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期

《三杯茶》

三杯茶講述一名登山人士在登三失敗後而遇到當地人幫助,因而承諾當地村落蓋一所學校。

《三杯茶》

記者 陳妙寧 報導  2008/12/28

三杯茶是作者葛瑞格‧摩頓森因一次失敗的經歷讓他意外開拓人生中另一片天。因為一個承諾讓他展開在中亞地區建學校的事情。

          三杯茶的封面     圖片來源:誠品網絡書店

 

承諾 是希望的開始

十五年前作者為紀念妹妹攀登世界第二高峰K 2,在中途登山失敗而迷路,被當地科爾飛村村民救助,在村裏逗留期間看見小孩在惡劣的環境下還努力的學習,讓他認為應該為這些孩子做些有意義的事情。因此,在他回去美國前,答應當地的村民會為他們蓋一所學校。

摩頓森回美國後,並沒有忘記他的承諾,他用一年的時間努力籌募建學校的經費。一年後他帶著建校的經費回到巴基斯坦。在他辛苦將建材買回去後才知道其他的村落也有著同樣的需要。雖然如此,但他只有一間學校的建材,在各村莊熱情的邀請下,他還是回到原來承諾建校的科爾飛村,但當時又出現另一個問題,在建校前也必須先建一座橋才能將建校的建材運到村中。雖然這一次摩頓森並沒有完成建校的事情,但他帶著他的承諾回來,科爾飛的村民就知道他跟以往路過的登山客不一樣,一般的登山客都會給予美好的承諾,但卻不會付諸行動。

承諾對每一個人而言都應該是重要的。它代表每個人的誠信問題。但在我們生活中,我們慣於說這些不負責任的口頭承諾,因為我們都知道這只是朋友間恭維的說話,也可能只是一個玩笑。我們越來越不重視口頭承諾的意義,但對生活在純樸地方的人來說,口頭承諾就如同個人誠信,他們不會用自己的誠信來開玩笑,他們會真心相信你隨口說說的承諾。但一句無心的話語,可以讓他們日夜牽掛一輩子,也同時無意中傷害他們對人的信任。

 摩頓森在學校教導孩子 圖片來源:三杯茶官方網站
作者摩頓森能如此快就回到科爾飛,是因為得到一名科學家尚,霍尼爾的幫助,他看到摩頓森為科爾飛募款的信中,提到要在巴基斯坦的小村莊建一所學校時,直覺不可能有人願意幫助這些穆斯林的小孩。因此,霍尼爾在收到信後主動的聯絡摩頓森,讓他有足夠的資金在當地建校。霍尼爾是摩頓森在當地發展的一個推手。因為霍尼爾無私的幫助,為作者成立中亞協會,讓摩頓森有更多的經費幫助更多的村莊,若當初沒有霍尼爾的支持與幫助,摩頓森難有今天這片天。

 

 

無知 被偏見矇蔽的雙眼

我們都知道在中亞地區的國家大部分信奉伊斯蘭教,而伊斯蘭教在宗教上是四大宗教之一,我們在看待伊斯蘭教不若另外三大宗教來得和善,我們看待它的方式跟看待邪教徒沒有分別。我們因為它的神祕感,讓我們對它總抱著偏見,但我們卻沒有人願意主動去了解真正的伊斯蘭教到底是什麼。在九一一後我們更將他們等同於恐怖分子。我們藉由媒體對於中亞的報導讓我們認為那裡是恐怖分子的溫床,但對於當地的實況,媒體呈現了多的真實面,我們從不質疑媒體所報導的事情,認為媒體所報導的就是當地的全部,這種以偏概全的觀點讓我們漏掉多少的事實。在《三杯茶》中我們將看到我們不知道的一面,如伊斯蘭教也分出不同的支派,如其他宗教一樣分為不同的派別,每一個派別都有著一點不同如朝聖的方法或所堅持的信念。而我們稱為恐怖分子的只是其中的一個支派,並不是所有的穆斯林就是恐怖分子。

拿到新校服的小孩門 圖片來源:中亞協會官方網站
在書中作者更指出這些恐怖分子產生的原因,因為當地政府沒有提供良好的教育制度,讓一些無力負擔學費的學生,轉而就讀不用學費的宗教學校,而部分的宗教學校藉由教育名義,讓這些孩子變成極端分子之一。這些孩子只是因為一份單純想求學的心,而不幸被有心人士利用,讓他們成為眾人眼中的恐怖分子。若要強將錯誤推給他們,只能說錯在他們的無知。

雖然作者建校的速度不若這些宗教學校建來得快,但他在當地所作的行為已深深打動當地的人民,即使在美國攻打阿富汗期間,他比媒體更靠近戰爭地區,更關心戰事對當地所帶來的影響。在戰事結束後,當地人或許有排美情緒,但在那個時候,還是有很多當地具影響力的人幫助他在當地的行動,讓他可以安全到達他所希望要到的地方,讓更多地方的小孩可以得到幫助。摩頓森做的事比美國發動戰爭來防止恐怖主義來得更有效。他以和平的手法阻止無辜的孩同成為極端分子的棋子,而美國以戰爭的方式可能暫時阻止恐怖主義的蔓延,但卻可能因此樹立另一批的敵人。

作者的行為一開始可能只是無心將一顆石頭丟進池塘中,卻沒有預想過石頭掉進池塘中後產生一波又一波的漣漪效應。他將一些不相關的人連結在一起,讓這些人的人生有了不一樣的變化。從書中我們可以看到作者的影響力,作者改變當地人對於讓女生上學的看法,也讓當地的婦女有了不一樣的選擇,嘉涵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嘉涵在作者的幫助下繼續她的學業,也讓她立下更遠大的理想——成為一個女強人,這是我們在這個傳統國家中意想不到的答案。作者讓當地的婦女慢慢從傳統的束縛中解放。

透過作者在這十多年為當地付出的點點滴滴,他在這十多年所遇到的困境以及不斷幫助他的人,讓我們更了解當地的情況。另一方面,作者將不可能的事情變為可能,讓我們看到不管是多困難的事情,只要我們願意踏出第一步,無論前面會遇到什麼阻礙,我們都可以跨越。

記者 陳妙寧
  我是阿妙 誤打誤撞的來到這個系 即使自己是讀傳播,當有人問起還是不懂該怎麼解釋自己讀什麼 而且兩年參加義工的經驗讓我覺得自己選錯系 但已成事實的事不能改變 只好認命地在這個系中奮鬥 幸好有一班不錯的同學 所以待在這還算蠻快樂的  
記者 陳妙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