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期

拐腳日記:『一如往常』

今天去新生醫院做復健,看到一個小妹妹很辛苦很辛苦的在做復健。 她其實很好動也很喜歡笑,可是當醫生殘酷的抱她上病床時,她的笑容收起來了、四肢變得好僵硬.... 一旁的阿嬤不斷的鼓勵和安慰她,看了好不忍心! 比起一旁因扭傷在做復健的我根本不算什麼...... 我想用力寫下今天下午的心情,這是個值得深深記在自己腦袋裡的故事。

拐腳日記:『一如往常』

記者 羅佩雯 文  2008/12/07

 

腦海裡第一張浮現的圖片,《我還有一隻腳》書的封面。來源:周大觀文教基金會網站。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 天氣多雲時晴 氣溫十六到二十一度

下午三小時的通識課我很努力撐了兩個小時,到最後輪到同學們分享期中作業時,終於鼓起勇氣緩緩走向前跟老師說:「老師不好意思,我身體不舒服可以先去看醫生嗎?我還要去做復健……。我想請同學戴我去可以嗎?」老師面帶關切並很快的回答道:「好啊!快去快去~」

『一如往常』騎著Fighter戴上安全帽和口罩,「妳好了嗎?」「嗯!我好了。」走,出發前往新生醫院。

『一如往常』大學路出去左轉光復路,照樣車多擁擠。不管是不是尖峰時刻,總是有無數的大客車、小客車和機車,甚至腳踏車都一起來這條路上湊熱鬧。

『一如往常』市區的圓環車水馬龍,一點點不同的可能是少了些逛街的人潮,畢竟不是周末也不是下班下課時間。

『一如往常』騎到了新生醫院大門口,他去找車位,而我則乖乖進去櫃台掛號。「小姐不好意思,我要掛復健科。」「好~五十元謝謝!(今天是第二次來只需要五十元)」腳一跛一跛的走著,儘管心裡想著:「我已經快好了,一定可以開始正常走路了!」但住在腳踝裡的韌帶依然不斷發出抗議的聲音,不時給我刺痛的警告。踏進復健室大門,先是看見親切的護士小姐,她親切地問我說:「有沒有好一點?」我很快的回答道:「有啊!有啊!當然有好很多!」她又問:「妳那個同學-郭貞妤昨天有來看醫生,有一直問妳的傷有沒有好一點?看樣子她很關心妳喔!」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哈~我知道她昨天也有來看醫生,我也跟她說我好很多了!」在一旁忙著幫其他病人復健的張醫師也跟著搭腔:「她昨天就一直問妳的傷勢,還說妳們兩個是球隊的台柱咧~!」我聽了臉頓時紅起來:「沒有啦!什麼台柱啊!真不敢當!她比較大隻。」(在場聽到的人皆哈哈大笑……)

『一如往常』我熟練的走向做超音波治療的床位,護士小姐貼心的幫我把儀器都準備好,於是自己便開始動手做治療。在潤滑劑的幫忙下,讓我可以很順利的將受傷部位都仔細的打上超音波。一開始只感覺皮膚溫溫熱熱的,當自己刻意在最疼痛的部位停留久些時,就會出現刺痛、麻麻地感覺,很不舒服可是要忍耐。

『一如往常』他拿著醫院報架上的報紙,開始閱讀起今日的社會大事和體育娛樂消息。就在這時,今天『例外的事』發生了…… 正在幫病人做復健的張醫師突然開口對他說:「嘿,帥哥快點鼓勵那個小朋友,她最喜歡帥哥跟他講話、玩遊戲了。」瞬間他和我的視線轉移到那個小朋友的身上,看著小朋友似乎不聽使喚的賴在病床上,任憑小朋友的阿嬤和護士小姐怎麼騙哄,都無法將小朋友乖乖制伏,帶到治療區給張醫師做復健。阿嬤看著他開口說:「之前不知道是不是和他(她)們同一個學校,交大還是清大的一個瘦瘦高高的男生,最喜歡陪她(小朋友)玩了。她一定要那個大哥哥在旁邊看著,才會乖乖聽話,把復健完成。」另一個年輕的復健醫師說:「是清大吧!看樣子清大比較有愛心喔~」我跟他異口同聲的說:「什麼!?」

『一如往常』我做完了超音波治療,接著換到另一張床做電療。「電」就是這麼無所不在,不管是平常我們用來照明、煮東西、洗衣服等,甚至是天空中的閃電打雷,還是體內存在的靜電都是「電」。當「電」化作治療時,就沒想像中的恐怖……只是腳趾不時的抽動幾下,腳掌感到酥酥麻麻,如此而已……

這時,小朋友已躺上病床開始做復健。張醫師總是用最溫訓的口吻說著:「來~現在把腳伸直,然後身體慢慢地放鬆放鬆放鬆……。」小朋友這時卻收起剛才嬉鬧的表情,眉頭漸漸深鎖,直到兩條眉毛逐漸皺在一塊兒……張醫師熟練的扶著小朋友的雙腳,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張醫師說什麼小朋友就必須做什麼。小朋友的身體似乎成了機器人般,被張醫師的強而有力的雙手折來折去;甚至要求小朋友臀部抬高雙腳不離床的動作,這樣一個平常人做起來易如反掌的動作,放在這位小朋友身上實在比登天還難。
「來~慢慢地抬起來,要用力撐喔!」
「來~再抬高一些,好!就是這樣,很好很好!」
「好~還有三次,要繼續抬高喔!」
「嗯!最後一次了,很棒唷!」
以上是張醫師用更溫訓的口吻,和小朋友進行一次又一次的溝通。
這時的我,早已忘記腳上還纏著電療儀器,那酥麻的感覺根本比不上小朋友身上加起來的痛。我的眼珠子直盯著小朋友、張醫師和坐在一旁陪伴的阿嬤,先是看著小朋友痛苦卻逃不開無助的眼神;再看著張醫師全心全力做復健的眼神;最後看到阿嬤心疼焦急但也無能為力的眼神。當三種眼神交會的瞬間,用力折回自己的眼眶中,這時我的眼眶紅了,也濕了。
他問我:「妳幹嘛?!怎麼了嗎?」我說:「沒有,我只是心裡好悶、好難過,真的是心在滴血,光是心疼是無法形容的痛。」他給了我一個溫柔的微笑。
『一如往常』我做完電療,開始進行肌肉放鬆的階段,今天是另一位年輕的幫我做治療。他說:「是內側比較痛嗎?」我說:「嗯!」他說:「這表示翻的角度很大,連內側都擠壓到了。」我已經不想表示任何意見,第一是在告訴我嚴重的程度,我完全不想理會;第二我的心早已被小朋友痛苦的樣子佔據,完全容不下其他事情讓我來思考。接下來,我閉上眼靜靜地讓醫生治療,耳朵卻不斷接收吵雜的訊息,張醫師溫訓的指令聲、小朋友痛苦的哀嚎聲、阿嬤不忍心的安慰聲,我一點也不敢張開眼睛,因為怕紅了眼眶,讓醫生誤認為我怕痛!

『一如往常』完成了所有治療,我要準備向醫生、護士們道謝離開,這次我多了個動作,走向前摸摸小朋友的頭說:「小弟弟你要加油喔!」年輕的醫師大笑說:「她是妹妹啦!」我當場有點羞愧,看了這麼久還分不清楚是弟弟還是妹妹。阿嬤也笑著說:「沒關係,謝謝妳幫她加油!之前那個男生也很高很瘦,好像是打籃球的吧?!」張醫師說:「好像也是交大的喔!籃球校隊吧!?」護士小姐說:「對啦!是交大籃球隊的。」同樣也是交大男籃的他,雖然沒有說太多的話,但我感覺得出來他的內心此時此刻也是複雜的。我低著頭問小妹妹說:「妳要不要以後好了也來打籃球?」她只是傻笑的搖搖頭。我說:「不管怎樣妳一定要加油,要快快好起來喔!」她用柔弱細緻的聲音回答道:「好~」

『一如往常』騎著Fighter回交大的路上,兩人似乎沒有再提到這個小女孩,只討論著等會兒想吃什麼?我想兩人心底早已默默達成共識,不提不代表不在意,因為太在意才會難過,就因為難過所以先不要再提。比起那個小女孩,我覺得現在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幸福!用MSN的狀態記下每天認為最幸福的事,是提醒自己,不要生在福中不知福,幸福兩個字要懂得怎麼寫,且牢記在心。

註:昨天最幸福的事:吃了口福堂的「草莓大福&草莓道明寺」。
  今天最幸福的事:坐著Fighter,然後去吃Subway。
  小妹妹罹患的是「小兒麻痺」,因剛出生的高燒,造成她肢體不聽使喚。後來自己有去查了一些相關資料,本來想附註在文章的最後,可是太多且太複雜,就提供網址給大家自行觀看。


根除「小兒麻痺」運動 

香港衛生署家庭健康服務

李慶雲兒童感染暨疫苗發展醫學文教基金會

記者 羅佩雯
      我是羅佩雯,只是一的單純愛運動、喜歡到處玩、到處看的女生。常被別人說不帶大腦出門,做事總是忘東忘西、不時呈現呆呆的狀態,簡單的說就是「天生少根筋!」喜歡接觸任何新事物,好奇心旺盛的我,每件事對我來說絕對是新鮮感十足!喜歡這樣的我,只因為「就是喜歡做自己!」  「排球」在自己的求學道路上占了無可取代的位置,也因此自己才能如願以償的來到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國立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在求學的過程中,有著排球陪伴,不但讓自己的念書生涯精彩豐富,心中也默默奠定自己未來的方向和夢想。  身為一位球員,可以徹底的體會所有訓練的艱辛;接觸一位球員,可以完全地了解任何球員的心聲。因為喜歡追求新鮮、刺激,當一位稱職的體育記者或主播是自己當下的目標與夢想。  不斷的採訪和寫稿,只為了激發自己更多尚未開發的淺能,更需要足夠的機會不斷去挑戰自己。對現階段的我來說,必須勇於嘗試,不怕挫折和失敗;拿出在球場上的訓練精神,才是自己勇往直前的最佳態度!  
記者 羅佩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