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回歸自然 山中的「薔薇」 

蔡薔薇的採訪

回歸自然 山中的「薔薇」 

記者 林麗珊 報導  2008/11/23

每天忙忙碌碌地渡過,刻板的生活日復一日,為讀書而讀書,為工作而工作,為做而做,到底有沒有認真想過,活著是為了什麼?台北生活緊張、加上大女兒不幸在車禍中喪生。蔡薔薇不禁慨嘆著說:「人到底在追求什麼?」於是跟原住民丈夫徐進明考慮了五年才決定搬回山上,在祖先留下的田種植有機蔬菜,成立薔薇農場,實現自給自足,回歸大自然的理念,在這塊土地上過著簡單純樸的生活。

 

思考人生目的 最終回歸自然
蔡薔薇是閩南人,從小住在彰化鄉下,由於家裡重男輕女,她國小畢業後就要出去台北工作,貼補家計,就在一家做pc板的公司,她認識了現在的丈夫徐進明。一開始只把對方當作是工作的夥伴,但「這真的是緣份」,蔡薔薇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在公司相處兩年,彼此間產生了感情,最後決定跟對方白頭偕老,還生了兩個女兒。婚後兩人還是繼續工作,直到民國八十一年五月長女車禍過世,她開始思索人到底在追求什麼,並且跟丈夫萌生搬到山上居住的念頭。

 

 
 徐家合力在施肥。圖/林麗珊攝影

台北生活壓力大、物價較高,而且還要供養小孩,徐家的生活逐漸拮据起來,蔡薔薇開始想:「既然山上有田地,為什麼不搬回去呢?」但搬回部落並沒有想像中簡單,因為考量的要素很多。放棄現有生活就等於一切從零開始,而且他們當時的儲款不多,回去部落居住,一草一木都需要金錢,光是錢就是道難題;另外,丈夫徐進明雖然是原住民,但他從小就在平地長大,只有寒暑假會回去探望親戚,所以跟部落的居民很陌生,加上彼此的生活習慣又不太一樣,所以有些原住民甚至把他們當作外地人。但是想到大女兒的車禍,蔡薔薇覺得是他們夫妻倆只顧埋首工作,沒有好好照顧小孩所造成的。搬回山上,因為空氣狀況好,身體變得比較健康,「剛搬回來的時候,一個禮拜有一台車經過就覺得開心了。」蔡薔薇笑道。而且住在山上可以花比較多的時間看護小孩,讓孩子們可以過一個不是只有唸書跟吃快餐的童年。民國八十五年,蔡薔薇跟丈夫鼓起勇氣,帶著女兒跟小兒子,以及三萬塊的積蓄回到新竹縣五峰鄉上坪溪的祖地開始新生活。

 

部落生活 從零開始
回到部落,蔡薔薇跟丈夫以為種些蔬菜來填飽肚子,日子能過就好,然而種菜卻沒有他們想像中的簡單,這兩位農業的門外漢連菜苗在哪裡找都不知道,更何況是種菜;於是丈夫就參加竹林的蔬菜班,利用時間到對面山頭的桃園農業改良場五峰分場學習。在機緣下認識課堂的講師徐華盛,他詢問班上有誰願意種有機蔬菜,蔡薔薇的丈夫之前就聽過有機蔬菜這個名詞,因此對此大感興趣,徐華盛下課後就去他們家視察,看到如此肥沃的農田,徐華盛鼓勵他們努力去做,並說只要他們肯做,他會負責幫他們找門路。雖然知道自己擁有一塊好地,但是種植有機蔬菜需要一大筆開銷,肥料、機器都要買,身上連一萬塊都沒有的蔡薔薇,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幸好後來認識了中盤商陳姐,她說只要他們願意做,錢不是問題。看到肥料一車車的運來,蔡薔薇覺得既然有人願意幫助他們,就得努力去做。

 
雖然遇到熱心人士解決了資金的問題,但是天災跟蟲害也是種菜的天敵。民國八十六年七月,颱風來襲,第一批農作物因此化為烏有。過了一段時間,蔡薔薇重新下苗,縱使他們很努力除蟲,也都於事無補,因為害蟲迅速繁殖,一個晚上就把幼苗吃光。民國八十六年十一月,在多番打擊下,蔡薔薇跟丈夫決定作最後的嘗試,如果這一次再不成功就會轉型,以傳統的農耕方式種菜就好。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當季的農作物很健康的生長,加上陳姐的幫助,慈心基金會決定要全力保存這塊土地,並且跟蔡薔薇夫婦承諾,會買下他們種出來的蔬菜,並叫他們不用擔心金錢方面的問題,蔡薔薇感慨的說:「那一年唯一的收入,就是慈心的兩萬七千多元。」慈心基金會雪中送炭,令蔡薔薇夫婦覺得很溫暖,她說:「他們在平常也會打電話來關心我們的情況,詢問有什麼困難的地方或是缺乏什麼物資;颱風天接到他們的關懷,真的令我們很感動。」慢慢地,薔薇農場開始有了穩定的收入,蔡薔薇夫妻們也慢慢熬過來。

 
「到現在我都不敢看小朋友小時候的照片。」蔡薔薇帶著歉疚說。回到部落以後,子女在學校上課也會被欺負跟排斥,同學們更威脅要用錢交換友誼,她說:「女兒真的拿一千塊回去學校,後來被老師發現我才知道。」蔡薔薇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問題,因為剛回山上的時候,正在農業摸索期,她跟丈夫都沒有注意孩子們的功課,也沒有特別注意他們的生活,而且小孩子每天清晨就得跟著媽媽去田裡工作,她因此對他們感到愧疚、難過跟心酸。問到她怎麼教育小孩子,蔡薔薇表示,「爸爸媽媽不一定很嚴厲,要把小孩當作是朋友。」而且她認為小孩子的思想觀念都是父母親給予的,有正確的觀念,小孩自然會學好,蔡薔薇悄悄地說:「他(丈夫徐進明)會覺得原住民為什麼一定要一天到晚喝酒?不好好為小孩的未來著想,作一個好的榜樣。」幸好小孩們都很懂事,沒有做出令父母擔心的事,這是她感到最恩惠的地方。

 

交通大學山地文化服務團的團員都會稱蔡薔薇為徐媽媽,因為他們暑假出隊時會住在她家,她就像大家的媽媽一樣照顧他們。而且她是個熱情、開朗活潑的人,看著這個堅強的外殼,不難想像當初的她是怎麼撐過來的,然而她都沒有抱怨上天對她不公平,只會繼續把歡樂帶給身邊的人。她,就是蔡薔薇。大家都不知道徐媽媽的真實姓名,環顧農場,只有綿延的山海跟茂密的有機蔬菜,令人不禁想問:為什麼這裡會叫薔薇農場?訪問結束時突然想起,自己還不知道徐媽媽的名字,她笑著說:「我叫蔡薔薇。」看著這朵盛放的 「薔薇」,心情豁然開朗。

暑假出隊時的大合照。圖中紅色衣服者為蔡薔薇。圖/林麗珊攝影。

記者 林麗珊
  HELLO,大家好,我叫林麗珊,你們可以叫我vera、麗珊或者阿珊。我來自澳門 ── 一個大家只知道它有很多賭場的小城市,如果你想要來澳門旅遊,可以找我喔,我可以當導遊。 我喜歡吃,我喜歡睡覺,我喜歡胡思亂想,我喜歡說話。 我愛我的家人,我愛我的朋友,我愛原住民。 我熱愛戲劇。 我不是一個懂得用文字來表達自己的人,所以也不奢望自己可以把很好的文章呈現給大家。雖然不懂,但我會努力的去完成,大家加油!
記者 林麗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