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期

廢不廢死 你說呢?

「殺人影展3 亞洲與世界的對話」台北場於十月十日,國際廢除死刑日正式落幕。但是台灣推動廢除死刑運動者,還不能離開舞台,因為他們的工作還沒做完……

廢不廢死 你說呢?

記者 張瑜庭 報導  2010/10/17


「殺人影展3 亞洲與世界的對話」宣傳海報(攝影/張瑜庭)

記得今年三月底,台灣司法經歷了一波轉折。原本支援廢除死刑的部長王清峰下台,換上新任部長曾勇夫。四月三十日,這幾聲槍響分散在全台南北三個刑場,四名死刑犯被處決了。結束的不僅僅是四名犯人的生命,也是台灣短暫近五年未執行死刑的記錄。

對於人權社運團體,這四發子彈不但深深的烙印在他們每個人的心裡,更將在台灣廢除死刑運動上留下不可抹滅的印記。然而,在社會裡,那幾記槍響,卻如同宣示比賽開始的鳴槍,掀起一陣熱烈的討論。除了政治人物、談話節目名嘴透過各種傳媒高分貝討論死刑的廢除與否,在社群網站上,也可以看到廢死與反廢死的專頁、討論區如雨後春筍般一一架設。然而不到幾個月的時間,這個議題又逐漸被人淡忘。

 

   
           一進到影展會場,最先看到的就是蘇建和案三名當事人的人型立牌(右圖)
以及台灣過去冤案的記錄(左圖)(攝影/張瑜庭)

 

廢死意識 在台紮根

在社會大眾多數反對廢除死刑的情況下,廢除死刑聯盟等人權社運團體,雖一度成為眾矢之的,卻不放棄他們堅定的理念。在他們的網頁中聲明:「廢死曾經努力;不,還有太多事需要努力......。若廢除死刑不是短時間可達成的目標,那我們就必須寧氣聚神,思考策略和步驟,一步步站穩腳步往前走。」廢死聯盟也正如先前的宣示,持續進行著各種活動。除了七月時,廢除死刑聯盟與美謀殺案受害者家屬人權促進會共同舉辦了「飄洋過海來看你:看見被害人」系列講座,更於今年十月八日起在台灣大學霖澤館展開為期三天的「殺人影展3 亞洲與世界的對話」。透過來自十三國的二十七部影片,試圖吸引更多不同的族群來關心這個議題,並在十月十日,同時也是國際廢除死刑日順利結束影展的台北場。

社會上支援死刑者的聲浪中,有些人認為亞洲和歐洲本來就有不同的歷史與文化價值,而死刑長久以來在亞洲地區一直存在著,因此沒有必要去廢除他。的確,亞洲地區的人權、性別平等等觀念的發展是晚於歐美地區,但並不代表觀念沒有隨著時間改變。回顧一九九三年,台灣曾發生了一起震驚社會大眾的刑事案件-鄧如雯殺夫案。鄧如雯因為長期受到丈夫的家暴,最後憤而結束了丈夫的生命。這個案件,在婦女團體的聲援下,雖最終是以「精神耗弱」為由減其刑罰作結,但也推動了《家庭暴力防治法》的修訂,並於一九九八年正式通過,使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有該法與民事保護令的國家。說到此,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蔡季勳表示,這次的影展取名為亞洲與世界對話,不僅僅是因為亞洲是目前世界上最多國家仍保留死刑的區域,也是因為台灣在《家庭暴力防治法》上領先亞洲他國的表現,顯示出我們在廢除死刑上也有成為亞洲地區表率的實力。

 


影展吸引了不同族群的人來觀看。(攝影/張瑜庭)

 

廢不廢死 看法眾說紛紜

透過影展,是否能夠吸引更多人關注是否廢除死刑的議題?初入社會的文化工作者張康容,帶著媽媽一起來到影展現場,觀看伊朗紀錄片《刑法第六十一條( Article 61) 》。因為對影片有興趣而特地來觀賞的她表示廢死的議題正好是最近社會上在討論的,而這個影展參展的影片來自不同國家,讓她有機會可以聽聽國外的聲音。另外,該片內容主要探討的是伊斯蘭婦女面對法律的困境,在欣賞完影片後,她說:「因為文化的不同,會覺得怎麼會有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我們就可以去檢討在社會文化不同的背景下面,參考法律上面不同的觀點去詮釋的手法。」雖然平時沒有特別關注廢死議題,但出於對影片的好奇,仍將她領來影展會場。

因為經過而「順道進來看看」的黃瑞蘭女士,則在影展座談時,激動地提出了大多數台灣人民的質疑:「這些殺人不眨眼的人,你讓他活著有什麼意思阿?他們根本就等於是人渣嘛!這樣的人我們讓他們無期徒刑,活個八九十歲,我們納稅人的金錢價值,會覺得有必要養這樣的廢物嗎?」但在會後私下與她交談,她補充說道,台灣的文化和西方國家不同,她認為他們的社會有宗教制約,但台灣不僅沒有強力的宗教,還有嚴重的政治鬥爭。再加上,對於社會大眾來說,這些做盡壞事的人頻繁進出監獄,也是一種威脅。而社會的發展也還沒有到可以廢除死刑的地步。最後她說:「如果我們的社會風氣可以更和諧,那時候死刑(廢除)可以阿!但現在還是個過程,我們的過程還沒有到那個程度。」雖然無法接受立即廢除死刑的觀點,但她表示她會留下來,繼續觀看其他的影片。


影展會場的模擬刑場。死刑犯的最後一餐是正面對著刑場吃的。
吃著面前的這盤食物,看著為了吸血的沙和床單,又要人怎麼吃得下飯?(攝影/張瑜庭)

 

黃瑞蘭女士的疑惑,正是大多數支援死刑者所擔心的。但是,對於廢死支援者來說,死刑除了違反對人最基本的尊重外,歷史中不乏的冤案、政治犯等案件,也是一大重點。在監獄服務了二十二年的更生團契總幹事黃明鎮牧師在談到死刑時,緩緩說道:「那就像禿鷹在吞食一個小朋友的生命一樣,是很殘酷而不人道的。」輔導過眾多受刑人的黃牧師表示,法官沒有時間和那些人相處,有時候真的會有誤判的問題。像是將於十一月再度開庭的蘇建和案,「如果相處過就會知道他們真的沒有做。」輔導過他們三人的黃牧師堅定的表示。而民眾擔心犯人成為威脅的問題,黃牧師也分享他多年來的經驗,表示殺人案件的再犯率非常低,因為他們很多都是基於一時憤怒而鑄下大錯,真正最容易再犯的其實是竊盜案。至於性侵案件,黃牧師毫不猶豫的表示:「我認為應該終身監禁。」

 

司法制度 人民不信

廢死聯盟執行長林欣怡表示雖然目前大多數的台灣人民反對廢除死刑,但若是換個角度來探討,會發現不同的結果。半數的台灣人認為在有配套措施的情況下,可以廢除死刑;而也有近六成的民眾表示,若是犯人有改過的可能性或是已經改過時,可以不必判處死刑。最後,她說道:「支援死刑,無疑是對於台灣司法制度沒有信心的一種表現,執行死刑,只是為這個殘破不堪的司法制度化妝。」

當年,法國正式廢除死刑時,並沒有提出明確的配套措施,顯示出他們的司法制度,對於監獄內的教化以及假釋都有嚴格的把關,因此,這並不是民眾反對的原因,然而在台灣,許多人反對廢死的原因,除了過多無期徒刑罪犯可能會造成監獄人滿為患外,對於假釋制度的沒信心也是一大問題。這樣的反應,正是民眾對台灣現有司法制度抱有疑慮最大的證據。

 

  
        市議員候選人的競選看板。
一面表示她寫了十二萬封信給受刑人,另一面卻表示她反對廢除死刑。(攝影/張瑜庭)

 

政治宣傳 消費受刑人

在台灣,多數民意反對廢除死刑,政府目前也無意廢除,甚至有市議員參選人,強力主打反對廢除死刑為口號,希望換取更多選票。對此,清華大學載物書院導師王興中表示,這位參選人自稱曾擔任監獄教誨師,卻多次公開和受刑人的談話內容,明顯違反專業倫理。對於她的競選口號,他說:「她有反對廢死的自由。但她很可能是為了競選而「消費死刑犯」,這就更令人無法原諒了。」

殺人影展,也許並非場場爆滿,但確實吸引了不同族群,也讓不同的聲音在會場激盪。接下來,這些影片,將會轉移到其他縣市播放,希望能有更多人來欣賞影片,並交換意見。影片不僅僅帶來更多人關心這個議題,映後座談提供大眾討論的平台,更是讓大家有機會提出心中的疑惑。對於這些生硬的社會議題,與其一味埋首苦幹,不如聽聽不同立場的聲音;與其自己空想,不如看場電影,聽聽他人怎麼說。

 

「殺人影展3 亞洲與世界的對話」部落格:http://taedp-film2010.blogspot.com/

記者 張瑜庭
我是張瑜庭 曾被說為「非時下大學生」的我 現在沒有太多夢想 只想戴上耳機,到處去旅行。    
記者 張瑜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