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期

歡喜與哀愁 那條小徑故事

鹿寮坑是一個山坳,外部靠近竹東交流道,二十年前因為兜售外部土地而開發為工業區。 內部靠近關西,因為地勢難以開發而保留原貌。這條從山頭而至山下的小路,恰巧說盡這件事情。

歡喜與哀愁 那條小徑故事

記者 余建良 文  2008/12/07

 

你說:「山是美的。」你總是俯視著山下渺小如螻蟻般的景物,並為此滿足,卻不了解那些蜿蜒如絲線般的路,串聯著著巨大過於螻蟻,而難以名狀的過去與現在,那些沉默卻充滿生命的故事。

 

後來你走進那條佈滿間菅芒花的小徑,才注意到寒風蕭瑟的山裡,正孕育著橙黃橘綠。滿山遍野的海梨,正引頸、期盼秋風的考驗而更加成熟。

 

果園旁的,過去茶農居住的夥房,那棟兩層樓的三合院,那是你熟悉但卻未曾見識的建築。

 

客家先民因應鹿寮坑多山少地的天生條件,把握僅有的土地進行應用。不起眼的小路卻蜿蜒至先人的智慧,走下去才發現藏在山坳裡的寶藏,這是山頭無法望見的。

  

從山上一路順著河流,你更發現小路串連的風土民情。路旁看似不起眼的炭窯已坐落百年,那是五十年前的最能代表鹿寮坑的產業。以鵝卵石堆砌而成的古炭窯,緊密的結構承擔數噸的重量,就地取材看似將就,但卻是現今難以仿效、難以重製的智慧。

也是順著河流,你才發現山頭上難以望見的悲傷...

二十年前的大筆一揮,鹿寮坑的居民們賣掉土地,只為當地年輕人未來的發展。卻未能料見,這些藉由鹿寮坑而茁壯的工業區,最終也只是過客,留下了傷害而難以撫平。

 

於是最終,走到蜿蜒小路的盡頭。那是車水馬龍的路口,而不再是小溪相隨、隨風搖晃的海梨,不再是佈滿菅芒花的小徑,你再回頭望望...那些工業怪物,居然是你與鹿寮坑的最後一面。

短短的一條路,從山頭到山下,你彷彿看到了這些年來的鹿寮坑。你以為再次回到山頭就能回頭,再能重溫幾十年前樸實的鹿寮坑,但是卻未意識到,曾經山腳下...也是這片隨風搖曳的菅芒花。於是你發現一條路的短暫,它的美麗與哀愁。

記者 余建良
  我是個愛唱反調的人,就是不喜歡像別人說的那樣 就算被唱衰也會全力以赴,用行動叫人閉嘴 鬥志高昂的時候,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 但是身陷在MSN和BBS的時候,就無三小路用了(多半時間如此) 神經有點大條,應該說多半時間是不喜歡用大腦,其實心思細膩 基本上就是個需要鬥志,不然就懶散起來的人!
記者 余建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