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風之影》 交織愛恨情仇

321

《風之影》 交織愛恨情仇

記者 趙祿平 文  2008/11/23

如果有一本書,能揭開多年的情感,觸發不可收拾的驚濤駭浪,勾起你曾經愛書的本能,那榮耀必屬《風之影》。這是一本結合了驚悚、推理、歷史、純愛與存在主義的動人小說,它讓讀者徜徉在巴塞隆納的光與影中,由人性、愛欲、仇恨重重交疊,飄蕩如風中的幻影。

 

書是鏡子,人只能在書裡看到自己的內心──風之影。  
圖片來源:博客來書籍館

 

書的靈魂 故事中有故事 
書中敘述十歲少年達尼在「遺忘書之墓」偶然找到一本胡立安.卡拉斯的小說《風之影》,讀了之後深為著迷,於是開始尋找作者的其他作品,卻發現小說中虛構的惡魔竟現身巴塞隆納街頭,到處搜索、焚毀胡立安的著作。一場單純的文學尋根之旅,意外開啟了通往巴塞隆納黑暗過去的大門。當神祕作者胡立安的輪廓一點一滴浮現,達尼發現他的人生逐漸和胡立安的人生產生重疊,並將身邊的人全都捲入死亡與殺戮的陰影。在書中,達尼閱讀著同名作品《風之影》,他對於這本書的精湛評語,彷彿預告著接下來我們將會遇到的情節。「故事的結構就像是俄羅斯娃娃一樣,每個娃娃裡總是還有個更小的娃娃。就這樣,一個故事逐漸發展成一千個故事,彷彿進入了裝滿菱鏡的走廊,一種樣貌卻有各式各樣不同的呈現。」
 

大提琴家馬友友曾說過,他認為每一把琴都有自己的靈魂。在《風之影》的故事中,也認為每一本書都有著它的靈魂,「不但是作者的靈魂,也是曾經讀過這本書、與他一起生活、一起夢想的人留下的靈魂。每一本書,每一次換手接受新的目光凝視書中的每一頁,他的靈魂就成長了一次,也茁壯了一次」。書中的藏書聖地──遺忘書之墓,是一個令所有愛書者嚮往的地方,「沒有人知道它確切的存在時間,也不曉得創立者是誰。當一座圖書館消失的時候、當一本書迷失在記憶中的時候……知道這個地方的人,知道這個地方的人,我們都確定能在這裡找得到。那些沒有人記得的書、迷航在時間之河裡的書,永遠都在這裡等待新的有緣人,賦予他新的靈魂。」這個構想對於所有喜愛閱讀的人來說,是一個奇幻的聖地,擁有著傳說的色彩,一本本曾經出現在世界上的書,保留著靈魂的書的匯集地,所有被遺忘的、消失的書,都會留在「遺忘書之墓」裡,等待命運中的下一個人來接手。


複雜關係 盡顯人生百態
書中詳細描寫了人生百態,七情六慾,其中最淒涼的是胡立安的愛情。對於胡立安的謎團,書中透過努麗雅的手稿一探究竟,竟然比想像中複雜許多。胡立安愛上同父異母的妹妹潘泥羅佩,書中訴說了兩人不知情的、天人永隔後各自悲慘的命運,以及對愛情的堅持。書中對於愛情的描述,似乎推崇一見鍾情、永志不渝的堅貞情感:「一生只有一次真愛」。胡立安一輩子不能忘懷潘尼羅佩,而傅梅洛也因為嫉恨胡立安奪走潘尼蘿珮,一輩子追殺胡立安,而努麗雅明知胡立安寄情於潘尼蘿珮,卻又一輩子愛著胡立安,而米蓋又一輩子愛著努麗亞。所有書中的人物,他們都因一份強大的愛情力量而生存,也因這一份力量而墮落。就以書中的反派角色傅梅洛來說,他的堅貞愛情繫在潘泥羅佩身上,但是得不到的憤怒使的這份力量扭曲了他的人格,甚至不惜開槍殺害昔日同學,濫殺一切相關人物,展開一場耗時數十年的仇殺。在這裡,愛情成了殺手。而這句話語,在書中亦一直反覆以不同的意象呈現。

 

另一方面,書中亦談到了親情。親情同樣也成了一股強大的力量,左右著書中人物的善惡。帽子師父用他的方式愛著胡立安母女,但是因為胡立安不是他親生的,羞辱感為他帶來許多痛苦。里卡譯安達雅對胡立安的愛,是生父的愛,也是真正給胡立安親情的人,但是當他知道兩名他最愛的親生孩子胡立安與潘尼羅佩相愛私通時,這份愛就成了強大的悔恨與報復,才導致潘妮羅佩慘死在閣樓而胡立安被迫逃亡的慘劇。而達尼父親對達尼濃厚的父愛,也在言行中表露無遺。他的愛是隱形的,為了幫助兒子完成心願,雖然不富有卻仍以天價買下「萬寶龍鋼筆」。難道真是因為雨果用過,它就能使人寫出偉大作品?這自然不可能。只是這隻鋼筆承載了愛和希望的力量,從努麗雅對胡立安的愛情,再到達尼父親對達尼的親情,這隻鋼筆都顯示出了一種潛藏的愛。


最後,書中提及了友情。一份友情要多堅貞才能讓人心甘情願以命交換?在風之影中,米蓋幫助胡立安逃亡、給予他十多年從不間斷的資助,最後願意以生命換取胡立安的生命,並將當時跌到谷底失去求生意志的胡立安一棒打醒,堪稱第一好友。再來就屬書中另一名靈魂人物費爾明莫屬。他的過去彷彿是另一本精彩的小說,卻緊緊的闔上不許翻閱:一個學富五車、博覽群書的書店顧問、同時還是戰爭時的間諜、達尼的愛情顧問,甚至精通偽裝跟蹤。在書中他是達尼的良師益友,也因為有他的賣命演出,以及活靈活現的調侃以及偶爾迸出幾句充滿智慧的言語,本書才不顯得單調乏味。

 

碧雅:「一本書就像一面鏡子,我們必須有足夠的內省能力,才能在書中觀照自我。」這句話中肯而深切的說出了一本書所能代表一切意含。當我們在閱讀一本書時,作者想要傳達的想法、內容、意涵,甚至是書的靈魂,我們都能感受得到。《風之影》中同名作《『風之影』》裡的人物遭遇,是胡立安的人生,《風之影》中的人物遭遇,也可能是我們的人生。《風之影》中傾訴了時光的流逝、家族的興衰、愛情的幾番波折,以及命運的影子。閱讀《風之影》,盡情的哭,盡情的笑,盡情的將你的靈魂,也融入《風之影》的靈魂。

 

記者 趙祿平
很多時候我們的定位都在隨著環境而改變 在家中我們定位是好孩子 在學校我們定位是好學生 在團體我們也各自有各自的定位 不同的時空 不同的人物 不同的氣氛 不同的環境 我們對於我們自己有著不同的定位 今天在這裡我可以是很開朗的開心果 下一個場合我或許就必須版著臉孔見人 這個團體裡我可以是領頭者 下一個團體我可以只是默默的執行者 沒有人可以永遠擔任同一種腳色 也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 大學 一個自由的聖地 一個過於尊重妳個人意志的地方 有時候反而使許多人困住了 在這個校園的象牙塔內 今天在這裡寫下的報導 不一定能完全表達出的我想法 也不一定能得到完全的認同 而眼神交會就能懂的形容  是只存在於小說的理想交流 不過 人都是這樣不是嗎  自以為是的評論著對方 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喘測對方的心理 不管對與錯 我們自己幫對方作了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分析 然後盡情的延用這個公式 不管錯誤有多嚴重 不管有多可笑 這就是悲哀  但這也是文字的動力 我要表達出我想表達的 盡我的可能 讓你懂。      
記者 趙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