投出的球路叫什麼,一到球場便進入歇斯底里狀態。 不奢望世界和平,亦不期待改變世界,最大的夢想是成為真正的文藝青年。
記者 陳怡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