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期

起崩度日

紀錄我的起崩日子

起崩度日

記者 趙祿平 文  2008/12/07

 
或許人生就該像這兩位三八姊妹花,起崩度日。   圖/趙祿平  

當所有的一切都站在我這邊的時候,世界會傾倒吧!

批:沒可能,你他媽的發夢。

對,就是抱持著這種觀念而存活,所以養成我這種人的生活態度。早上起床就是下午,晚上睡覺就是早上的日子過多了,腦子就會發暈,血液都會不平均分佈(?)不過這就是我目前的生活作息,日出而習,日落而作,當之無愧。話說之前跟朋友聊天,朋友堅持他整個人的氣質很有質感,我回說:「我覺得我也很有質感啊…」當場領了一整排的哈。乾,看得懂表示你西施。不過我有時候就真的覺得其實有時候我還滿質感,講話也算有點文學底子,偶而讓我自命清高一下也不成。


電影

最近一直在瘋狂找圖書館的館藏來看,不小心就發現原來有世界百大電影這種東西,看了一下裡面的名字,近半成我沒看過,真是羞愧。不過沒關係,我知道交大圖書館什麼都有,什麼都租,什麼都不奇怪,百大電影排名裡圖書館有的就佔了一半,真是好物,讚!我上次去找金賽性學教室,就是那個教你怎麼做愛然後邊看你作邊分析的那個,找了快一個小時,滿頭大汗,卻發現原來這東西早就消失在圖書館,整個人就是進入有點歇斯底里的瘋狂。那個資料室的阿伯看我這樣瘋狂的尋找那本書,不得已向他詢問時,他推了推他的金邊老花眼鏡然後說:「沒有就是沒有了。」我整個人都要哭了!這難道是可以的嗎!明明網路查訊就在架上的東西!他可以因為他教人做愛就憑空消失嗎!!不!這是不被允許的!所以我填申請表格,希望他們能儘快找那那本我心中的聖經,然後通知我!我決定要守在信箱前面了!!性愛寶典!!快投入我的懷抱吧!!!!

 
高手高手高高手

說到認識這檔子事,我想想我還認識不少領域的強者,像是智龍是三國高手、粗工是信長高手、最扯的還是達摩那個波斯團團長,竟然是國家代表團、喜歡珍珠美人魚、然後還跳級修日六…另外大鳥是動漫高手,留了一臉性感鬍鬚之外,還很用心的自己做了一本手冊,令我大開眼界。


性自主
今天把媒批的五千字寫完了,頓時心中舒坦不少。說實在,這個女性主義要不是一位上課,我幾乎不會碰觸,但是一碰就上癮,再碰就嘿嘿…總之,我整個就是迷上了!在台灣的女性主義支持者當中,最另我驚訝的就是何春蕤老師的性解放論了。1994年,《豪爽女人》出版,內容對當時社會的顛覆不說,光是思想就有很大的革新,我很不幸的在當年沒有見識到這本書的淫威,不,榮耀,不過今天我看到了,而且是在網路上看到大量相關的新聞與評論,所受到的震撼依舊巨大。另我驚訝的是,想不到這麼多年前性解放論就已經問世,且鬧的沸沸揚揚,也驚訝既然這是一個引起社會軒然大波的議題,怎麼當時很注重新聞資訊的國中階段卻完全沒有聽任何一位師長談起。上網稍微查詢了一下這位女權大師,發現他的文章還不少,甚至可以用數量龐大、組織清晰來形容。就觀點而言,我很同意他的性主權與性解放,身體是女人自己的,該去掉父權主義的污名化,「追求性高潮」。為甚麼要把「追求性高潮」框起來呢?因為這幾個字對於我來說有一種迷思的存在,他對我的生長環境來說是充滿神秘與不可接觸的,但是在何春蕤的文章內,他大剌剌的被提了出來,並且解釋了這幾個字彙對我造成如此這般神秘的吸引力的原因。「多年掩抑之下所形成的神秘感和禁忌感,本身就蘊涵了巨大的能量和吸引力。」我想我大概就是被這種想要一探究竟的力量迷住了,才會開始探究一切有關性的議題吧。不過現在才發現身邊能接受這個議題的人不多,而且不外乎都是男性。真的要想讓女人接受女性主義的性自主,很像還需要打破很多父權宰制的禁錮。


民歌300首

今天魏玓講到老歌,還講到我最熟悉的那一塊,唱今山古道整個就是舒緩人心啊~民歌這東西說實在也不是我自己去接觸的,是我家爸媽很迷,家裏大概有兩套民歌精選吧,小時候沒事就拿起來聽,配著聖誕歌跟兒歌,同為我小時候不可或缺的良伴!大家!熱愛民歌吧!!!!!


女神門

《女神門》,深雪的書,裡面講了一個卑微的女孩如何在神的幫助下找到她心目中的幸福,其實是一本很有趣的書。在書中,她提供了一個很實際的方式來改革,就是許五個願望,然後努力朝那裡邁進,如果我今天也有五個寶石的話啊,我會許快樂、獨立、亮麗、有錢、充實。至於要怎麼達到,老話一句:動手去作吧!



有時候對自己的未來會有很多憧憬很多夢想啊,但是能到達的究竟有多少?踏踏實實的過活與驚濤駭浪的過活,我想都各有利弊吧。其實對於未來的構想,大部分都蹉跎在「懶」上面了。要改掉懶這個毛病啊,還真的需要極大的決心。



有時候,山不轉路轉,路不轉人轉,人不轉心轉。太多的事情,不是只考慮一兩個就夠了。太多的事情你要顧及的面積,遠大於你所想像。而這些,只是為了苟延殘喘在同一個太陽底下。對不起的人太多,勇氣卻太少。徬徨失措是我的座右銘,勇敢前進卻總是失敗。縮著殼成長卻有著雄心壯志,可笑的夢想卻一直在累計。活出自我,哪是一天兩天的事。


人與人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不論是朋友同事或情人
都會有一段磨和期
同生家庭內的兄弟姊妹都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
更何況是不同人與不同人之間的差異
我們都在摸索彼此之間最合宜的相處模式
我們慢慢的學
碰到了困難
受傷
就算難過
還是要靜下來討論
這是雙方面的學習
你有你的界線
我有我的處理方式
我們想法不同 作風不一樣 做法更有差別
在這種情況下
需要的
恐怕
是每一次耐心的彼此調整

我們都還在學習
學習如何和彼此相處。


記住

你說
『先離去的會記住後來留下的人嗎?』
然而我卻要說
留下的人真的會記住那個先離去的人嗎?


圖說

只敢放在尾巴...對不起了...媽。
對,上面那張圖就是cosplay完的我妹妹(左)與發瘋的我媽(右)...
會選這張呢,是因為他們在我生命中都是處於發風度日的角色,像是放下期中考跟期末考不管,沒日沒夜趕戲服的腐女妹妹(她堅稱她不是宅女,還因為我不改口而認真的生氣飆我三字經),以及每天都在亂發瘋但是很搞笑的我媽(心智年齡接近她工作帶的幼兒班,由此可見人真的要慎選工作)另外,因為我們家大小三個女生都長得神似而且都瘋瘋癲癲,所以在姨們間有三八姊妹花的稱號....
總而言之,他們真的是起崩度日,但是快樂似神仙的最佳模範拍檔!

 

 

 

 

記者 趙祿平
很多時候我們的定位都在隨著環境而改變 在家中我們定位是好孩子 在學校我們定位是好學生 在團體我們也各自有各自的定位 不同的時空 不同的人物 不同的氣氛 不同的環境 我們對於我們自己有著不同的定位 今天在這裡我可以是很開朗的開心果 下一個場合我或許就必須版著臉孔見人 這個團體裡我可以是領頭者 下一個團體我可以只是默默的執行者 沒有人可以永遠擔任同一種腳色 也沒有人是不可取代的 大學 一個自由的聖地 一個過於尊重妳個人意志的地方 有時候反而使許多人困住了 在這個校園的象牙塔內 今天在這裡寫下的報導 不一定能完全表達出的我想法 也不一定能得到完全的認同 而眼神交會就能懂的形容  是只存在於小說的理想交流 不過 人都是這樣不是嗎  自以為是的評論著對方 用自己認為的方式喘測對方的心理 不管對與錯 我們自己幫對方作了一套屬於我們自己的分析 然後盡情的延用這個公式 不管錯誤有多嚴重 不管有多可笑 這就是悲哀  但這也是文字的動力 我要表達出我想表達的 盡我的可能 讓你懂。      
記者 趙祿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