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期

走入部落 為服務更為牽絆

週末,總是令人期盼。那是忙碌了整的禮拜,終於可以稍微放鬆的休閒時間;那是思念家鄉的遊子,終於可以返家的短暫時光;或許那也是人們可以出外旅遊,體驗平日所不能見不能聞的奢侈時刻…。而對於交通大學山地服務團(以下簡稱交大山服團)的竹林(註一)課輔隊隊長──江明俢和林哲億來說,那是他們每個禮拜都必須走入部落,陪伴原住民小朋友日子。

走入部落 為服務更為牽絆

記者 蔡尚翰 報導  2008/11/23

江明俢(左)和林哲億(右)是系上同學,也是交大山服團的課輔隊隊長。
圖/林哲億提供


週末,總是教人期盼。那是忙碌了整個禮拜,終於可以稍微放鬆的休閒時間;那是思念家鄉的遊子,終於可以返家的短暫時光;那也是人們可以出外旅遊,體驗平日所不能見不能聞的奢侈時刻……而對於交通大學山地服務團的竹林(注一)課輔隊隊長──江明俢和林哲億來說,那是他們每個禮拜都走入部落,陪伴原住民小朋友日子。

課輔是交大山服團的重要活動之一。在每週六午前,山服團的同學會先在交大北大門集合,時間一到便坐上機車,往竹東方駛去,他們的目的地是遠在一小時車程之外的泰雅族部落,竹林村。他們向當地的小學借教室,並把小朋友聚集起來,指導小朋友寫作業,或是講解著事先準備好的課程,又或是陪小朋友聊天打球。山服團的課輔隊不硬性規定每位社員每個禮拜都必須上山,但是你每次總不會意外看到兩張熟面孔。那總是領著車隊、耳提面命跟學弟妹提醒上山注意事項的是江明修;而平時靜默不多話,但與小朋友相處時卻又能滔滔不絕的是林哲億。在材料系上他們是同學,在社團裡他們是夥伴。

契機始於大一,那時剛升上大學的兩人,都以參加服務性社團為目標。江明修在高中的時候體認到,世界上需要幫助的人太多了,「我們家雖然說不怎麼樣,但是起碼能過正常的生活,有更多人的生活是更辛苦的。」江明修這麼說,因此他希望在他上大學的時候能夠參加一些幫助他人的活動;而林哲億在高中時就聽聞過關於交大山服團的消息,那時候他心中就有一股想參加類似社團的衝動,考上交大之後仍舊保有這份想法。同樣想加入服務性社團的兩人,剛好透過一名參加過山服迎新的系上同學引薦,至此他們展開了與原住民密切接觸的生活。


服務的開始 情感的牽絆

加入山服團之後,他們倆參與過許多社團舉辦的出隊、山訪等活動,也跑了不少次的課輔,與團員之間建立起革命情感,也藉由這些活動更了解原住民,同時漸漸喜愛上那片山林,所以他們一直待在社團沒有離開過。升上二年級後擔任社團幹部,面對課業與社團之間的拉扯,他們仍然積極參與並主辦活動,甚至接下了竹林課輔隊隊長。他們兩個都表示,越來越常跑課輔,對部落的感情也越來越深,「大概是已經把它當成生活的一部分吧。」林哲億這麼說,而江明修也打趣道:「每個禮拜都上山,突然一個禮拜不上山,就好像三天沒大便一樣不舒暢。」 

江明俢(左)正在為小朋友指導課業。  圖  / 林哲億提供

回憶起剛接隊長時,江明修說:「一開始我們都是當那種很爛很爛的隊長。」他表示,純粹當個隊員跟當個隊長是很不同的,很多之前沒注意到或是不用注意的事項必須一一學習,很多事情也都必須重新熟悉,光是要進入狀況就花了不少時間。「這是一種歷練,強迫我們成長,很多事都是要學習並且試著改進的。」林哲億接著說,並表示,隊長要學著處理很多突發狀況,以這學期為例,竹林小學開始每天在課後另外有老師來幫小朋友課後輔導,也教他們寫作業,所以這導致週六的時候小朋友都沒有作業要寫,所以只好快點把準備的課程帶完然後讓小朋友出去玩球,「教小朋友寫作業是我們上山的主要目的,發生這種狀況實在讓我們慌了手腳。」所以他們也必須試著想其他的辦法來解決這個問題。他們去書局找適合小朋友的講義習題帶到山上去教小朋友寫,沒想到效果出奇的好,小朋友都不會排斥甚至主動坐著乖乖寫,「狀況甚至比之前更好。」他們倆開心地說。

信任與依賴 前進的動力

雖說是抱著能夠幫助他人的心態上山,但有時他們還是不免會質疑這樣做到底有沒有什麼實質上的功用。課輔的本意是因為體認到教育才是改善原住民問題的根本,期望能為原住民小朋友的課業盡一份力,或者是能以自身大學生的身分來使小朋友對於追求學歷有一份憧憬,「小朋友常會問關於交大的事,他們也羨幕讀大學的我們。」江明修接著說:「但是其實小朋友也發現是有困難的。」他表示,家庭問題、經濟問題甚至是環境上的限制等等因素依然存在,在這些問題還沒解決之前,要推動教育實在還是有些困難,「想到這裡總會覺得有點無奈。」他說。

林哲億(左)時常與小朋友談天說笑,彼此之間有著不錯的感情。          攝影/蔡尚翰

而儘管跑課輔會帶給他們些許的無力感,他們仍舊沒有想要放棄的念頭,支持他們的不是什麼服務的信念,而是與小朋友之間的感情牽絆,以及小朋友對他們的依賴。每次課輔結束之後,小朋友總會問下禮拜有沒有課輔,或者也會主動打電話給他們詢問,而且有時候小朋友會自己走到學校等著課輔時間開始,「他們看著我的眼神真的會讓人溶化,也讓我想著下禮拜一定要再來!」江明修笑著說,林哲億也帶著害羞靦腆的笑容說:「那種被依賴的感覺真的很好。」他們一致認為,那是一種雙向的感情,若是沒了課輔,對於他們或是小朋友都會失去很多。

未來昐擴展多元服務

也因為有這種感情,使得他們在沒課輔的時候也會上山看看小朋友,這也讓他們有更多機會與小朋友的家長聊天,他們也希望能藉此更了解小朋友的家庭環境,而時間一久也建立起不錯的關係,在聊天中家長也會提到他們目前生活的難處,或是需要幫助的地方。江明修表示,最近跟某位原住民家長聊天時,他提到為了接送在山下唸國中的孩子上下課,家裡需要一台機車來接送,因此他希望買一台二手車,並拜託兩位隊長幫忙找車。「世界上就有這麼剛好的事!」江明修雀躍地說,在他們尋找適當的機車時,無意發現BBS站上有人要免費送機車,他們立刻寄信給那位善心人士,絲毫不考慮一些麻煩的後續問題(比如要去台北確認狀況、領車等等)。他認為,如果他們沒有當上隊長,他們一定不會這麼積極,「因為有感情,因為喜歡他們,所以更想幫上他們的忙。」江明修說。

一路走到現在,再過幾的月就要把隊長的職位交棒給學弟妹,對於未來的課輔,他們兩個分別都有些期許。林哲億表示,希望將來在跑課輔之餘,能夠提供山上的朋友其他方面、或是更貼近日常生活的幫助,「或許我們能夠跟醫院合作,舉辦一些義診的活動。」江明修則認為,期望在課程的安排上能有更多元的發展,在質與創新上也要多多努力,「畢竟這也是小朋友很期待的部分。」而回想過去跑課輔的時光,他們則認為那片山林帶給他們實在太多,那是永遠也無法割捨的回憶。些許的不愉快伴隨著的是更多的學習與成長,時有的痛苦在那份龐大的快樂之前則顯得微不足道,對他們來說,擔任課輔隊長絕對是他們在大學生涯裡最難忘、最特別,也是最幸福甜蜜時光之一。


(注一:交大山服團的課輔隊分為兩部分,一為竹林課輔隊,於每週六上山;一為天湖課輔隊,於每周日上山。兩者皆為位於新竹縣五峰鄉的泰雅族部落。)

記者 蔡尚翰
請直接稱呼我小香。 我的人生從來不以口袋裡面應該隨時要有五個題目的記者為目標 起碼到現在也不是 必須走這一步著實令我有點無奈 雖說為某件事某個人留下些紀錄的感覺是很不錯 但我希望是以更個人的方式 而不是在這麼多的限制之下   平常的嗜好是看小S耍白痴 發呆   幻想   聽音樂   嘗美食  大聲唱歌等等 有時候耍一下感性 夢想是開一間鹽酥雞店﹝或是早餐店  或是小七  反正就是之類的﹞   歡迎同好互相交流 本學期目標:撐過電子報  還有一切的一切 人生目標:享完所有快樂後安然的死去 以上  
記者 蔡尚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