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期

《玫瑰的性別》

「玫瑰即使不叫玫瑰,聞起來仍然一樣甜美。」

《玫瑰的性別》

記者 蔡尚翰 文  2008/12/28

顯而易見,從生物學的觀點來看,人類以性器官及第二性徵被分為兩類,若非男性,即為女性,男性與女性透過性行為繁衍後代,當然,後代還是那單純的兩類。伴隨著此顯而易見,某些理所當然接著成型,男性與女性各有其專屬的行為規範和價值判別,某些符號只能在某一性別上看到,否則即是異常。然而,《玫瑰的性別》裡的主角玫瑰‧洛歐伯爵則徹底顛覆了這些理所當然,「異常」在他/她身上隨處可見,而這些「異常」也正是他/她最真實的自我展現。

 

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是她,還是他?

 

幾乎是幸運的,玫瑰出生於洛歐山莊,那是富豪領主洛歐伯爵所擁有的富麗堂皇的居所,這也預示了玫瑰往後幸福美麗的生活。玫瑰擁有最寵溺慈愛的父母以及最親密有趣的玩伴,她有最華美的服飾、最精緻的食物、最獨特的花園、最高級的教育…,無論什麼,該有的或不一定需要的,玫瑰都能擁有。玫瑰是洛歐山莊裡最尊貴的小姐,整個世界彷彿圍繞著她轉動,她很幸運。

 

不用懷疑,故事若要繼續發展,勢必要有些「差錯」發生在玫瑰身上。這位小姐年歲漸增,但是她沒有長成一位小姐該有的樣子。她的親密玩伴莎拉擁有美麗柔軟的秀髮以及玲瓏有緻的身體曲線,當然,還有又高又細的聲線。與莎拉相比,玫瑰則有些不同,她的頭髮一樣柔軟,但是缺乏細腰且曲線單調,聲音比起一般女孩更為低沉,更糟糕的是,她的嘴唇附近開始長出一些毛髮,它越濃越粗,因此她必須開始刮鬍子。玫瑰開始感到焦慮而父親對她不該有的發育感到失望,父親鄙視的眼神無法忽視,刺得她全身疼痛。玫瑰對自己提出懷疑,接著,與莎拉的親密關係使她發現她倆之間的最大差異,這一連串的事件使她沉澱思考,終於,她發現她該發現的事,她不是「她」,她是「他」。

 

悲劇在玫瑰的父親喬佛理‧洛歐死後堆疊至高潮,玫瑰的真實性別以及身世終於曝光,他/她不是洛歐山莊最高貴的小姐,他/她只是被精神有問題的伯爵從廢墟撿回的一名棄嬰。喬佛理耽溺在他摯愛妹妹朵兒麗死亡的陰霾裡無法自拔,因此當他看到玫瑰時,他深深覺得他/她就是朵兒麗的再生,有了玫瑰,他昔日的美好似乎就能重回他手中,而今他帶著這份美好死去,留給玫瑰的只是殘酷。機不可失,洛歐家的親戚當然藉此質疑洛歐山莊現今的正當與權威,並瞬間入侵掌握權力。此時的玫瑰被要求穿上西裝褲與襯衫,但是他/她不喜歡,在「錯誤」的服裝裡才能使他/她舒適。

 

 

 

尋找自我 矛盾裡掙扎

 

作者衛斯理‧史戴西(Wesley Stace)對於玫瑰在性別認同上的內心糾葛有相當細膩且特殊的描述。玫瑰生理上是男性,理應穿上男性的衣服,但他/她卻喜愛穿著淡粉淡紫、有著裙襬與荷葉邊的衣裳,男性的衣服令他感到噁心;他/她羨慕沙拉的美好體態與優雅,卻又嚮往男玩伴史蒂芬的肆無忌憚;他/她對莎拉存在性慾反應,卻又厭惡自己身下的那隻「公雞」…。而作者對於如此種種情緒的摹寫,正也透露出作者的野心,他試圖描繪一個個體,一個兩性合一的獨特個體。

 

在此書中,作者多次提到奧維德的《變形記》神話故事以及神秘詩人瑪莉‧戴及其詩篇,這使他那份野心更為突顯。《變形記》裡記載著一段事蹟,薩爾瑪悉絲愛上到她所處泉水洗澡的赫梅佛帝特斯,她把他留在泉水裡,並請求天神讓他倆永世不分,結果,他倆合為一體,看不出「她」或「他」,他們真的永世不分了。另一方面,瑪莉‧戴是玫瑰養母熱愛的詩人,在她的詩篇中屢次提倡雙性合一的理想狀態。例如:

 

「當兩個變成一個

當裡面在外面,外面在裡面

因此,男性不是男性,女性也不是女性

之後,你才能看見我」

 

此二者皆深刻影響玫瑰,也使玫瑰掌握到關於他/她生命中的其他可能。在洛歐山莊權力轉移之後,玫瑰踏上逃亡之途,逃離他/她的虛假人生,也逃離那些性別束縛。帶著這兩個線索,他/她的逃亡盡頭僅有一處,即是那遠在土耳其的薩爾瑪西絲。玫瑰迷惘失措,他/她希冀能如薩爾瑪悉絲一般,在那泉水裡產生「變形」,實現真正的自我。

 

 

別出心裁 深刻描繪

 

此書除了深刻探討關於性別的無限可能,以及引述繁多的神話及詩篇之外,另外尚有兩個特色,一是貫穿全部情節的吟遊詩人及其令人驚艷的樂章,二是篇末突如其來的解謎活動。關於玫瑰的身世,詩人法羅在偶然之間參與、並紀錄了這段秘密,他透過一字一句,真誠如實地將真相譜入曲中,並廣為流傳。這些樂章點綴潤飾了書中的核心情節,使得故事更為完整動人。

 

接著,伴隨著秘密樂章,隨之而來的是關於玫瑰以及洛歐山莊的,更深沉、更不為人知的秘密。被驅逐的洛歐人以此樂章為線索,加上洛歐山莊以密碼寫下的家族記事,一層層地抽絲剝繭後,最終的結局呈現在玫瑰以及讀者之前。這種突然的懸疑氛圍暗示了玫瑰最終的命運,也將全書做了最終的處理,所有看似無用的訊息確實地發揮它們的作用,足見作者的別出心裁。

 

此本敘述洛歐家史與玫瑰身世的著作,也連帶刻畫出十八九世紀的英國樣貌,不論是社會底層的慌亂無序或者是上層貴族的璀璨奪目,作者擁有敏銳的觸角以及生動的譬喻手法,及其對所有細節精準的描述,皆使讀者有身歷其境之感,令人佩服。但無論如何,衛斯理‧史戴西此作品最為精采之處仍是他對性別獨特的見解,以及對玫瑰在認識自我的過程中,對他/她心理狀態和情感糾結的完美呈現,這正是一名對於性別問題有深入認識、思考的人,才能顯現出來的智慧光輝。

 

玫瑰說:「假如男人徹底女性化,女人也徹底男性化,如此一來,我們也許比較自由選擇個人的角色,也找出再生的方法。」他/她的衣著與行為模式,都不受性別影響,他/她可以以女性的樣貌愛著一名女性,並與她生下子嗣,這無法以扮裝或是瘋狂解釋,這不過是他/她的選擇罷了。女性化與男性化並非與生俱來,僅只是社會化的結果,那是錯誤,不是真正的自我。玫瑰在一連串顛沛流離的「變形」後找到真正的自我,他/她以此為榮,儘管他/她渾身「異常」。就如那句世界名句所述:

 

玫瑰即使不叫玫瑰,聞起來仍然一樣甜美。

 




記者 蔡尚翰
請直接稱呼我小香。 我的人生從來不以口袋裡面應該隨時要有五個題目的記者為目標 起碼到現在也不是 必須走這一步著實令我有點無奈 雖說為某件事某個人留下些紀錄的感覺是很不錯 但我希望是以更個人的方式 而不是在這麼多的限制之下   平常的嗜好是看小S耍白痴 發呆   幻想   聽音樂   嘗美食  大聲唱歌等等 有時候耍一下感性 夢想是開一間鹽酥雞店﹝或是早餐店  或是小七  反正就是之類的﹞   歡迎同好互相交流 本學期目標:撐過電子報  還有一切的一切 人生目標:享完所有快樂後安然的死去 以上  
記者 蔡尚翰