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期

愛你,所以安養你?

老人需要受到細心的照顧,將老邁的父母委託於安養院,這是現代人常採取的方式。可是安養院並不是個家,老人在裡面只是受於規律的生活以保持生命延續,真正需要的,還是家人的關心。

愛你,所以安養你?

記者 洪效凡 文  2008/12/28

老人需要受到細心的照顧,將老邁的父母委託於安養院,這是現代人常採取的方式。可是安養院並不是個家,老人在裡面只是以規律的生活保持生命延續,真正需要的,還是家人的關心。 



當安養成了孝順方式 

安養院中,老人眼中透露孤獨的眼神。圖片來源:大紀元新聞

台灣人口老化問題越來越明顯,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隨著社會結構的改變,家庭生兒育女的方式也與以前不一樣了。都市永遠保持快速步調,人們為了生活,努力爭取機會,中國傳統的家族模式,已不再是那麼重要。現代社會三代同堂情況越來越少,照顧年長者的孝道方式也漸漸被忽略,曾經是社會中堅份子的他們,為家庭、為社會、為未來努力打拼,只是時代不斷在改變,年老之後,所受的際遇大不相同。有些年長者在完美家庭中享受天倫之樂,有些則因行動不便、疾病纏身,需花心思去細心照顧,而反被子女晾之一旁。

恆安老人安養院一名不願具名的看護士表示:「他們(老人)送到這裡來,大多因為子女工作忙碌,沒有時間照顧。」其實中國傳統孝道觀念根深蒂固,許多人面對父母親老去,基於一份親情,希望父母親有個妥善環境居住,因此選擇了老人安養院。一方面有全天候的看護士照顧,另外安養院也經過政府認證,使子女們安心將父母親委託於此,看護士接著表示:「看護是很吃力的工作,必須二十四小時輪班處理他們生活起居,如果只有一個人照顧,對於看護者絕對很吃力。」現代人時間觀念強烈,上班占了大部分生活,往往沒有閒暇時間照顧年長親人,因此人們安心將父母親寄託於安養院,除了彌補自己的愧疚心,更希望父母親有著妥善安適的環境。

安養院是給予老人生活機能方便的地方,老人在裡面規律的過每一天,飲食也受到妥善處理,家屬不用擔心這些問題。但是安養院畢竟不是個家,也不是安親班或托兒所,孩童在裡面玩耍,然後期待父母前來接回家;安養院是全天的看護所,一個簡易型的小型醫院。將自己父親託付於安養院的徐小姐表示:「這裡的人比我專業多了,我爸爸身體不好,他們會將他照顧得很好,如果有緊急狀況,也會立刻送醫院。」安養院提供一切服務,但是出發點仍然是以營利為主,子女面對安養院,認為是安心但無法全然放心的地方,徐小姐說道:「我真的很不忍心,可是無奈工作忙碌,不然我真的會將他接回家親自照顧。」



安養議題熱 道德問題多

大多數親人利用休假期間到安養院探望,盡一份孝心,但台視新聞報導過一則新聞,《安養院欠費比率高 家屬避不見面》(2008/12/26),描述受到不景氣影響,許多子女存著自私心態,將年長者拋棄於安養院,不願為他們付錢,安養院經過催討,竟然要求業者將老人載到外處丟棄,藉此擺脫老人家。這現象存在著強烈的道德問題,有些子女可以將血緣關係一刀兩段,為了一己之欲,不願面對照顧親人的現實情況,雖然聲稱是經濟不景氣影響,可是卻泯滅了自己的良心。親人是一輩子的支持,但在生命步入終點之前,被子女無情對待,大半輩子所付出的對象,回頭來以這種方式對待自己,令人不勝唏噓。

老人受到妥善的照顧需求,其實與嬰兒無異,他們同樣需要受到關懷,需要有人陪伴。人在年老時,所有身體狀況同時出現,感官與器官功能退化,生活起居需要有人幫助,雖然看似愚鈍,其實每位老人家心裡都很清楚,也理解自己處於什麼狀況。知名女導演塔馬拉詹金斯就曾經為這議題作探討,她的作品《the SAVAGES》因此入圍奧斯卡,內容描述一對兄妹在面對父親餘生的態度,他們是都市人的縮影,與父親斷絕關係已多時,可是在得知父親身體狀況不佳後,不能棄之於不顧,又不想主動接手照顧,便採取折衷方式,將老人送至安養院。倆兄妹各有生活,常常為了父親的事情而吵嘴,這一切,其實老人都看在眼裡,在兄妹尷尬地詢問父親,要如何料理後事之時,他大聲對他們說:「把我埋了!你們連這個也不懂嗎?」家庭關係演變至此,已無法挽回,老人心中已清楚明白自己所剩餘的生命,他只渴求,能和一般人一樣受到關心。

社會福利團體不斷倡導「關懷老人」,點出了老人最需要的就是陪伴和溝通。人愈老,愈覺得熱鬧的可貴,他們藉由周圍人的喧嘩,才能清楚知道自己還存在、還是社會的一份子。獨居老人家中,電視是全天開著,從聽到人聲來感受熱鬧;安養院中的老人,每天期望子女前來探望,看護者永遠比不上家人親近。人口老化問題日趨嚴重,老人越多,未來的青年負擔也越重,雖然景氣與社會有著許多阻礙,但是人們必須了解,現在面對父母的態度,也許就是往後子女對待自己的方式,照顧父母出於盡孝的心,中國的孝道傳統如楷模般的代代傳遞,不論是固執的、失智的、有疾病的老人,他們同樣需要受到關懷,哪怕是小小的問候語,只要是關心的舉動,這份愛絕對會傳達到對方心中。 

記者 洪效凡
我是效凡。 拜於「交大是全台灣最大的網咖」之稱,我吸收新知的速度還蠻快的 自從參與電子報後,沒有一天不動腦子...... 看到某個東西、接觸到某件事情,便會下意識地想:「這個可不可以寫成一篇文章?」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職業病?!(大驚)   我現在是個記者嗎? 一切都是未完成 但我願意從半成熟的記者做起,讓我們永遠保持年輕熱情的心向前進吧!(遠目)
記者 洪效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