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期

鬼才安德魯 勾勒虛擬真實面

導演兼編劇安德魯‧尼柯,慣於利用制約性空間的題材,向各種社會現象作反思,人活在當下是虛假還是真實?人們崇拜著、渴求著無法觸碰的影像,活在這不可抗拒的規則中,安德魯將這哲學性思考付諸實行,巧妙安排在不同作品裡,看似毫無相關的電影,其實蘊藏著縝密的思維。

鬼才安德魯 勾勒虛擬真實面

記者 洪效凡 文  2008/12/14

導演兼編劇安德魯‧尼柯,慣於利用制約性空間的題材,向各種社會現象作反思,人活在當下是虛假還是真實?人們崇拜著、渴求著無法觸碰的影像,活在這不可抗拒的規則中,安德魯將這哲學性思考付諸實行,巧妙安排在不同的作品裡,看似毫無相關的電影,其實蘊藏著縝密的思維。

 
 「虛擬偶像」與「楚門的世界」為安德魯‧尼柯的得意之作。圖/開演電影

 

現實與虛擬的交錯 真實與虛假的建構

「楚門的世界」是鬼才導演安德魯‧尼柯的得意之作,內容描述男主角楚門是全世界的明星,從出生開始,他的一舉一動都受到全球觀眾的注目,可是自己渾然不知,直到有天消失已久的「父親」出現在眼前,他才注意到這一切似乎有蹊翹。另一部精采的作品為「虛擬偶像」,內容描述一名過氣的導演想東山再起,可是苦無機會,直到某天因緣際會下,得到一個「偶像模擬系統」,他運用這個電腦軟體,創造了全世界最受歡迎的女明星-席夢。

這兩部片看似完全沒關連的故事,其實有很多線索藏在其中,導演藉由這兩部片,個別諷刺了平時人們沒注意到的事情。「楚門的世界」,原名為TRUEMAN,意思是影片中的男主角,才是真正的「人」;楚門不是演員,而是最真實的表現。他雖然透過電視讓全世界知道他,但自己全然不知,他活在一個受人設計好的好萊塢場景中,影片中的電視導演,一直擔心楚門會發現事實,處心積慮設計新劇情,想將楚門留在桃花島內。他對欲離開的楚門說道:「我為你提供了正常的人生,真實世界是病態的,桃花島才是個完美的世界。」在真實世界裡,人與人存在著欺騙與謊言,得知真相後,會帶來傷心與絕望。安德魯拍攝這部片,傳達了「是否經過規劃的人生可以是完美的?是否真正被欺騙的是觀眾本身?」

影片中的所有觀眾,看著楚門出生、成長,他們認為楚門是個不知道真相的「演員」,從這個角度看去,楚門影集充滿趣味,因為它給觀眾得知一切的掌控欲。其實看似看透一切的背後,所有人都像是無知者,導演操縱著楚門,楚門影集操縱著觀眾,而觀眾內心的慾望,間接影響導演拍攝走向。而電影「虛擬偶像」裡,也不斷強調這概念,「虛擬偶像」原名為S1M0NE,安德魯在影片名稱中玩了花樣,Simone(席夢)是那虛擬偶像的名字,也是創造她的軟體名稱「SIMONE 1號」,片名的I與O寫成1與0,代表著電腦永遠不變的訊息,所有變數都在1與0之間做變換。除了片名呼應了整部片的意涵,安德魯對於劇情的設定,巧妙地與「楚門的世界」互為對照,楚片中,表面涵義為所有人騙了一個人;而「虛擬偶像」裡,則是一個人騙了全世界。

S1M0NE片中的過氣導演,利用席夢軟體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名氣,他在小小的好萊塢片場中,只運用電腦便創造出一個全世界的明星,所有人為這個名星瘋狂,所有粉絲都想一睹偶像本人,而過氣導演維特全憑一台電腦,解決各種難題,雖然劇情看似天馬行空,但讓看此影片的觀眾不禁想到,是否現實中電視上的偶像也是虛擬的?觀眾永遠活在偶像的光芒下,且樂於為他付出一切、樂於接受偶像是虛妄的事實。影片中,維特最後發現自己已駕馭不了席夢,決定親手毀了她,可是為時已晚,因為全世界的人並不肯相信這個偶像是虛假的。真正造就成功的人是席夢,並不是維特造就了她,安德魯用了與「楚門的世界」相反的技巧,傳達了席夢操縱了導演,導演操縱了全世界,全世界的慾望造就了席夢的存在。這個思維可以雙向發展,不斷的循環。

 

從制約性空間看大環境

透析安德魯的作品,便可發現有脈絡可循,從出道作品「千鈞一髮」到近期的「航站奇緣」可發現,他擅長運用某種制約性的空間,從中發展其故事性。「千鈞一髮」片中,基因排序將世界分為兩種人,每個人出生時,透過基因鑑定,就可得知此人的優質度。安德魯在劇情編排上,創立一種規則,優質人種與劣質人種,藉由兩大領域的不對稱,造成摩擦與衝突。另外「航站奇緣」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男主角因祖國爆發武裝政變,被困在紐約的機場進退兩難,既無法回國又無法出境,這期間中,他在小小的機場裡看到人生百態。安德魯將場景設定在機場,男主角位於世界的交會點,從一個小地方,得知來自世界各地的訊息。這類似的設定,一直是安德魯的拿手技巧,「楚門的世界」與「虛擬偶像」將這想法達到最高峰,明白地表示,由規則所切割的制約性空間永遠會造成盲點,有人樂於存在於此規則下,且不自覺;有人想打破規則,因為自己位於不公平的被審視地位。

以哲學家布希亞的觀點來看,這世界是個「擬像」的過程,人類從媒介(如電視)中看到的所有資訊比真實更真實。它反映了人們所處的真實環境,當大眾一再地否認這虛擬影像或是超真實的東西時,是不是也同時落入了自己設置的超真實之中?安德魯創作這兩部片,或許本意沒這麼多,單純想表示觀看與被觀看、欺騙與被欺騙的過程,但在欣賞影片的同時,除了從有趣的劇情中得到樂趣,是否也思考著,人類存在這世界上便是虛假還是真實。是否有著另一個世界再觀看著人類的一舉一動,如同楚門的世界一樣,只有「自己」是真人,而其他人皆是演員;又是否這世界像虛擬偶像一樣,「自己」是被創造的假個體,創造者利用「自己」去取信於每個人。

 

又有可能,到最後這個世界存在的答案是「無」。

 

安德魯‧尼柯系列作品:

千鈞一髮 Gattaca 1997
楚門的世界 The Truman Show 1998
虛擬偶像 S1M0NE 2002
航站情緣 The Terminal 2004
軍火之王 Lord of War 2005

記者 洪效凡
我是效凡。 拜於「交大是全台灣最大的網咖」之稱,我吸收新知的速度還蠻快的 自從參與電子報後,沒有一天不動腦子...... 看到某個東西、接觸到某件事情,便會下意識地想:「這個可不可以寫成一篇文章?」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職業病?!(大驚)   我現在是個記者嗎? 一切都是未完成 但我願意從半成熟的記者做起,讓我們永遠保持年輕熱情的心向前進吧!(遠目)
記者 洪效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